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对话(第一更)
    徐风楼笑意盈盈的道:“你是罗力,我听说过你!”

    “原来徐叔叔知道我,是不知道徐叔叔听说的是好名声,还是坏名声。 ”罗力笑着答道,这货的心理素质强大无,对答如流,听明白了徐风楼话里的意思,几个月前他把丰源搅和的乱七八糟,徐风楼这个层次的人当然知道。

    徐风楼笑道:“都有!”

    简单的开场白,让两人迅速的进入了角色,徐风楼听到罗力说的话,心里想着:这小子果然与传说的一样,够操蛋!

    罗力苦着脸道:“徐叔叔,很多听到的都做不得真,我是个乖孩子,总不能人欺负到我头,我还有忍的道理,所以徐叔听到那些不好的传闻肯定都是诽谤我的,不信您可以问扬帆,她了解我,我在学校从来不欺负同学。”

    这货一句话把小姑娘说的满脸通红,‘扬帆’那也是你能叫的吗?

    这脸皮得有多厚,我和你很熟悉吗?尤其还是在父亲面前,好像自己和罗力有什么似的。

    美女班长瞬间闹个大红脸,好在小姑娘心理素质很好,家教也好,没当场让这货下不来台。

    不过她可不认同罗力的说法,不欺负同班同学到是真的,可你欺负高年级的同学啊,届高三,让你一个人给欺负成什么样子,你还有脸说这话,小姑娘愤愤不平。

    徐风楼看了自己女儿一眼,心有所疑惑,这小子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追我女儿不成?想走层路线?徐风楼露出警惕之色。

    徐扬帆受不了父亲的眼神了,她害怕父亲误会,连忙说道:“罗力,你找我爸要做什么?”

    罗力笑道:“徐叔叔,我找您,是想给您分忧。”

    “分忧?”徐风楼疑惑的道。

    罗力笑眯眯的说道:“是啊,徐叔叔,今天下午丰源食品厂的工人到市府,我看见了,不知道徐叔叔了不了解我的‘罗记烤冷面’?”

    徐风楼目光深邃的望着罗力,这小子提了一句食品厂的工人,又提他的烤冷面,什么意思?

    “听说过,扬帆还很喜欢吃,你很优秀!”徐风楼不吝赞美。

    罗力道:“徐叔叔,您过奖了。

    我的‘罗记烤冷面’当初招聘的工人全都是丰源食品厂下岗工人,‘罗记烤冷面’一共为丰源食品厂下岗工人提供了四十五个工作岗位。

    个月,我把‘罗记烤冷面’发包给这些工人,每个摊位每年只收取她们3000元,而每个摊位,每年可为这些下岗工人取得近两万元左右的收入。

    她们在原单位工作一年,薪金不过五千,我为她们提供的工作岗位每年至少收入8000元,这8000元指的是纯利润。

    不仅如此,‘罗记火锅’‘罗记牛肉面’‘罗记麻辣烫’同样为丰源食品厂的下岗工人提供了至少十多个工作岗位。据我所知,丰源食品厂近300个工人,去年下岗七八十人。

    ‘罗记’为她们提供了至少60个工作岗位,解决了这些工人的生活问题,我不想居功,但是事实,我给政府办了一件大好事,这些工人有固定收入,帮她们解决了生活问题,这是为政府减负,避免了因为工人下岗产生的社会矛盾。

    据我所知,丰源食品厂下岗工人,95年全年没有一个访的,我不敢居功,但是‘罗记’的确是为政府分忧,徐叔叔做为企改办主任对这些应该深有了解!”

    徐风楼所担任主管的企改办不仅要解决企业改革当所面临的政策问题、资产重组问题、国有资产变更问题,还要解决工人下岗后的生计问题,作为企改办主任应该时刻关注这些工人的动向。

    但是企改办成立时间不长,徐风楼当前把主要的关注点重点放在了工人们是否有不满情绪,是否因为下岗而引发社会矛盾,对于工人们的去向,如何谋生?关注的却少了,罗力这么一说,他不仅有些惭愧。

    去年市里开始进行企改,他临危受命,从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下来担任企改办主任。丰源食品厂,丰源第一制药厂,丰源化工厂,这几个厂子是第一批改革的单位。

    三个厂子下岗工人一共231人,正像罗力所说,只有丰源食品厂的工人没有找政府,全部找到了谋生的渠道,但是这些工人去到哪里谋生,徐风楼关注的不多。

    重点是,他真的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单是这几个企业的改制把他忙得焦头烂额,罗力这么一说,到让他有些无地自容了。

    好在他城俯够深,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点了点头,但是对于罗力所说的这些,他暗暗的记下,明天班一定要让工作人员详细了解一下这些工人的去向,时刻关注。

    丰源食品厂的工人没有访,但是第一制药厂、化工厂那边去却不一样,隔三差五便有工人去他那里,或者市政这边,这才是让他头痛的地方。

    罗力继续说道:“‘罗记’为市政这边减轻了很大的压力,按理说,‘罗记’这边也应该受到一些关注和照顾,但是事实,前段时间不断有人找我麻烦,我不用说,徐叔叔也有了解,这让人伤心了。”

    罗力停顿了一下,看着徐风楼的表情,他这样说不是想指责,而是要让对方产生愧疚的心理,这样他可以在心理取得优势,这货对人心的把握还是很有功夫的。

    徐风楼没有表态,但是心里面却是认可罗力的说法的。

    他不能表态,是因为罗力搅动的水太深,他还不够格参与其,另外,他到现在还没有清楚罗力找他的目地。

    虽然现在已有了一点猜测,但还不明郎,他没有想到,在面对一个和女儿差不多年纪的孩子时,他还需要用这么沉稳的养气功夫来揣度,他望着罗力,心里对罗力是越来越重视,怪不得他能取得这样的成,这小子根本是一个妖孽一般的存在。

    有智不在年高,算他和罗力起来,也觉得并不占什么优势,这小子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徐风楼暗暗心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