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在无节操的路上越走越远(第一更)
    罗力一说完,桌的几个人全楞住了,罗力、‘罗记火锅’几个人恍然大悟。请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王跃林率先笑道:“罗老弟年轻有为,怪不得能开这么大一家店,我们几个眼拙,还在老弟面前班门弄斧,真是可笑啊!”

    几个人全都笑起来。

    钱伯渠道:“罗老弟,你这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不说明白,害我们几个班门弄斧,来来来,你得自罚一杯。”

    罗力连忙举杯:“几位哥哥,有幸通过陆大哥与几位结交,这是小弟的荣幸,小弟不是藏拙,而是不敢,豆丁大点产业在几位哥哥面前可不敢显摆,我怕贻笑大方,这杯酒小弟认罚,我先干为敬了!”

    这货喝杯从来都是一口一杯,一杯二两白酒,直接干了。

    陆天风见罗力喝酒痛快,他也端起酒杯:“兄弟,这么喝酒够意思啊,来,哥几个,共同走一个。”

    陆天风一张罗,几个人都把酒杯举了起来,二两杯的酒,都是一饮而尽。

    罗力给几个人倒满,又端起来一杯酒道:“几位哥哥,小弟再敬一杯,相识是缘,能与几位在茫茫人海之相识,坐在一起,这是缘,小弟再敬一杯,嫂子,你意思意思行,别和我们这些糙老爷们学。”

    云悠一听这话,顿时脸红了起来,陆天风嘿嘿笑了笑,这骚包没否定,任罗力瞎叫,也不纠正。

    罗力举杯干,喝酒爽快到致极,两杯酒下肚,这货第三杯又举了起来,“几位哥哥,敬酒喝三杯,我这杯干了,你们随意。”这厮一仰脖,这杯又下去了。

    三杯酒六两杯,这货面不改色,几个人这才明白了,这位根本是海量,看样子,算他们几个加一起也未必是罗力对手。

    原本几个人过来是看陆天风的面子,现在罗力表现的这么爽快,立刻赢得几个人的好感,喝酒这东西是门艺术,好坏在于能不能喝,这货的表现在众人眼里能达到满分。

    几杯酒下肚,罗力很快了解这几位的身份,赵立明是一个导演,他不是北源人,这次来是为了拍戏,拍了个劳什么电视剧,罗力没听说过。

    王跃林是个生意人,做的是建材方面的生意,钱伯渠也是生意人,生意做的很杂,几个人都围着陆天风,说话的时候都捧着他,罗力观察细致,只一会把这几个人的关系疏理清楚了,但是陆天风有什么背景,人家没说,罗力也不好问,但是从几个人的态度来看,陆天风的背景肯定不一般,八成是个官二代。

    不过以这厮的表现,这货要是官二代,绝对是个坑爹的货色,睡人妻,一拖二,怎么看都不是个正经鸟。

    不过对方正不正经跟他到是没关系,这个人到是可交,起码知道报恩,次罗力帮他一次,他记住了,这说明他这为人还是值得肯定的。

    男人是这样,很难管住自己的下半身,陆天风玩的嗨,但那是人家的事,所以罗力不排斥他。

    朋友多了路好走,多个朋友多条路,人家赶子结交他,他要是不识好歹岂不是给脸不要脸。

    所以罗力在席间谈笑风声,谈吐幽默,与几个人觥筹交错,给人印象极深,不时逗得几个人哈哈大笑,算是陆天风的女伴云悠也不时的望着罗力,这是男人的魅力所在,这货表现的淋漓尽致,丝豪不落下风。

    几杯酒下肚,罗力借故要去厕所,这货从开始喝酒故意一杯接一杯,他有任务在身,可不敢含糊,36号的给的任务根本没底线,怎么去女厕啊,这货打定主意假装喝多,到时候也能找个喝多的借口,这货一点都不傻,没办法,该死的系统是这么没节操,他只能曲线救国。

    出了包间,直接看好方向,罗力低着头往女厕所走,这货也是拼了,什么这个那个的,他全不顾了,要是过不了这关,做不成男人了,这时候谁敢阻他,他敢跟谁玩命。

    这货直接进入女厕,里面三个单间,罗力想找一个单间进去,只要在里面呆够三分钟,到时候一出来,撞个人算完成任务,感觉要个任务简单多了。

    可是这货抬头一看,三个单间都有人,要是这时候再进来一个,时间不够,那这个任务要失败,距离任务完成时间可没有多少了,罗力瞬间急得一身汗,别看这个任务貌似简单,可是实际操作起来个任务还要凶险。

    起码个任务自己可以操纵一下时间,发生什么自己可以掌控,可是这个任务不一样,时间没那么充裕,如果这时候进来一人,或者从单间里面走了来一人,时间没到,他出去还是不出去,要是不出去,那可真成了流氓,到时候任务可失败了。

    这货内心不淡定了,看了看时间,从他进来已经过去了一分钟,他对天祈祷,麻痹的,千万别进来人,单间里的人也千万别出来,让老子熬过三分钟,到时候撞一个人,然后果断出去,权当自己喝多了,谁也挑不出来毛病。

    这货如是想,可惜,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这货眼看着时间过去一分钟,只要再坚持两分钟,这任务算完成了,可在这时候,其一个单间传来冲水的声音,不用说,里面的人完事了。

    罗力那张脸都要黑了,这时候对方出来,他怎么坚持最后两分钟,在他纠结万分的时候,那个单间门被推开,一个看去只有二十五六岁的少妇打扮的女人推门而出,少妇气质雍容贵气,一看是出身极好的那种人家出来的姑娘。

    两人目光直接撞到一起,年轻少妇没有想到门外竟然站着一个男人,她吓了一跳,差点叫了出来,幸亏她心理素质极好,闻到对方身一股子酒气,猜想对方应该是喝多了,走错了厕所。

    还没等她说什么,没想到年轻男子率先叫嚷起来:“呀,大姐,你...你怎么男厕所,我去,大姐,你真厉害,完事了吧,完事了轮到我了!”

    那个年轻人抬步要进单间。

    年轻少妇气得俏脸含煞,她还没指责对方呢,这货竟然指责她,明明是你错了厕所,你还恶人先告状,算年轻少妇涵养再好,她也受不了这货的无端指责。

    “你...乱说什么?这是女厕所!”

    “女厕所?大姐,错了错了,没什么大不了,你怎么能乱说,难道男厕所女厕所我还分不清,看你年轻貌美的,不会有什么不良嗜好吧。”

    这货这张嘴是欠打,为了完成任务故意编排人,是为了耗时间,这货这时候也是拼了,管对方能不能接受,先完成任务再说,大不了一会道歉。

    “你混账!”女人气得秀眉倒立,她什么时候让人这么编排过,女人气得浑身直抖,显然是被这货的惫懒气到了。

    罗力可不管这些,吵了这么两句,时间也不过刚刚两分钟过去,还差一分钟呢,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为了让自己后半生不当太监,这货也是拼了,趁着女人气得不行,他直接一步迈进去,女人还没出来呢,他进去了。

    “大姐,能不能先腾个地方,我有点急,你...不会还想看着吧!”

    “啊.....”少妇吓得一声尖叫,连忙跑出来,那张俏脸充满了愤怒。

    罗力趁着这个机会,把门直接关,看了一眼手表,麻痹的,还剩20秒,管它怎么着,熬过20秒,任务完成了,这货急得尿意盎然,管它春夏与秋冬,先爽快了再说,这货直接脱裤子。

    尼玛啊,为了任务,陷害人家年轻少妇,连这货自己都觉得在无节操的路已经越走越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