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禽兽不如(第一更)
    罗力紧紧跟去,男子强搀着陆静怡走到路边,一辆没有牌照的汽车驶了过来,男人拉开车门,要把陆静怡扶进去。品書網

    陆静怡做着毫无意义的反抗,紧随其后的罗力二话不说,一拳砸在那名男子的脑袋,那厮一个趔趄撞到车,勉强撑起身子。

    可是罗力跟本不给他机会,抬起脚来,直接踹在他的肚子面,那男子痛的汗都出来了。却是一声没吭,恶毒的望了罗力一眼。

    这边的动静已经惊动了不少路过的行人。

    男子见无法得逞,一拉车门快速的钻了进去,车门还没关,车子飞驰起来,不用说,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犯罪。

    罗力扶住陆静怡,她喘着粗气,脸色桃红,勉强说了句:“谢谢!”身子无力的靠在罗力的身。

    感受着少妇丰腴的身体,这货强行不让自己胡思乱想。他搞明不明,陆静怡这样的大家闺秀怎么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

    他掏出电话要给陆天风打去,电话刚拿出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大雕萌妹,要是让陆天风看到还不笑死,这货也是个要脸的人,虽然他干的都是不要脸的事。

    他连忙止这么愚蠢的行为,搀着陆静怡回到自己的车里,把她放到后座。

    这时候陆静怡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罗力算再不懂也明白这女人被人下了什么药。

    他连忙启动车子,开回酒店,把陆静怡搀扶到自己的房间,陆静怡双眼迷离,呼吸粗重,用手扯着自己的衣服,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罗力可害怕这女人受不住药物的刺激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这货虽然好色,但是趁人之危的事他不干,君子好色,取之有道,要是陆静怡在清醒的状态下投怀送抱,以这厮的尿性决不会拒绝,可是现在不行,这货还有底线。

    眼见这女人撕扯着衣服,罗力吓得赶紧前按住她,他不前还好,他这一前更麻烦,陆静怡直接像水蛇一样缠了来,把罗力抱得结结实实,这货不是柳下惠,但也不是登徒子。

    陆静怡本长得艳丽无,身材又好到爆,尤其是她身那种雍容的贵气更是让男人充满着征服欲,现在她这么主动的抱住罗力,用身体厮磨,这货顿时气血涌,立马石更了!

    最要命的是,这女人身体烫得跟火似的,直接把罗力给点到了燃点,更要命的是,这女人不知死活的直接吻了来。

    罗力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直接被点爆,想让他坐怀不乱,好母猪能树。

    这厮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思想,势和陆静怡吻在一起,这样的美妙少妇,便宜不占白不占,罗力下其手,大占便宜,那可真是毫不客气。

    眼见陆静怡越来越配合他,这货感觉到自己已经抵抗不住陆静怡的热情了,他猛然警醒,这可不行啊,麻痹的,当时是痛快了,可是事后怎么办?这女人的身份地位决不一般,啪啪啪固然简单,可你啪啪完了之后怎么办?

    想到之前王跃林对他说过的话,以后离这女人远一点,他那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他得罪了陆静怡,那远点躲着,不然吃不了兜着走,差没告诉他这女人背景深厚,不能轻易招惹。

    想到这里,罗力猛得起身,从这女人身爬起来,麻痹的,君子不欺暗室,这货为自己的无耻找借口。

    强忍着重新爬去的冲动,罗力赶紧跑到卫生间用凉水冲脸,瞬间把脸描抹的那些个粉底全部洗掉,露出本来面目。

    被凉水一激,这货那点欲念减少不少,他深吸了一口气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床的陆静怡檀口轻开,闭着双眼,呼吸炽热,发出让人无法抗拒的声音,罗力强忍着走过去,把她的衣服简单的整理好,这么简单的整理一下把他累得一身汗,关键是这女人她不老实,这货又不是太监,没爆了不错了。

    罗力心道:“自己还真是禽兽不如,这也能忍住!”他是不得不忍,麻痹的,真给了后患无穷,这货晓得轻重。

    他连忙把自己这身衣服换下来,包起来,去卫生间简单的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陆静怡不时的身体抽搐着,像个火炉似的。

    罗力怕她身体出毛病,调动他掌握的医术给她把了把脉,这才放心,陆静怡被人下的这药,虽然药性很猛,但是不至于要了她的命。

    罗力倒了一杯温水,把陆静怡扶起来,把这一杯水给她喂了下去,温水能解这药性,等到喂完,把陆静怡放下,帮她把被褥盖。他把那些女人用的东西和衣服包好,下了楼找了个垃圾箱一古脑的丢掉,这才返回来。

    这一折腾已经是后半夜了,陆静怡已经睡了,虽然睡了,但还是不时的哼哼,脸的红晕还没有消退。

    罗力前轻轻叫了一声:“静怡姐!”陆静怡没有任何反应,望着这张艳若桃李的脸蛋,这货感觉有些可惜,不知道将来便宜了哪个王八蛋。

    这货本打算离开,不然等这女人醒了也是个麻烦,可惜他入住的酒店是用他自己的身份证开的房,他想走,算走,陆静怡醒了也一样知道是他把她带到的酒店,到时候更麻烦。

    罗力拍了拍额头,麻烦啊,真他娘的麻烦,还不如刚才直接了省事,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大不了死鸭嘴硬,这货也是没谁了,这时候还在为刚才的事后悔,做人无耻到这种程度简真是无法形容。

    后悔药没地儿找,也不能现在重复刚才的故事,刚才陆静怡是迷迷糊糊,现在把她插醒,那是强奸,量刑是不一样滴,罗力权衡了一下,放下色心,坐到椅子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罗力早是被陆静怡的尖叫声惊醒的,那一声尖叫把他吓得从椅子面直接滑到地,脑袋撞在桌角,没把他给痛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