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可怜(第一更)
    “扑哧!”

    陆静怡被罗力逗笑了,他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这么惫懒,可是这一刻,不知为什么,陆静怡竟然觉得很安心,意外的没有对罗力生出反感。

    可能过去在她面前的那些男人没有一个敢这么放肆,罗力的随性更让她感觉到一些真实。

    她瞪了罗力一眼,下意识的说道:“你要是小公狗,那我成啥了?”

    “小母狗啊,一对小狗,汪汪汪!”

    这货的不要脸在于什么话都敢说,多么不正经的话都能脱口而出,陆静怡被他说的满脸通红,什么小公狗小母狗,这话越说越过份了。

    可能是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话题过于暧昧,陆静怡咬着嘴唇,她轻声说道:“我有些饿了!”

    从昨晚一直到现在,她一口饭都没吃,那些药物对她的刺激最是消耗能量,若是不饿那是假的。

    罗力说道:“那先吃点饭,我都已经买来了!”罗力把买来的饭菜放到桌子,有粥,有米饭,几个精致的小菜,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陆静怡想要下床,可是身却没有多少力气,虽然药力已过,但对她的伤害还没有完全消除。

    罗力看得出来她下床费力,伸手扶住她,白皙的小手被他握在手里,柔嫩而又细腻,很有感觉。她领口的扣子没有完全扣住,雪白的肌肤露出晶莹的一片,这货脑补着昨晚他的大手抚摸过的地方,很有料!

    陆静怡哪里会想到这厮的思想如此龌蹉,在罗力的搀扶下她坐到椅子,诱人的饭香引诱得她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叫声,她红着脸小口小口的喝着粥,着几样精致的小菜吃下多半碗的粥品。

    罗力要的饭菜很合她的胃口,陆静怡没有想到他还是这样一个体贴心细的人。吃过了饭,终于有了些力气,罗力把她扶到床,看出她的疲倦,罗力说道:“静怡姐,你睡一会吧!”

    陆静怡‘嗯’了一声,钻到被褥里,闭眼睛,可随后又睁开,看到罗力仍然坐在床边,她脸一红。

    她和罗力还没有熟到那种程度,在昨天,她还因为对方的无理而气得不行,可是现在,他们两个孤男寡女竟然独处一室,这在她二十几年的生命里是从来没有过的。

    不知道为什么,从罗力去而复返后,她内心深处铸建的那道防范的壁垒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

    想到苏醒的那一刻,罗力是坐在椅子面睡的,也是说,他昨晚应该是照顾了她一晚,同样没有休息好,她还因为脑海当那些模糊的记忆而牵怒于罗力,若不是他,现在她会怎样,她真的不敢想象。

    陆静怡此刻回想起来,这才觉得自己做的可能有些过了,罗力在面对她那种状态时还能保持理智,没有和她发生关系,单从这一点来看,他是个君子。

    女人要是切换了角度看问题,再坏的事情她也能扭转观点,看到罗力冲她笑了笑,陆静怡说道:“你...昨晚也没休息好吧,要不,你也休息一下!”

    “好!”罗力答得极其痛快,他直接掀开了被褥钻了进来,人可以不要脸,但是像罗力这样不要脸的,那是人间极品。

    陆静怡瞬间瞪大了眼睛,她说的可不是这个意思,她说是让罗力休息,可是没有说一起休息,他怎么......

    可是此刻罗力已经钻了进来,而且人家也没有做其它的举动,而且这房间又是罗力开的,说起来,还是她鸠占鹊巢,她又怎么好把罗力赶出去,而且她刚才说的话明明很有歧义,算对方误会也是情有可原,可是现在,他们两人这么住在同一张床,这算怎么一回事?

    陆静怡心里纠结着,想赶走罗力,可又说不出口,想说什么,更是羞于说出口,她心砰砰跳着,一动也不敢动了。

    这么躺着,好像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

    陆静怡从最初的紧张慢慢的放松下来,她闭着眼睛,默默的感受着这一刻的安静,很意外的,她竟然没有因为身边躺着这么一个陌生的男人而感到害怕,相反,竟然隐隐的生出一丝安全感,这在她二十几年的生命里面都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算是她名义的丈夫,也从来没有给过她这样的感觉。

    她的丈夫,那也只不过是一个代名词。

    如果不是因为顾及父亲的名誉和身份,或许她早了断了这段痛苦的婚姻,一个名义的丈夫让她孤独了太久,耗费了青春年华。

    所以这些年,她才会把所有的精力致力于生意面,可是这些仍然无法派遣她内心的孤寂,她的性情也变得格外尖锐!

    陆静怡躺在床,她的思绪混乱着,胡思乱想着,想着她遵守父亲的意愿嫁过去,只是因为丈夫的父亲是和她父亲是老战友,因为当年的一句话,双方这这么联姻。

    原本她是认命的,算是双方没有什么感情,那么婚后也可以慢慢培养,可是谁知道,在新婚的当天她发现丈夫在外面原来是有人的。

    为了顾及两家的面子,她只是和他大吵了一架,勉力维系着这段在外人眼里很美满的婚姻,而她,只能自己品尝着这杯苦酒。

    这几年来,她的生意越做越好,可是她也越来越孤独,在外人眼里她是一个女强人,她有一个爱她的老公。

    在父亲眼里,她是一个乖女儿,在弟弟眼里,她是一个好姐姐,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暗夜里的孤独只有她一个人才知道,她是全天下最可怜的那个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昨晚发生那些事情之后,她才会如此的脆弱不堪,她只能用眼泪来弥补内心的创伤,她不敢在外人面前,家人面前哭泣,只能独自流泪,可又偏偏让罗力看到她最脆弱的这一面。

    外表的光鲜只是给别人看的,内心的孤寂痛苦才是自己的,那也才是最真实的。

    陆静怡闭眼睛,脑海里这些无助与孤独反复的浮现冲击着她脆弱的心灵,她真的好想找一个胸膛来哭泣。

    她只想做一个女人,而不是外人眼里的女强人,她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会有人来害她。

    是因为,那些人想通过她来打击父亲,或者通过这种方式来控制她,逼迫她范,从她这里得到那些不可告人的东西,她清楚的知道。

    她不肯报警,她怕发生的这些事情影响到父亲的判断,她怕有心人利用她做章,因为她的父亲正处在最关键的时期,他视事业如生命,她不能因为自己的问题而让父亲失去最基本的判断,因为如果父亲知道这件事,那一定会掀起涛天巨浪,她不想,更不想让父亲知道她的婚姻只是为了维系他的面子,那样,会让父亲痛苦不堪!

    陆静怡感觉到所有的力气都仿佛被抽干,这些纷自踏来的思绪压得她透不过气。

    房间里忽然传来‘啪’的一声,屋里的灯光瞬间熄灭,应该是电路断了。

    陆静怡吓了一跳,她害怕黑暗,自从她新婚之后,她一直害怕黑暗,这些年来,她一个人睡觉都是开着灯的。

    灯光的熄灭让她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不由自主的抱住了躺在身边的那个人!

    可随后,她反应过来,她想放手,可是一双坚强有力的臂膀一下把她抱住。

    耳边传来罗力的声音:“静怡姐,别怕,我在!”

    只是这么简单的几个字,可不知怎的,瞬间敲开了她的心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