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招灾(第二更)
    2月11号,阴历小年,再过7天是新年,1995年还剩下最后七天。

    昌平县‘罗记大卖场’在小年这天正式开业。因为有了之前平岗店的宣传经验,昌平店在开业第一天迎来了火爆的销售。

    因为宣传做的到位,又有平岗店的口碑效应,又是小年,开业当天,不只是昌平县所属乡镇的老百姓前来购物,还有临县的老百姓也过来购物,所以昌平店开业第一天涌进来的顾客远超平岗店。

    除了购物有抽奖外,但凡进店购买商品的顾客都可凭借小票到外面的服务台领取一瓶‘老罗头’,服务台那边排起长长的队伍,一眼望不到边。

    严军紧急从平岗店那边调来了一些熟练的员工,缓解了新店的压力。

    看到新店的客流,罗力和严军终于放心下来,‘罗记’大卖场算是在丰源扎根的。

    新店营业额第一天打破了平岗店开业的营业额,直接达到百万,这样的营业额简直恐怖,整个团队都欢欣鼓舞起来。

    罗力虽然早有预感,但是当他看到实实在在的数据时,还是被这个营业额震到了。

    昌平店的给力让严军信心满满,余下的几个县区他这段时间都有接触,从与地方政府洽谈,到店面选址,他都在同步进行。

    现在有平岗店、昌平店的成功,余下的三个县对‘罗记’的入驻也都有了期待。

    昌平店的成功让罗力踏下心来。

    ‘老罗头’油炸辣椒的销售也是节节攀升。昌安店和平岗店的促销让‘老罗头’迅速的赢得口碑,大卖场里面的‘老罗头’销售火爆。

    马新年,家家户户都是大鱼大肉的早吃腻了,‘老罗头’做为佐餐调料大受欢迎,给吃够了大鱼大肉的人们以不同的佐餐。

    丰源市内的商店全部都有售卖‘老罗头’,之前生产的几万瓶‘老罗头’全部售罄,产业开始供不应求。

    这样的成绩不仅让罗力感到欣慰,食品厂的工人们更是倍受鼓舞。

    当年丰源食品厂在丰源市也是明星企业,只是后来跟不时代发展,管理不去,才逐渐走了下坡路,工人们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加班这种感觉了。

    原本计划要生产到28再停产,可是在大年26的时候生产原料不够了。丰源周边的县市,各个地方存储的辣椒几乎都被‘罗记’购买,短时间要想购买辣椒只能到外省调拔,可马过年,这个时间节点显然不好。

    罗力决定先停产,等过年后再重新生产。

    年前‘老罗头’生产了12万瓶,每天的生产量能达到一万瓶,这得力于丰源食品厂良好的生产设备还有熟练的工人。

    ‘老罗头’在超市里面售卖为四元,出厂价3元,半个月的时间生产出30多万的产品,而且全部售空,丰源食品厂已经几年没有这种情况发生。

    罗力让洪宝统计了一下,这30多万的产品一共能赢利近十五万,给工人开资后还能盈余一点。

    这样的成绩很了不得了,要知道,工人工作半个月,罗力却是按照一个半月的工资标准开的,如果食品厂走向正轨,凭借‘老罗头’这个拳头产品一年得盈利多少?

    能看出这一点的不占少数,陈华年在停产的当天晚找到罗力。

    他这次过来是要劝说罗力接手丰源食品厂,他在食品厂工作了一辈子,对厂子的感情很深,他经历了厂子从荣耀到低谷,见证了丰源食品厂这个曾经的明星企业的兴衰,现在市里要拆迁食品厂,他过不去这道坎。

    之前,他带着工人反对拆迁,反对出卖食品厂,只是带着一种情怀,一种为工人争取到最大利益的心态,因为他对食品厂的经营已经死心了,他看不到丰源食品厂有重新崛起的机会。

    但是现在不同了,罗力租赁食品厂的车间生产‘老罗头’,这个产品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取得这么大的成绩,这让陈华年看到了食品厂重新崛起的曙光。

    ‘老罗头’这个产品绝对能带着工人们重新把食品厂当初的荣耀找回来,这个产品的潜力陈华年很看好。

    陈华年找到罗力,把自己的想法讲述出来,看到罗力没有啃声,老爷子急着道:“罗小子,我知道你犹豫什么。不是因为市里要拆迁食品厂,要彻底的把它卖掉吗?你放心,只要你肯带着工人干,能给他们一口饭吃,他们别想把丰源食品厂卖掉。

    食品厂不只是他们的,也是工人的,他们为了利益干出这样的事,得问工人们答不答应,算拼着这身老骨头,我也要把食品厂保住。我是老人大代表,他们要是敢乱来,我去省里,去央,我不信,他们还敢不顾民意......”

    罗力赶紧打断老爷子,他够牛逼的了,在丰源官场没啥好名声,要是让这老爷子带节奏,那他可真不用在丰源混了。

    老爷子的初衷是保下食品厂,他朴素的思想占据了很大部分,但是罗力考虑的问题和陈老是完全不同的,陈老可以不顾一切的护着厂子,为工人争取最大权益,但是他却不能做这个绊脚石,不然吃亏的是他。

    这老爷子要是拿他当挡箭牌,到最后,他可把整个丰源市政给得罪死了,罗力可不愿意做这个替死鬼,但是不回复陈老,这老爷子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

    罗力说道:“陈老,我理解您对丰源食品厂的感情,但是您这么做只会适得其反啊!”

    陈华年道:“你是怕我牵连你,你放心,这事我带着工人和市政谈判,和你没关系!”

    罗力摇了摇头道:“陈老,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您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个怕事的人吗?陈老,这段时间接触,您觉得我怕事?”

    陈华年道:“你的事我听说过,你小子是个刺头!”

    罗力苦笑道:“陈老,您这是夸我呢?”

    陈华年也笑了:“的确是夸你,你这小子,我喜欢!”

    “那啥,陈老,您要是喜欢我,把你孙女介绍给我,我听说你孙女在清华大学读书来着,重点是长的漂亮,我给您当孙女婿怎么样?”

    “滚蛋,你个臭小子,咱们说正事呢,少打老汉孙女的主意,你小子到是有点本领,但也得我孙女看得你,你这样的,怕是我孙女看不!”

    “老头,好好说话,我这样的,吃香着呢!”

    说笑了几句,罗力继续说道:“陈老,这不是关系食品厂拆不拆迁的问题,而是食品厂的位置的确是阻碍了城市的发展。

    丰源市要纵深发展,丰源食品厂必须拆迁,打通这里,整个城市规划布局更加合理,为未来十年的发展奠定一个发展框架,所以市政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您老若是阻碍拆迁,那是给丰源未来的发展设置障碍。我明白您对食品厂的感情,所以,该怎么办,咱们还得从长计议,不能蛮干!”

    “混账,我怎么给丰源未来发展设置障碍了,你这混小子怎么说话呢,你爱干不干,我还求你来着!”

    老爷子也是个爆脾气,转身走!

    罗力摇了摇头,这老头,脾气真倔,他不知道,陈华年从他这里出来,直接去了丰源副市长马金浮家里去了!

    他这一去,是给罗力招灾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