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二流子进门(第二更)
    大年二十九,罗力终于闲下来,这两天迎来送往,又要处理公司的事情,罗力忙得不可开交,好在可以喘口气歇息一下。 !

    过年需要的年货都已经备好,弟弟妹妹也都换了新衣,各种吃的喝的用的早早的备全了。

    常丹、洪宝等人,还有各店的店长又送来一大堆年货,徐母愁得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往年过年,愁怎么过一个好年,今年过年愁怎么消化这些好东西。

    美不足的是,家里少一人。

    赵梅不说,不代表不记挂当家的,罗建民虽然好赌,但是对她是真心没得说,嘘寒问暖,长了一张好嘴,哄人的功夫一流,罗力这点像他老子。

    女人是感性动物,男人有一张好嘴,胜过千军万马,想要拱妹子,一张好嘴是本钱。

    所以赵梅和罗建民的感情不差,这么多年,罗建民虽然好赌,但是从来没打过赵梅一下,相反,每次赌博回来被赵梅打的次数到是很多。

    眼看明天是大年三十,赵梅暗暗垂泪,挂念当家的在外面能不能吃饱,过年会不会受冻,这么一想,更是泪眼迷离。

    好在晓得不能在孩子面前流泪,擦干了眼泪,把房间又细细的收拾了一下,刚刚洗完两件衣服,听到大门那边有响动。

    赵梅走出房门,看到一个送财神的走进来,临近过年,每天都有送财神的进门,一张财神要几角钱,有时候一天来几个。

    这都已经29了还出来送这个,赵梅心眼好,从兜里掏出五角钱走到门口那里,把五角钱塞到送财神的手里,从他手里接过财神,刚要说什么,看到送财神的人楞楞的盯着她。

    赵梅瞪大眼睛看着送财神的,她捂着嘴感到不可思议。

    送财神的不是别人,正是罗建民。他穿着一件破烂的棉军服,大头鞋,头发几个月没理,蓬头遢面,胡子也不知道多久没刮过,像个野人似的,要不是他抬头盯着赵梅看,赵梅也不可能认出罗建民来。

    赵梅的眼泪瞬间流下来了:“你个死鬼,你死那去了?”她用力的捶着罗建民,这些日子的思念瞬间释放出来。

    罗建民楞楞的盯着赵梅,这才知道,他没认错人。他把赵梅的一万元输掉后,跑到省城去了,在省城的工地混了一段日子,一门心思想着怎么把输的钱挣回来。

    可惜钱不是那么好挣的,他本是一个二流子,平时在家的时候都是赵梅打理他,他地干活都不好老娘们,在外面,一没技术,二没知识,干什么都耍滑,谁用他这样的人。

    在省城混了几个月也没挣到钱,临近年关,实在是没什么好干的,他也学着人家送起财神来,每天送出去百十张也能赚几个小钱,打工要自在多。

    年前二十多天,他开始送起这个,每天都有五六十元的收入,这二十多天也存了一千多元,他一周前从省城回到丰源,想着在市里面送到年根底再回家,怎么也得多带回一点钱,不然没脸进家门。

    没想到进了这家院门,看到赵梅从里面走出来,他开始的时候还有点不敢相认。原因无它,赵梅这段日子来到罗力这里,好吃好喝,人也丰腴了,皮肤也白了,穿着打扮也不像在农村,衣服都是罗力带着她学着市里人买的,人也洋气了。

    乍一看到,罗建民楞是没敢认,他根本不敢认,这么漂亮的小媳妇和农村家里那个黄脸婆能是一个人吗?

    若不是赵梅认出他来,罗建民现在可能都已经走了。老婆怎么到了这里,他一头雾水。

    赵梅这么一哭闹,惊动了罗力,他正躺着睡觉,听到外面的声音,他披着衣服出来,看到母亲抱着一个‘乞丐’正哭骂呢。

    罗量和三妹站在门口看着,对这个‘乞丐’很是好。

    罗力走出来,一眼看出他老子来,他真是感到无语,他老子这一身,要饭的强不了多少。

    他赶紧说道:“爸,你回来了,妈,你先别哭了,让爸赶紧进屋暖和暖和,给他做点饭吃!”

    罗力这么一说,赵梅才止住哭泣,也忘记了当家的输了她一万元钱,赶紧把她请到屋里,吃的喝的都是现成的,各种熟食早备好了过年用,这时候都拿了出来,给罗建成热了一下,端了来。

    罗建成狼吞虎咽的吃了一盆的肉,打着饱嗝,这才想起来,怎么他们娘几个都进了城。

    罗力简单的说了一下,没也告诉他老子太多,他这老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要是让他翘起尾巴,那可了不得,他都敢去澳门赌去。

    吃过饭,罗力领他去市里的浴池好好洗了个澡,理了发,刮了胡子,又带他去商店里里外外的换了一身衣服,罗建成又成了原来那个罗老二,罗二流子!

    无论怎样,一家人团团圆圆的过个年,这才是一个家。

    罗力把时间留给两个老人,他带着弟弟妹妹逛商场去了,给弟弟妹妹买了一大堆吃的用的,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

    罗建民和在老家时候一样,吃过晚饭坐到院子里,看什么都稀。

    他对罗力说道:“儿子,你妈说你开了店,你这是发达了?”

    罗力怪母亲什么都说,只是含糊的应付了几句,三妹年纪小,叽叽喳喳的把罗力开的火锅店有多大,有多好吃都和他老子说了。

    没办法,这种事想瞒,也是瞒不了多久,这一刻起,罗力知道,他必须警觉起来,千万不能让他老子搞到钱,老话说的好,那啥改不也吃那啥。

    这话不该他做儿子的说,显得不孝心,可是他这老子是不能让他手里有钱,不然刮起风来是沙尘暴,他也是没法子。

    罗建民听说了大儿子有这么大的产业,心里有了小九九,本来送财神挣的那一千多元被他偷偷藏起来当了小金库。

    儿子是怎么挣来这么多钱他没想,他想的是怎么从儿子身弄出几个钱花,当老子当成这样,罗建民敢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