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护短的罗力(第二更)
    晚饭的时候大表姐一家也过来了,大表姐家在昌平县,表姐在一家服装厂当会计,表姐夫在县里开了一家店,专门批发牛养肉,条件相当不错,本来打算初二再回娘家过年,可是店里太忙,初三要开业,所以初一回娘家来了。!

    大表姐一家是舅妈的骄傲,女儿女婿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一直是她的骄傲。

    但是罗力对他这个表姐夫是无感的,前世表姐夫家条件好,罗力老子是个烂赌鬼,表姐夫一家向来不待见罗老二这个姨夫,对他也不甚尊重。

    罗老二再不正经那也是罗力老子,所以他对这个姐夫也是没什么好感,前世姥姥、姥爷过世后,罗力和表姐一家也没有什么走动。

    这次来大舅家碰到一起,有话没话的说了几句,罗力不在言语了,亲戚之间,如果相得不愉快,都不邻居,话不投机半句多,远亲不如近邻,这话是没错的。

    罗力不说话,不代表他老子,罗老二精神焕发第二春,喝了点小酒,话多起来,没喝酒时喜欢装个**,喝了点酒那更容不下他了,八杆子扯不着的事他也能吹天。

    尤其是这次去了省城,见识了一些事情,好像外面那些人有什么能耐都和他有关似的,总之一句话,吹牛逼不税,可着劲的吹。

    大舅听得都直皱眉头,大舅母更不用说了。

    赵梅在下面直捅当家的,吹牛逼不能有点数,还没多大能力呢这个样子,她看着也不舒服。

    大表姐一家更是不耐烦了,尤其是表姐夫,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他时常听妻子说起这个姨夫,整个一个烂赌鬼,至今欠着他丈母娘五百元钱不给,害得丈母娘总和他老丈人吵架,这会儿吹什么牛逼。

    也是喝了几杯酒,表姐夫说道:“姨夫,你这么大能耐什么时候把欠外面的赌债都还了吧,免得让人在背后说你闲话,我们做晚辈的听着也不自在!”

    表姐夫一句话把罗老二说的满脸通红,罗老二是个好面子的,他哪里忍得住,把筷子重重的拍在桌:“我又不欠你的!”

    表姐夫笑了笑:“欠我的,我早要了!”说完,他下桌了,把罗老二气得满脸通红。

    大舅连忙说道:“干什么呢?来,妹夫,咱们喝酒,别和孩子一般见识。”

    表姐夫弄出这么一出,罗力心里不舒服了,算他老子是个赌鬼,那也是他老子,舅舅,舅妈说罗老二几句罗力不会说什么,毕竟他老子自己不争气,可你一个晚辈在酒桌不给他老子面子,你装什么大尾狼。

    罗力是个护短的,他老子是长辈,不好当众发怒,可是看到赵梅脸也难看的时候,这货忍不住了,看到表姐夫出去,他也跟着出去了!

    这货咬人从来不叫唤,前世他这个表姐夫对他们一家是爱理不理,那个装逼范罗力一直记着,这货本是一个小心眼,现在这个表姐夫又招惹他老子,害得母亲赵梅也不高兴,他还能高兴吗?

    子不闲母丑,他这老子,他自己可以不待见,但是别人不待见是不行。

    看到表姐夫去了厕所,这货走进厨房,看到地的脏水桶里面全是刷锅水,这货拎起来,走到厕所那里,二话不说,一桶水泼了进去。

    里面传来一声惨叫,表姐夫狼狈不堪的从里面跑出来,满身的挂着菜叶子,全身下都湿透了,那些刷锅水里油腻腻的东西挂了他满头满脸,在寒风里簌簌发抖。

    罗力差点没笑出来,麻痹的,活该,让你不尊重长辈,这是教训,让你长个记性。

    外面的尖叫声惊动了屋里。大舅母第一个出来,看到女婿的狼狈样,她愤怒的说道:“罗力,你干什么?”

    罗力一脸委屈的道:“舅妈,我不是故意的,我看厨房的脏水桶满了,想着帮你倒掉,谁知道表姐夫在厕所里面......”

    这货撒慌连眼睛都不眨,老一辈人心里明镜似的,这肯定是罗力在报复表姐夫刚才对罗老二的不尊重,可是这货干得天衣无缝,谁能说出他是故意的。

    大表姐夫气得咬牙切齿,可能怎么着,大过年的,他一个做姐夫的,难道冲去暴打罗力一顿?这亏吃得,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

    他愤怒的瞪着罗力,被妻子拉进屋里,帮他把衣服换了,赶紧洗一洗,这一身味,简直没法闻,差点没熏吐了。

    罗老二看得最明白,儿子没白养,知道给他老子报仇,心里舒服了不少,赵梅趁人不注意狠狠的掐了罗力一下,这混账小子,到处惹事!

    这么一闹,也没什么意思了,酒也没人喝了。

    罗力得空把他老子拉到一边,问他老子有没有欠大舅家钱,开始的时候罗老二嘴硬,不肯承认,在罗力的逼视下,他老子承认,前些年欠大舅家五百元钱,至今未还,罗力知道了根结在这里,知道大舅妈是个小心眼的人!

    他找到大舅妈,掏出一千元给了她:“舅妈,我爸从你这借的钱都好几年了,家里这几年也不景气,今年才好了些,您别和我爸一般见识,这钱我替他还了!”

    大舅妈刚才还生罗力的气,看到罗力还钱,顿时笑颜逐开:“罗力啊,怎么给舅妈这么多啊!”

    罗力笑道:“多的是我孝敬舅妈的!”这货不差那几个小钱,是想替他老子挣面子回来。

    出了这档子事,吃过晚饭,大表姐和表姐夫要回昌平,表姐夫去了姥姥,姥爷那屋,表姐夫掏出300元钱丢在床道:“姥、姥爷,过年这点意思,你们年纪大了,买点吃的!”

    眼神却瞟了一眼罗老二,意思很明显,他这个孙子辈的都给钱,你这当长辈的也应该意思意思吧!

    罗力早前一步,从钱包里数出一千大钞塞到姥姥手里:“姥姥,这是给您的,花完了叫大舅告诉我,别不舍得花!”

    这货一出手是一千元,看得大舅一家眼晕,大表姐夫更是满脸通红,这脸让罗力打得啪啪的,原本还想眼人,可是反到让罗力给眼了!

    老人要推脱,却哪里能说动他们,罗力一家,表姐一家,吃过晚饭全都走了。

    大舅母把他们送出院门,这才对大舅说:“罗老二他们家这是怎么了?做什么发财了,出手这个大方,罗力给咱妈一千元,他们家一年才挣几个一千?莫不是失心疯了?”

    大舅说道:“瞎说什么?什么失心疯?还不准人家发达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指不定谁出息了。

    到是小宁她们,别总瞧不起她姨夫一家,算罗老二好吹牛,可也不是他一个晚辈能数落的!”

    大舅妈不满的道:“谁让他们家干那些让人瞧不起的事,怪小宁来着?”不过摸了摸兜里的一千元,大舅妈知道,罗老二家果然与过去不同了,只是罗力那小子泼她女婿那一下,她始终耿耿于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