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欺负人(第一更)【感谢HR澳洲代购兄弟的飘红打赏】
    在医院等了一个多小时许盈老姨的吊瓶才打完,罗力把她扶车,开车回到家里,老姨一路好的打量着罗力,年纪轻轻能开车,这孩子应该是有钱人家的。请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罗力把车直接开到院子里面,下了车,打开后备箱,把带来的大包小包的东西拿出来,各种蔬菜,肉食,平常家用的东西,一应俱全,把许盈老姨看得目瞪口呆,这孩子怎么来一次带这么多的东西。

    许母说道:“来来嘛,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她平时早已经习惯了罗力的做派,不似许盈阿姨,所以见怪不怪了,要说罗力,对女儿和她是真的好,一点毛病也挑不出来,这也是老太太有些事,不好说出口的原因。

    刚子好的看着,那些东西有好多他都不认识是什么,他都没吃过。不过罗力给他买的好吃的他却护得严严实实的,这会功夫已经吃了一大半。

    许盈老姨诧异归诧异,但是身子实在疲倦,回到家里后,虽然恢复了些气色,但还没有多少力气,知道罗力是许盈的学生,但是学生对老师这么好,虽有怀疑,却没有精神头去关心,聊了几句,感到疲倦了!

    许盈帮她铺好被褥,让她去睡觉,许母去厨房做饭去了,罗力和许盈在屋里说了几句话,看到刚子哭着从外面回来,淘小子吃完好吃的出去玩耍去了。

    许盈慌忙问道:“刚子,怎么了?”

    “他往我头尿尿,往我头尿尿......”刚子年纪小,学得不甚明白,可是许盈也听明白了。

    躺在床的老姨这时候也醒了,听到孙子的话,她气得爬起来:“太欺负人了,太欺负人了,我今天...今天算拼着这条老命不要,我也要和他们拼了!”

    “老姨,你躺着,你病还没好呢!”许盈急得眼泪差点没流出来,生怕老姨出事。

    罗力拉着刚子,“是不是那小子站墙往咱家尿尿,还尿在你头了?”

    刚子哭道:“曲老三天天往咱家院子里尿,还往我头尿,呜~~~~!”

    罗力黑着脸,拉着刚子往出走,许盈知道他是个暴脾气,怕他闯祸,连忙跟着出去。

    走出房门口,看到邻居家的小子站在院墙那里吹着口哨,看到走在后面的许盈,这小子吹了一声口哨:“美女啊,天天闻着哥哥的尿骚闻,你兴奋不兴奋?”

    这句话轻佻至极,许盈母女来的这几天,每次许盈出来他都故意往这边尿,借机调戏,许盈脸嫩,对方又是流氓行为,她一个大姑娘又没法和他吵,报了两次警,派出所来了,没什么作为。

    许盈老姨和他们吵了几次架,一家人要么是妇女,要么是小孩,打又打不过他家,这些日子,受尽了气!

    许盈老姨这时候也跟了出来,指着曲老三骂道:“曲老三,你个有娘生没娘教的畜生,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算什么能耐!”

    “欺负你了怎么着,你个老寡妇,天天告我们家,你去告啊!”曲老三张口骂,那逼小人得志的样子看得罗力心头火起。

    他二话没说,一扶墙头,‘蹭’的一下跳了去,曲老三还没反应过来,被罗力一把薅住头发,直接从墙头给拽了下去,一米多高的墙头,曲老三从面摔下来,摔得‘妈呀’一声。

    那张欠揍的脸呛在地,吃了一嘴的泥沙,算是许盈看着都感到解气,有罗力在身边是好,这些日子实在是受够这混账的气。

    罗力恨这货对美人老师不干不净,麻痹的,自己把美人老师当宝,你**竟然敢当面调戏她,真是特妈的活够了,他一脚踹在曲老三的两腿之间,张嘴骂道:“你麻痹的,真是惯的你,脱裤子你尿,尿你麻痹地,我让你尿!”

    这货下手没个轻重,曲老三重要部位受这一击,他一张脸瞬间绿了,痛得他眼珠子都凸了出来!

    这还没完,罗力抬脚,对他那张欠揍的脸又是一脚,鞋底与他那张猥琐的脸来了下个亲密的接触,随后一脚踩在曲老三的胸口,对刚子说道:“他刚才怎么尿你的,你怎么给我尿回去!”

    罗力这一系列的动作看得几个女人眼花撩乱,刚子平时受曲老三欺负,别看小孩子小,可记着仇呢,现在有人替他出气,他可不管那些个,脱下裤子,对着曲老三的脸开尿。

    许盈想阻止,张了张嘴,她没吭声,这个家伙平时欺负刚子,天天往老姨家院子里尿,让他受点罪也是活该,虽然对罗力的胡闹有些好笑,但是这个方法是真解气,直觉胸口堵着的那口气瞬间散了。

    刚子掏出童子鸡对冲曲老三的脸开撒,曲老三大骂道:“你**敢!”

    罗力脚一用力,他痛得一声惊呼,嘴也张开了,刚子的童子尿来得正及时,直接浇到他嘴里,这一脸一头,浇得曲老三杀猪似的嚎叫起来。

    他这一叫立刻引得曲家的人都出来了,曲母看到这边儿子被欺负了,大声叫骂,不顾一切的跑过来,兵来将挡,水来土囤,男人的活归罗力,女人的活他可插不手了,他一个大老爷们也不好对一个老年妇女下手。

    好在许盈老姨也是个泼辣的,许母也没看热闹,老姐俩直接迎去,曲母再厉害也禁不住两个老太太围攻,三个老太太打成一团,许母还有许盈老姨成功的制服了曲家老太太,骑在她身左右开弓,可能是这阵子憋了一肚子气,这气总算找到出气口了,她老姨玩着命的打,罗力看着都肾痛,老年队更生猛。

    最后还是许盈把老姨拉起来,不让她打了,怕打出大事,这才算完。

    这么一闹,周围的邻居也都出来了,这边院子里杀猪似的叫,谁还听不到。

    罗力放开曲老三,曲老三扶起老娘,这娘俩狼狈不堪,曲老三满头满脸的童子尿,脸也破了,嘴也肿了,曲母更是被老姨撕扯的蓬头沓面,脸多了好几道手指印。

    曲母扯着嗓子喊道:“姜贵敏,你等着,一会我大儿子二儿子过来,让他们弄死你们家......”

    这娘俩迅速的跑回家里,周围的邻居诧异万分,这是怎么了,老姜家今天这是搬来救兵了吗?平时都是被老曲家欺负得不要不要的,怎么今天掉个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