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老子就是要欺负你(第三更,为澳洲代购兄弟加更)
    看热闹的老百姓都看傻了,见罗力冲进人群,左一拳,右一腿,一拳,下一炮,三下五除二把曲奎带来的七八条大汉给放倒了。手机端

    在屋子里面的许盈老姨还有许母都看傻眼了,她们没有想到罗力这么‘凶残’,转眼之间把许奎带来的人全部放倒,怪不得他一点都不惧怕,原来有这个底气。

    许二姨忍不住问道:“小盈,罗力是从少林寺出来的?”许二姨看过李连杰主演过的少林寺,以为拳脚功夫好的是少林寺出来,误以为罗力也在少林寺学习过。

    一句话问的许盈差点没笑出来,她早知道罗力拳头厉害,所以心里一点都没担心,对罗力有足够的信心。

    透过窗户望着威风凛凛站在院子正霸气外放的罗力,心里不知怎么的,涌起阵阵甜蜜。

    许盈望着罗力,看着他健壮的身体,心里却想着:“他要是从少林寺出来的,也是一个花和尚,骚和尚!”想到他在床折腾她的那些个花样,许盈脸不由自主的红了。

    刚子看到他的罗叔叔在外面大杀四方,早忘记了害怕,小家伙兴奋的脸都红了,他这么大的孩子正是崇拜英雄的时候,看到罗力这么威猛,早控制不住了,一头跑了出去。

    许盈还有徐母,她老姨也连忙跟了出去!

    罗力放倒这些人,却偏偏没有动曲奎,这货拍了拍手,望着一地哀嚎的大汉,他一脸不屑,望向曲奎,笑眯眯的道:“刚才是你骂我?是你要灭我,对吧?我没说错吧!”

    他问一句,前一步,吓得曲奎连连后退,眼看着身体靠到了墙根,那墙根满是尿骚味,都是曲老三每天往这边尿尿,日复一日形成的硝酸盐,那味道刺鼻,熏得曲奎直反胃。

    可是他又不敢乱动,对方的生猛已经从内心里面震摄住了他,一个人放到七八条大汉,这份战斗力,他闻所未闻,电影里面一个打十个都是扯几把犊子,现实生活里面哪有这样的人。

    可是今天,让他碰见了,站在他的面前。

    面对罗力如同笑面虎一般的笑容,曲奎越发的感到一股子寒气从尾巴根向反。

    他深深滴明白,叫唤的狗不咬人,只有那些不怎么叫唤的狗才咬人。

    人和动物是共通的,骂得欢儿的人,不见得打架的时候敢下死手,可是往往,越是这种面带笑容的主儿,动起手来是越狠辣。

    所以,他看到面带笑容的罗力,楞是没敢说话,生怕激怒对方。

    可不说话是躲不过去的,谁让他今天不开眼,撞到了对方的手里,好汉不吃眼前亏,等一会再想法子找回场子。

    平村是他的地盘,要怪怪他低估了对方的战斗力,要是早知道对方这么能打,多带一些人来了。

    他望着罗力,给自己打气:“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今天认载了,你想怎么样?划条道出来。”

    罗力道:“我想怎么样?”他冷笑道:“你们曲家三兄弟欺负孤儿寡母,这样的人家都享受不到待遇,你这个村长是怎么当的?盖个破房子还占了人家的地,每日里欺辱弱小,你们家里这些畜生是怎么想的?

    我提几点要求,你能办到,今天这事算揭过,办不到的话...哼哼!”

    罗力拍了拍曲奎的脸,这份羞辱简直是曲奎这一生都没经历过的,换成以前,他可能早冲过去和对方拼命了,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他楞是没敢动一下,他感觉,他要是敢动,对方很有可能会撕碎了他。

    罗力冷笑之后,说道:“第一,把我老姨该享受的待遇给她。

    第二,你们家的房子占了她家的宅基地,占多少给我拆多少,你们的房子盖那么高,挡了她家的光,把房子给我降低了。

    第三,你们哥仨当着全村老少爷们的面给我老姨道歉,她原谅了你们,这事才算完,她要是不肯原谅,那什么时候原谅,什么时候算完。还有,你这村长也别干了,自己去辞掉!

    做好这三件事,这事算揭过,不然,咱们没完。”

    “你......”

    曲奎气得双拳紧握,恨不得立刻冲过去和罗力拼命,第一件事还好,他去乡里找人能把待遇给要来。

    可是第二件第三件,那不是欺负人吗?把房子降低,你直接说把房子拆了多好。

    道歉也可以,可你还让老子把村长辞掉,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瞪什么瞪,怎么着,不服气?”

    曲奎愤怒的道:“你这也太欺负人了!”

    罗力脸一变,瞬间收起笑容:“麻痹的,给脸不要脸,老子是要欺负你,你能怎么着?”

    “我**和你拼了......”

    曲奎终于忍不住了,他在平村什么时候遭人这么欺负,这简直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婶婶可忍,叔叔不能忍,他像只暴怒的雄狮向罗力冲过来。

    可惜,他那两下子在罗力面前好关公门前耍大刀,哪里够看,还没等靠近罗力被他一脚踹在肚子。

    罗力之前没打他,是存了心思戏耍他,想要羞辱一个人,那要让他彻底的认输。他一脚把曲奎踹倒,回手又是一个大嘴巴打过去,把曲奎打得眼冒金星,一屁股坐在地。

    罗力前一步,把他那张脸按到地的尿液痕迹,那骚味熏得曲奎直呕,硝盐的刺鼻味打得他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不服气是吧,老子今天打到你服气为止!”

    罗力拉起曲奎的头,一下撞到地,把他的脸使命的往尿液那里按。

    看热闹的老百姓越聚越多,什么时候看到过霸道的村长让人虐成这样,平时受曲奎欺负的老百姓暗暗叫好。

    曲奎实在是受不了了,他低估了罗力了凶残,这么搞下去,这小子能搞死他。

    “大兄弟,有话好好说,别打了,别打了,我服了还不行吗?”

    “你说服服,你说不打不打了,你麻痹的,刚才想什么了,刚才老子让你道歉,让你改正错误,你干什么去了,你消遣老子呢?”

    罗力二话不说,又是一顿打,曲奎叫得跟死了娘似的,可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今天算是尝到被人欺负的滋味了!

    原来这滋味是这么滴的痛苦,他现在想着,只要对方停下来,不再欺负他,让他做什么他都认!

    人啊,怕遇到他更凶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