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纳兰如烟(第一更)
    年前,华龙集团与丰源市政方面谈判,华龙方面之所以不肯让步,是因为认定市政方面无力解决丰源食品厂200多工人的生计、养老保险等诸多问题,华龙集团是想卡住这点,从丰源方面获取更大利益。

    无独有偶,华龙集团同样相了丰源与肇兴县交界处的那一千多亩荒地,华龙集团是想把丰源方面压榨到极限,最后不费吹灰之力拿下那块荒地,作为华龙的储备建设用地,华龙高层的这份眼光决不是白给的。

    罗力是因为他是未来人,对丰源这座城市未来发展有着清晰的认识,才会打这块荒地的主意,可华龙集团靠得却是其前瞻性,双方不是一个性质。

    但是罗力忽然搅局,是华龙集团始料未及的。

    华龙之所有这么大的底气与丰源方面谈判,不仅是因为其财大气粗,敢在丰源投入这么大资金,更是因为他们瞄准了丰源的软肋。

    丰源市政被新城掏空,元气大伤,所以在解决丰源食品厂工人的问题没有底气,这才被华龙牵着鼻子走,一直处于被动,但是罗力忽然插手,一下打乱了华龙的布局。

    华龙集团与市政方面在初四展开了新年之后第一轮谈判。

    市政方面因为罗力解决了工人问题,在谈判一改往日的‘低资态’,而是开始咄咄逼人,在经过两轮的谈判后,华龙集团主动提出先行休整。

    徐风楼作为这次谈判的主导人员,在谈判结束后兴奋异常。

    罗力年前与他的谈话,他在第一时间汇报给了主管副市长马金浮,在经过市政方面认真研究,同时对‘罗记’的细致的考核之后,市政方面认为罗力的‘老罗头’在解决丰源食品厂工人问题能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罗力的要求要华龙方面的要求少得多,如果市政全力扶持‘罗记’,会在与华龙谈判获得最大利益,甚至可以省下近千万元的安置费,全面缓解市政的压力。

    初四初战告捷,徐风楼谁都高兴,他回到家里,脸的兴奋不加掩饰,年前与华龙集团的谈判让他胸憋着一口气,一直被华龙压制,市政方面在整个谈判过程好像在哄着对方,把对方当成了财神爷供起来,那份憋屈只有局人才能理解。

    现在罗力帮助解决这个问题,市政方面在谈判了也有了底气。

    江月娥看出丈夫脸色的喜色,她问道:“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呢?”

    徐风楼平时在家里很少和妻子讨论工作的事,但是今天他格外的想找一个人倾诉,他把今天丰源市政与华龙集团方面的谈判讲了一遍,他作为谈判主力,在整个谈判过程一直主导整个过程,压得华龙集团方面节节败退,这让他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在市长面前也好好的表现了一次,当浮一大白。

    江月娥笑道:“看你这意气风发的样子,好像年轻了十几岁。”

    徐风楼哈哈大笑,忍不住把妻子抱起来,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晚我让你知道,我年轻不止十岁!”

    “去,老不要脸!”江月娥淬了丈夫一口,脸不由自主的红了。江月娥本身是一个大美女,露出这样娇羞的样子,徐风楼当真有些忍不住了。

    他前一步抱起妻子:“真想现在地正法了你!”

    “去死,一会扬帆回来了,别胡闹,你是不是看到华龙集团的那个美女老总才兴奋的!”

    江月娥打开丈夫的手,调侃着他。

    徐风楼笑道:“华龙的老总再漂亮也不如我老婆漂亮。”

    江月娥好的问道:“听说华龙集团的老总是一个罕见大美女,接手华龙两年,打了几场漂亮战,整个北源省都有着她的传说!”

    徐风楼道:“你怎么这么大的好心,不过纳兰如烟的确很有能力,整个华龙集团被她管理的井井有条,高层万众一心,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公司,这个女人人很神秘。

    其实,华龙集团同丰源市政接触以来,纳兰如烟从来没有露过面,这个女人很低调,算是我,也一面都没有见过她。”

    江月娥诧异的道:“这么说,这么大的生意,她这个掌门人竟然一次都没有露面?”

    徐风楼点了点头,“这是她的手段了,都说这个女人是个商业才,从她操纵华龙集团与丰源方面的谈判来看,这个女人的确是足智多谋,丰源市政一直处于被动,华龙集团一直处在风,是因为她的运筹帷幄。”

    “再运筹帷幄,今天也不是被你打得节节败退,还是我老公厉害。”

    “信不信今天晚我会打得你节节败退!”

    “去死,越老越没羞没躁了!”

    “哈哈哈......”徐风楼难得的意气风发,“说真心的,这次能够与华龙集团的谈判占据优势,离不开罗力那小子,要不是他,丰源方面还会一直被动,他的确是帮了我的大忙!”

    江月娥道:“这孩子的确不像个只有十八岁的孩子,想我十八的时候懂啥?”

    “当然懂了,懂得想我!”

    “你怎么那么不着调!”江月娥瞪了丈夫一眼。

    “对了,小帆这段时间的表现你这个当爹的点心,要高考了,千万不能让她思想出现波动,不然会影响高考的。”

    徐风楼道:“这事还得你多心,我这当爹的,有很多话没法说,也没法问,不过小帆是个懂事的孩子,她自己心里有数,咱们啊,还是少操心为好。

    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哪有不怀春的,女儿大了,有些事咱们也管不了,算咱们天天看着她,难道还能控制她的思想?”

    江月娥叹了口气道:“是啊,我是怕这个,所以才希望你和她聊聊,让她树立一个正确的择偶观。”

    徐风楼摸了摸妻子的脸蛋:“你少操心吧,操太多的心,老得快!”

    “现在闲我老了......”

    “哪啊,我老婆不老,我老婆懒得跟水似的......”

    徐风楼伸手将妻子放横抱起往卧室去,江月娥大叫着不让他乱来,随着一声‘砰’的关门声,徐风楼仿佛又回到了20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