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尾行(第一更)
    熊建平来到位于省委大院的一号楼,张妈打开房门,把他迎了进去,陆静怡坐在沙发看着电视,熊建平进来,陆静怡连头都没有抬。

    熊建平把手包递给张妈,笑意盈盈的坐在陆静怡身边道:“静怡,你在看电视啊,咱爸呢?”

    陆静怡看着惺惺做态的熊建平,她感到有些恶心,她冷冷的望着熊建平道:“天天演戏,你不累吗?你不累,我累。

    我给你的离婚协议你看了吧,如果没有异议把字签了吧!”

    说完,她站起来,一刻都不想看到他。

    熊建平伸手抓住陆静怡的手腕,眼露出恳求的目光:“静怡,不要这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我和小雨已经分开了,我已经想清楚了,我们从今以后好好过日子,忘掉一切不如意,好吗?”

    陆静怡甩开熊建平的手:“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恶心!”说完,她直接楼。

    熊建平默默的看着陆静怡的背影,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敲开陆贤的书房,信步走了进去。

    晚餐的时候,陆贤和熊建平一边吃饭一边谈着工作的事,聊了一会后,熊建平问道:“爸,我听说您明年要调离北源,这事是真的吗?”

    陆贤皱了皱眉道:“道听途说,不要过多过问,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不断的完善自己,这才是对自己负责,更是对别人负责,我的去留自有组织安排,你不用担心了。

    你和静怡都不小了,也应该要个孩子了吧!”

    熊建平道:“是是,爸,我正有打算,只是静怡.....”

    陆静怡放下碗筷:“我还没做好准备,等等再说吧!”她起身去了卫生间。

    陆贤微微蹙眉,却没有说什么,他放下碗筷,若有深意的道:“不要让工作影响了感情,有时候,夫妻之间还是沟通一下好!”

    “是是是,爸!”熊建平望着起身离开的陆贤,脸不由的露出一丝敬畏。

    张妈开始收拾碗筷,熊建平等着陆静怡从卫生间走出来,他前小声说道:“静怡...”

    陆静怡打断他道:“有什么事出去说!”

    熊建平点了点头,两人穿衣离开,谁也没有和谁说话,出了房门,各自了各自的车。

    陆贤透过二楼的窗户看着女儿女婿离开,他皱着眉头,放下窗帘......

    熊建平终于忍不住,还是打了陆静怡的电话,电话接通,他对着电话说道:“静怡,去富贵居吧,我们谈谈!”

    放下电话,熊建平开车直接过去,陆静怡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走楼,根本没有一点夫妻之间的默契。

    进了包间,要了一壶雨后龙井,两人相对无言。

    熊建平打开沉默:“静怡,我们谈谈吧!

    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彼此漠视,我们走到一起,是家长的意愿,有太多的无奈。

    当初我们年轻,不知珍惜,我做错了事,我承认对不住你。

    可是现在,我们都应该正视自己,这段感情,不仅仅是一个公式,在漫长的煎熬,我们彼此早已经从陌生变得熟悉,只是因为这层芥蒂让我们无法彼此敞开心扉。

    过去的让它过去,我们重新开始,重新重视彼此,好吗?让我用余生来补偿你,我对你真心的说一声:对不起!”

    陆静怡的内心没有因为熊建平的坦诚有一丝波澜,她望着对面熟悉又陌生,她名义的丈夫,轻轻的摇了摇头。

    “何必呢?何必折磨自己,何必难为自己,从开始,便是一个错误,然后是一个错误与另一个错误的叠加,一错再错。

    你没有爱过我,同样,我也没有爱过你。我们之间只是一个错误,既然错了,何必为难自己。

    过去,我还曾纠结过,憎恶过,可是现在,我连憎恶都没有了,我们放过彼此,给彼此自由吧,她已经等了你那么多年,何必辜负她,我让出这个位置。”

    “不,静怡,我已经想好了,我们重新开始吧......

    陆静怡站起来:“如果,你还想留给我一个好印象,彼此保留最后一点颜面把字签了,我会向爸爸解释一切,结束吧!”

    说完,她义无返顾的向外走去。

    熊建平想要留下陆静怡,可是张了张口,只挤出一些毫无意义的声音,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他从随身的提包里拿出那张离婚协议,看了看,随后把它撕得粉碎......

    罗力不喜欢酒店里面的自助餐,他到外面找了一家装修豪华的烤肉店,叫了一盘牛肉,几样小菜。

    陆静怡在电话里告诉他要晚点过来,他自己一个人把晚餐解决掉,罗力坐下的时候没有看到,距离他不远的地方,程广平眼神恶毒的望向他。

    程广平的儿子程彬拜罗力所赐,只能读私立大学,那些正经八百的院校,因为罗力状告程彬,根本不录取他。

    原本丰源食品厂如果能够被华龙集团顺利收购,他也能从华龙那里得到一笔好处费,丰源食品厂的底细全都都是程广平向赵胜利泄露,想要籍此捞一笔,华龙集团在最开始的时候与丰源方面的谈判占尽先进,全是程广平的功劳,谁知道最后罗力横插一杠,让程广平鸡飞蛋打,他对罗力恨之入骨。

    坐在程广平对面的正是赵胜利,赵胜利道:“你说,那个小子是罗力?”

    程广平道:“没错,是他。”

    这次赵胜利约程广平出来,是想给罗力捣乱,他在与丰源谈判的过程被罗力搅局,大好局面付诸东流,赵胜利咽不下这口气。

    程广平曾是丰源食品厂的厂长,他对丰源食品厂的工人最了解,在那里也有铁杆,他是想通过程广平给罗力捣乱,要是不把那个‘老罗头’搞垮,赵胜利是无法出这口气的,这个人睚彘必报,心胸狭窄。

    赵胜利把杯里的酒喝掉,阴狠的说道:“既然来省城,那不能让他白来,这里我是主场,哼,看我怎么玩死他!”

    程广平落井下石道:“这小子没有根底,仗着不要脸,不知怎么的崛起了,赵少想要弄死他,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

    赵胜利道:“丰源那边的事你来办,今天既然遇了,我让他长长记性。”

    程广平道:“赵少,你放心,丰源那边,我肯定让他没法正常生产,你放心吧!”

    两人说话的功夫,罗力已经吃完,他去收银台付了钱,离开这里,程广平迫不及待的跟了去。

    看到罗力开车停在九洲宾馆,他在宾馆门口等了一会,一名戴着墨镜的女子不一会过来,两人挽手走了进去。

    程广平连忙跟了进去,看到罗力和那女子进了电梯。他连忙给赵胜利打去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