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被人阴了(第二更)
    罗力与陆静怡进了房间,陆静怡扑进他的怀里,眼泪止不住的落下。品書網 与熊建平彻底结束,无论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怎样,对她来说都是人生之最黑暗的时刻,没人能够理解她此刻的心情,她不知道该怎样派遣内心深处的痛苦。

    罗力擦干她的眼泪,轻轻的吻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陆静怡说道:“我和他彻底的决裂了,我没有想到会走到今天这步,可是一切又是如此的顺理成章,没有牵挂,没有悔恨,只是,我内心深处怎样都无法释怀。”

    罗力捧起她的脸道:“我理解,你无法释怀已逝的青春年华,你是为自己曾经傻傻的守候这份没有结果的婚姻感到委屈,哭出来吧,好好哭一场,当一切都结束,你会好起来!”

    陆静怡楞楞的望着罗力:“你说的好像是那么回事,把你的肩膀借给我用一下!”说完,陆静怡靠在罗力的肩膀,纵声大哭,她要把一切委屈和不甘全部哭出来。

    罗力这么默默的陪着她,这个时候给她一个温暖的肩膀,任何甜美的情话都更加有用。

    直到陆静怡哭够了,才不好意思的从他肩膀起来,她那双杏眼哭得略显红肿,却更增添了一种女人的妩媚。

    陆静怡擦干眼泪,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是不是太软弱了?”

    “不是软弱,你是重感情。”

    “我是不是很傻?”

    “女人傻起来才可爱!”

    “你总是这么会说话,嘴巴总是这么甜!”

    “那你要不要尝尝?”

    “要,我要!”陆静怡主动亲吻过去,瞬间点燃了罗力,两人疯狂的撕扯着彼此的衣服,用最野蛮的方式释放自己。

    陆静怡从来没有这样疯狂过,她只想发泄出来,罗力被她调动起来,把她压到床直刺到底,她张开嘴,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悸动,罗力带给她的是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刺激与满足。

    两人疯狂的互动着,在两人几乎同时要达到巅峰的时候,房门猛得被撞开。

    “不许动,举起手来,警察查房,赶紧给我起来,双手抱头,靠在墙。”

    房间的灯被拍开,涌进来三名男子,意外的降临让陆静怡花容失色,她吓得‘啊’的一声尖叫,把脸埋在罗力怀里,雪白的长腿紧紧的缠绕在罗力的身,身体不由自主的收缩。

    罗力一声闷哼,用床单把陆静怡裸露在外的部份遮挡起来,同时,在众人环视当,这货公然**,瞬间s了!

    这货的内心强悍如斯!

    陆静怡紧紧的抱着他,感受到这货的胆大妄为,竟然这时候还敢s,这货内心得多么强大才能干出这样的事来,她心砰砰的跳着,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竟然是如此的迷恋这种感觉,不仅是罗力,她同样抵达巅峰,如果不是有人,她早已经大叫出来,这时候她只能不住的抽搐,紧紧的抱着罗力。

    罗力冷冷的望着冲进来的三名警察,他愤怒的说道:“谁**的让你们进来的?”

    “小子,挺嚣张啊,公然**,你事大了!”

    罗力这时候要是不知道被人阴了,他也白活了,他内心的愤怒不可自抑,麻痹的,这群狗腿子。

    “赶紧起来,把衣服穿!”一名年轻小警大声训斥着。

    “你们先出去,没看见还有女人吗?”罗力声音凛冽,他的凛然不惧让带队的感觉出些许怀疑。

    “出去?一个卖的,还怕看吗?”

    小jc不知深浅的答道。对方的语言彻底激怒罗力,罗力怒视那名说话的jc,“你他码再说一遍?”

    那名警察被罗力阴冷的眼神激得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他感觉自己仿佛被侮辱了一般,他前一步,“我说了又能怎样,小子,你**还挺横......”

    他话还没说完,罗力一扯床单,把陆静怡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一转身,双手成剪刀,把那名出言不逊的家伙瞬间剪起,把他狠狠的摔到墙壁之,他痛得一声惨叫,从墙软软的滑了下来。

    另外两名警察见罗力暴起伤人,其一人猛得向罗力扑去,被罗力一脚踹倒在地,另外一名伸手去摸腰间的手枪,还没等碰到,罗力胸腹蠕动,一股丹田气直冲出来:“┗|`o′|┛嗷~~”一声,虎啸之声冲口而出。

    那名jc吓得一哆嗦,伸到腰间的手不由自主的一缓,罗力趁着这个机会早已经冲了过来,一拳打在他的脸,把他打得软软的倒在地。

    这货一丝不挂的站立场,环视四周,呸了一口:“麻痹的,你们,也**算是jc,流氓还差不多。”

    说完,他好整以暇的抓过一条围巾围在腰,把那活遮挡住。

    随后,他把陆静怡抱到卫生间,把散乱在地的衣服递进去,走到刚才那名出言不逊的家伙身边,一脚踹了下去,把他踹得痛苦的弓下了身子。

    陆静怡穿好衣服后,戴墨镜匆匆离开,她走到罗力身边,小声说道:“快叫天风处理!”说完,她先行走了。

    罗力好整以瑕的坐在沙发之,看着三个jc,一个昏迷,两个躺在地,连动都不敢动,这货知道自己下手有点狠了。

    不过他没有一点的愧疚,凭刚才那个家伙出言不逊,他打得没错,jc怎么了,jc也得尊重人,麻痹的,不懂得尊重人,得打。

    电话打通之后,罗力简要的跟陆天风说了一下,不过他并没有提及陆静怡,除非他脑子进水了才会同陆天风说,同他开房的人是陆静怡。

    陆天风只用了一刻钟的时间赶到了九洲宾馆,和他同来的还有大东区的ga局长蒋兵。罗力次在高速公路帮了他,这段时间两人走的较近,这点小忙不在话下,陆天风当然要帮。

    蒋兵看了一眼躺在地的三名jc,他也有些无语,这货是什么人,战斗力也太强悍了,竟然放到了三个人。

    这个时候哪管这三个倒霉蛋怎么想,他怒视着三个人道:“陈清,你他娘的活够是不是?九洲宾馆是你们能乱来的?谁给你们的权利到这里闹事?”

    陈清是带着武器,被罗力瞬间打晕的家伙,他知道,这次踢到铁板了,对方能够调来蒋兵,明显不是个软柿子。

    陈清不傻,能浑到所长这级的人物都是人精,他要是再看不出来那可真是白活了。

    他不顾身的疼痛,连忙说道:“对不起蒋局,对不起这位兄弟,误会了,是有人把电话打到了我们所里,说这里有卖y嫖c的,蒋局,不信你问汪局!”

    蒋兵明白了,指使的人是汪局。

    他不动声音的道:“把你的人带走,今天是个误会,这事不准说出去,你明白吗?”蒋兵声音严肃。

    陈清分得清谁大谁小,今天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这小子是干嘛的,操,下手是真**重,今天这亏算是白吃了,恐怕还得迎接蒋局的怒火,他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

    蒋兵也跟着走了出去,不一回他又转身回来,脸带着古怪,他没有瞒着陆天风和罗力,直接说道:“陆少,你朋友得罪了华龙集团的赵公子,是他阴得你朋友!”

    陆天风道:“华龙集团?赵公子?你认得?”他问向罗力。

    罗力又怎么不明白,只是对方来的太快了,他得罪了华龙集团,只是没有想到对方报复的这么快,竟然让他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他点了点头:“不认识,不过现在认识了!”他眯起眼睛,吃了这么大的亏,他要是不找回场子,不是他了!

    罗力可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