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和稀泥(第二更)
    关盛鼎焦急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关盛鼎喜欢狗,尤其是喜欢德国黑背,这边养的狼狗都是纯种的德国黑背犬,老王说的‘皇后’是其一只纯种德国黑背,也是关盛鼎最喜欢的一只,他平时山打猎总带着,一直放在这边养,前段时间从朋友借来另外一只纯正的德国黑背,给‘皇后’打种,已经快到生产的日子,没想到流产了。

    老王指着罗力道:“是他干的......”他把罗力拎着棒子挨只狗打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关盛鼎怒道:“罗力,我要你给我个解释。”

    关盛鼎气得直喘粗气,这几条狗是他的心肝,爱狗之人对狗的那种感情可了不得,绝逼不是外人能理解的。他平时爱惜的跟什么似的,天天喂牛肉给这些黑背,竟然让这货拎着棒子挨个给揍了一顿,关盛鼎肺子都要气炸了!

    罗力不以为然,看着关盛鼎那副跟死了娘似的表情,这货很不屑,不是一条狗流产了,又不你婆娘,怎么这副德行,他这话要是说出来,估计关盛鼎都敢跟他拼命。

    罗力道:“解释,要什么解释!”他指着老王说:“他要放狗咬我,难道我还惯着他,我没弄死这几条畜生已经很给你面子,要我解释什么?”

    关盛鼎气得对程远志道:“程主任,你看看他,他这什么态度?”

    程志远没想到,他还没开始说和,这两人要掐起来了。他连忙劝道:“二位老总,咱们平心静气的谈一谈好不好......”

    程志远话还没说完,老王跑回‘皇后’那边,大声叫着:“关总,皇后死了,皇后死了!”

    关盛鼎三步并做两步跑了过去,看到已经断了气的‘皇后’,他脸都黑了,这是他最喜欢的狗,这么被罗力打死了,他心疼的要命。

    他愤怒的吼道:“罗力,我和你没完!”

    罗力也不是吃素长大的,这货早看关盛鼎不顺眼了,刚才连握手都不和他握,麻痹的,看不起谁呀,他能给对方好脸才怪。

    他直接怼道:“没完?没完能怎么着,你们盛鼎占了我的地儿,不给腾出来,还要放狗咬我,我没找你麻烦不错了,这畜生是我打死的,你能怎么着,以为我罗力好欺负是不是?

    我告诉你,我给你们盛鼎一下午的时间,把你们这些破烂给我运出去,不然后果自负!”

    这货也是恼了,麻痹的,谁怕谁啊,死了一条狗,跟死了娘的,给谁脸子看,给你脸你是个人物,不给你脸你是个**!

    关盛鼎都要气疯了,他恨不得冲去给罗力两个嘴巴。

    程志远一看这场面要失控,他有些后悔把关盛鼎直接带过来了,不如让他先去管委会那边等着,再把罗力叫过去,那样也不会矛盾激化。

    程志远连忙对沙成杰道:“沙主任,你带关总先到我办公室休息一下。罗总啊,咱们有话好好说,何必伤了和气!”

    程志远赶紧把这两人分开,心里这个气呀,这两个家伙都是吃炸药长大的吗?这还没怎么着呢开始掐了。

    那边沙成杰把关盛鼎拉走,程志远这边劝解罗力:“罗总,你也消消气,吵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有心平气和的坐下沟通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对于程志远,罗力不想和他锵锵,也没那个必要。

    他说道:“程主任,今儿这事你也看到了,不是我的错吧,你把关总带来,我是本着和气生财,可你看他,我主动和他握手,他什么态度?欺负我年轻?同样是做生意,他和我拽什么?以老卖老,真以为我好欺负。

    这块地是市政拔给我的,我要收回建厂天经地义,他给谁脸色看,我惯的他,我这人没别的毛病,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

    跟我来这个,谁怕谁呀,刚才我说了,给他一下午时间,立马给我腾出地方,不然别怪我不给他脸!”

    程志远无奈的说道:“罗总,你也先消消气,毕竟这样僵持对谁都不好,你挡在这里,盛鼎的车过不去,地板拉不出来,这也不是办法,你把道路让出来,让他们先过去装车,我去找关总,让他下午开始腾地方,尽量不影响‘罗记’开工,你看怎么样?”

    罗力道:“程主任,我给你面子,我让他们先过去。我这人讲道理,好说好量一切都可以谈。不过姓关要还是刚才那态度,那对不起了,占我的地方还给我脸子看,我罗力也不是好欺负的。”

    程志远算是领教了,他之前早听说这货不好相与,这话不假,这货真是个刺头,传言不虚啊!

    程志远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关盛鼎还没有消气呢,当着沙成杰的面正骂着罗力。

    沙成杰对罗力也没什么好印象,他之前也被罗力给骂了,他心里那口气也没发泄出来呢,现在关盛鼎骂罗力,他听着也解气,这两人一起骂罗力。

    程志远走进来道:“关总啊,还没消气呢!”他和关盛鼎是老熟人,盛鼎地板是早期进入园区的产业,所以程志远和他自然熟悉。

    关盛鼎道:“程主任,你刚才也看到了,那小子简直是混账,打死我的狗还不说,还对我如此无礼,这事我和他没完......”

    程志远道:“关总,你消消气,这事从长计议,你们两边这么杠下去与事无补,咱们要解决问题才对,总不能这么针尖对麦芒吧!”

    关盛鼎道:“他打死我的狗,这事没完,我那只‘皇后’跟了我四五年,他说打死给我打死了,他必须当众给我道歉。

    我那‘皇后’是从德国运回来的,他要赔我一条一模一样的,不然这事没完。”

    程志远点了点头道:“这事我去说和,不过我不敢保证对方能不能答应。罗力那边让盛鼎把堆放地板的地方腾让出来,他们要建厂房,关总,这事也需要解决。”

    关盛鼎道:“这没问题,不过,我一时半会没地方腾让,让他再等几天,总得给我容时间吧,再说,这块地我用了两年,他一个后来者,让几天有什么急的。”

    程志远可不敢答应下来,罗力那边可是要盛鼎下午给腾让出来,这活可真是不好干。

    “关总,时间太长,罗力那边肯定不会同意,我撑死能给你讲出来两天的时间,西边那边还有块空地,我做主,你先用那地儿,你看怎么样?”

    程志远只好两边先安抚着,不然怎么办,这两个家伙明显都不是好说话的,现在双方针尖对麦芒,他要是不从和稀泥,这两人很可能打起来。

    送走关盛鼎,程志远对沙成杰道:“刚才关总的话你听到了吧,你去找罗力,看看能不能让他再通融两天时间,给盛鼎点时间,不然那么多的地板,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搬走的,这两个家伙真是让人头痛!”

    沙成杰一听程志远让他去找罗力谈,沙成杰想要拒绝,可是领导交代的事,他怎么敢给回了,可是找罗力,人家能给他面子?

    沙成杰感觉到一个头两个大,他现在开始后悔得罪罗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