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想让这货不惹事,除非母猪能上树!(第二更)
    第三百四十二章想让这货不惹事,除非母猪能树!

    徐风楼赶紧把罗力拉走,这两人都是丰源的民营企业家,要是两人再打到一起,那热闹可更大了。

    徐风楼这么做是明智之举,关盛鼎已经在楼愤怒的不行了,说什么要找人教训罗力一顿,幸亏程志远在那劝解。

    徐风楼拉着罗力下了楼,两人了车,徐风楼说道:“罗力,你怎么这么冲动,说翻脸翻脸,说动手动手,你太年轻了!”

    罗力笑道:“徐叔,我知道自己是有点冲动,不过这是他自找的。

    我这人讲道理,好说好商怎么办都成。拿这件事说,我早三天前找过管委会,可是他们非但没有给我协调好,那个关盛鼎更是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对我爱理不采!”

    “所以你记恨了?”

    “哪有,徐叔,我那么小心眼?这不是关键,说起来,这事还是我给你们市政背了黑祸!”

    徐风楼诧异的道:“你小子惹事,怎么往市政头扣屎盆子,挨着我们什么事?”

    罗力道:“水是有源的,树是有根的,当然挨得。

    盛鼎与华龙集团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我过去根本不认识关盛鼎,他为什么对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是因为他与华龙之间关系密切。

    在丰源食品厂的问题,华龙被我坑了,负责的赵胜利对我怀恨在心,所以才指使关盛鼎跟我做对,否则他为什么要打我的脸,想让我抬不起头来,他得有被打的觉悟!”

    徐风楼道:“你太武断了吧?你这是阴谋论。”

    罗力摇头道:“徐叔,这不是武断,是事实。生意场和你们官场不一样,商场如战场,有什么不合,直接拿出来开干,干服为止。

    不像你们官场,看人不满,面还要笑脸相迎,想咬人还含着骨头露着肉,完全两个概念。”

    徐风楼笑骂道:“你什么喻,什么话到你嘴里都这么难听。”

    罗力道:“听着糟,但是理不糟,是这么一回事。关盛鼎是那个出头鸟,想让我难堪,可惜他找错了人!”

    徐风楼道:“你小子给我打住了,和气生财,谁做生意像你这样,张牙舞爪的到处树敌,你给我消停点,骂也骂了,打也打了,你还想怎样,今晚到这,我过一会和程主任沟通一下,事情闹成这样,怎么都得寻求一个解决办法,总不能一直僵下去。

    关盛鼎不给你腾地方,你还能怎样?我明天会同程主任去找二老板,你们各让一步,今晚是你先动的手,明天说什么都得给我低调点,必须向关总认错,不然这事没法解决。”

    罗力笑嘻嘻的道:“徐叔,你这么袒护我,我真的要误以为你要招我当门女婿了!”

    “滚犊子,我招门女婿决不招你这样的,整天惹事谁受得了,我跟你说,今晚不许再惹事。”

    这一路无话,回到家里,徐风楼想着怎么帮罗力化解这件事。

    罗力在丰源食品改制的确帮了他大忙,现在生产规模扩大,又在招原丰源食品二厂的工人,这小子的确是有能力,做为企改办主任,帮助下岗职工找到业渠道他责无旁贷,罗力主动帮他解决下岗职工问题,给他的助力是极大的。

    现在罗力和关盛鼎闹翻,这块地又是市政拔给罗力的建设用地,一个协调不好,很容易出现大问题,所以这事必须慎重。

    正想着明天怎么找二老板谈这件事,妻子接女儿徐扬帆晚自习回来了。

    “爸,你又喝酒了吧,一身的酒味。都说了,晚不许喝酒,你胃不好不知道吗?一点都不听话!”

    徐扬帆从后面搂着徐风楼的脖子,撒着娇。

    徐风楼拍了拍女儿的胳膊,感觉到深深的满足,孩子大了,知道关心他,都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这话一点没错。

    “好了好了,爸爸知道了,不过你今晚真冤枉我了,我真没喝!”

    “还敢撒谎,一身酒气,以为我闻不到?”

    徐风楼苦笑道:“今天还真是冤枉,我身这酒味,是因为酒洒到身了!”

    “谁把酒洒在你身了?”徐扬帆好的问道。

    徐风楼道:“还不是你那个同学!”

    “罗力?”

    徐风楼一拍脑门,知道话说多了,可是徐扬帆的好心已经成功的被调了起来,她好的打听着:“爸,怎么回事,你给我讲讲,你怎么和罗力在一起喝酒。”

    妻子江月娥也望了过来,同样一脸好。

    徐风楼只好把今天发生的事讲了出来,徐扬帆听到罗力把一盘子菜扣到关鼎盛脸的时候再也忍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脑补着那个场面,想像着罗力大发神威的样子,脑海里又浮现出罗力在学校大杀四方时的场景,想一想,罗力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去学校了。

    江月娥道:“这孩子怎么这么能惹祸呢!”

    徐风楼道:“岂止是能惹祸,他是个惹祸精!”反正也是没事,他把罗力堵消防大队大门,看着人家职工班,最后把人弄服的事,还有卫生局给他贴封条,他带着工人访,搞得鸡飞狗跳的事全说了出来!

    徐扬帆只知道罗力在学校惹祸的事迹,但是对于他的这些个事,她可一无所知了,她聚精会神的听着父亲讲罗力这些**贱的历史,不时的笑出声来。

    看看时间,徐风楼说道:“哎呀,当顾着给你们娘们讲故事了,赶紧洗一洗睡觉吧,扬帆明天还要早起学呢!”

    三口人洗漱的洗漱,准备的准备,江月娥趁女儿去洗漱的功夫把徐风楼拉到卧室道:“以后少在扬帆面前提那小子,没看到女儿对他的事特别好吗?她现在要高考了。”

    徐风楼道:“你又多想了,自己家孩子怎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扬帆不会早恋的。”

    “对了,罗力那孩子真这么能惹事?”

    “不是真,是千真万确,这只是几件事而已,他把华龙坑成什么样......”

    徐扬帆洗漱完毕回到房间,躺在床久久不能入睡,想到父亲讲起罗力为了创业干的那些个事,小姑娘再一次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多的鬼主意,他怎么想到的办法,还堵人家单位大门,挨个的记人家班迟到早退,最后把人弄服了,这个家伙真是让人好。

    此时的罗力可不知道美女班长在想着他的那些**贱的事,而是正在身体立行的做着**贱的事!

    想让这货不惹事,除非母猪能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