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蛋蛋的忧伤
    罗力一嗓子把众恶犬吓得跑回狗窝,这货对两个最佳排挡说道:“赶紧的,开始干活。 ”

    二货兄弟把早准备好的麻醉针放到吹管里,孙东接过去,瞄准一条狗,把吹管放在嘴边,深吸一口气,一口吹下去。

    “噗!

    麻醉针从吹管直接飞出去扎在大狼狗的后背,那只恶犬叫了两声麻倒在地。

    孙东把吹管递给二货兄弟,拍了拍林涛的肩膀:“兄弟,你去放下一只,我去干活!”

    罗力把早买来的手术刀、剪刀、缝合针拿出来,孙东把已经麻倒狼狗拉出来,取出手术刀,罗力协助他把大狼狗的两腿掰开。

    “干过这活吗?”罗力问道。

    孙东‘嘿嘿’笑了笑:“老大,你找我算是找对人了,我爸是兽医,我小时候,他常带着我去给人家‘敲猪’(为了生产需要(增加猪的体重、便于管理养殖、防止猪暴躁等)而对公猪进行阉割行为),我跟他学过,虽然我没敲过狗,但是这东西一个道理,不是这点事嘛。”

    罗力阴险的说道:“那动手吧!”

    “好咧,老大!”孙东二话不说,手起刀落,把狼狗的两个卵黄外面的皮切开,直接把卵黄给挤了出来,随后缝合。

    三个损贼配合默契,这边放倒一只,那边阉割一只,五条德国黑背转眼之间把蛋蛋给‘丢’了。

    这仨人好死不死啊,人家偷狗吃肉,他们可到好,不偷狗,专门偷狗狗的蛋蛋,尼玛啊,还如直接偷狗吃肉,幸亏这狗只是畜生,没人类那么复杂的感情,不然醒过来之后还不撞墙自杀了。

    三个最佳损友做案极快,转眼间,五条大狼最从威风凛凛的狼狗变成没有卵黄的娘娘狗。

    最先醒过来的狼狗醒来开叫,叫的声音都不对,对着三个人叫得那个哀怨,这三人弊着笑,以最快速度干完活,转身跑。

    罗力把挤出来的狗蛋收集到一起带回车,三个损贼不知道谁先笑出声来,随后这三个损兽再也忍不住了,纵声大笑。

    二货兄弟笑得气不接下气,他指着罗力道:“老大,你也太损了吧,明天狗主人知道还不得气死呀!”

    罗力笑眯眯的道:“我要的是这效果,麻痹的,跟我斗,老子让他疼,让他知道什么有些人不能惹,妈蛋的,这次丢的是狗蛋,下次,哼!”这货阴阴的想着。

    “老大,狗蛋你留着干嘛呀?”

    罗力笑眯眯掂了掂方便贷里的狗蛋道:“这东西大补,走,找家烧烤店,咱们烤了下酒,保证你们做真男人!”

    这货死不死啊,偷了人家的狗蛋,拿去下酒,这厮也是没谁了,估计这时候要是让关盛鼎知道,他不得气喷血了!

    这三个损货开车刚走,老王带着两个保安回来了,这两个保安是盛鼎那边的,囤积原材料的地方距离厂房不算远。

    老王指着这边,胆颤心惊的道:“这里,刚才那女鬼这么飘在半空,吓死我了,真吓死我了!”

    老王划划的,两个保安也被他说的背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幸亏他们人多,相互壮胆。

    “我说老王,大半夜的你不能不吓唬人,你看花了眼吧,这世哪来的鬼?”

    “真的,我没骗你们,真的有鬼,我亲眼看见的,‘将军’他们都仰着脖往天咬,连狗都看到了!”

    老王急着解释。

    还没等走到,天掉下来一个白色的物体直接砸到了老王脑袋,老王吓得‘妈呀’一声,他刚才被那只漂浮的‘女鬼’吓破了胆,忽然间从天掉下来一个东西,他能不害怕吗?

    他这一叫,把这两个保安吓了一大跳。

    “老王,你能不能不鬼叫,吓死个人。”

    其一名保安从地拾起砸在老王头的白色物件,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件白色的女人外衣,几个人面面相觑,这东西怎么会从天掉下来。

    老王脸色难看,结结巴巴的道:“刚才那女鬼好像穿的是这件。”

    “给我闭嘴,瞎说什么玩意!”

    两个保安抬头向天看去,头顶方的电线有一个发光的物件随风摆动,两人保安拿着手电筒向照去,其一名保安道:“是气球,挂着个什么东西,怎么还发光!

    我明白了,这衣服是挂在气球面,然后飘在半空,有人装神弄鬼吓唬你,老王,这是气球飘起来挂电线了,赶紧过去,看看丢什么了......”

    老王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一边往那边跑,一边骂骂咧咧:“哪个王八蛋搞恶作剧,吓死我了,让我抓到我阉割了你......”

    三个人围着这里找了一圈也没发现丢什么,只看到几条狗有点发蔫,一个个的哀怨的叫着,老王纳闷,怎么平时生龙活虎的几条狗都蔫了吧唧的,难道是因为‘皇后’死的原因。

    这几条大公狗都是‘皇后’下的狗崽,应该是这个原因,老王这么猜测。

    老王唤了一声‘将军’,可是‘将军’趴在窝里没动,发出‘嗯嗯’的声音,看人的眼神特别的幽怨,老王摇了摇头,什么也没丢,那贼吓唬他干吗?

    他哪知道,东西是没丢,几个狼狗的蛋蛋却丢了!

    第二天一早,老王早早起来巡视了一圈,什么也没丢,他到现在还纳闷,昨晚那贼来干嘛来了,贼吓唬他干嘛呀!

    回到住处,他把熟牛肉分成几份,准备喂狗,平时这个时辰,几条狼狗见他过来喂食早出来了,可是今天,几条狼狗见他端着牛肉过来,非便没动,反而是‘一脸’的哀怨,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尾巴,‘哼哼着’,全都用白眼仁看人。

    老王唤道:“将军,出来!”唤了一声没动。老王又道:“将军,出来吃东西啊,怎么了这是!”

    他一牵链子,将军一声低鸣,被老王拉出来。老王下下的打量着将军,这狗怎么了?难道是生病了,可是一只生病,也不能全生病吧。

    他挨个看了看,也没发现问题啊,他转了一圈,回到将军这里的时候,看到将军正在舔两腿之间,老王忽然发现,怎么感觉将军与平时有什么不同呢!

    他凑过去一看,瞬间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巴,我x,将军的蛋蛋呢?将军的蛋蛋怎么没了呢!

    老王发出声势力竭的叫声:“蛋蛋呢,蛋蛋呢?”

    (那个猜的兄弟我很佩服你,你怎么知道主角要阉割狗狗,爱狗人士莫喷我,剧情需要,恶搞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