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杀的损贼
    老王像傻了一样,蛋蛋呢,将军的蛋蛋怎么没有了,他跑到另外几条狼狗那里逐个看,全没了,所有狼狗的蛋蛋都没了!

    老王像疯了一样的咆哮起来:“谁干的,到底是谁干的,天杀的损贼啊,你特么偷什么不好,你特么偷蛋蛋,我曰啊!”

    这几条德国黑背都是关盛鼎的宝贝,可是现在,全都让人给阉割了,昨天死了‘皇后’,今天剩下的几条公狗全都让人给阉割了,他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关盛鼎能饶了他嘛?

    园区派出所第一时间接到报案,所长张顺带人来到现场。

    当警察当了这么多年,见的案子不少,什么案子没见过啊,可是今天这个案子,他当了一辈子的警察也是第一次听说过,也是第一次见过。

    不偷狗,而是偷狗蛋,尼玛啊,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什么样的葩贼才能干出这样的事来?

    张顺带着两个警员来到现场,几条大狼狗失去了往日的神彩,见到生人也没有大叫,只是哼哼几声,老王哭丧着脸指着那几条狗道:“张所,你看,是这几条狗,昨晚蛋蛋都让人给偷走了,这帮损贼啊,张所,你可得帮我破案,这损贼太**损了,偷什么不好,他偷这东西......”

    张顺看着那几条德国黑背,听着老王诉说昨晚发生的事,他强忍着笑,两个同来的警员也是尽力憋着笑,这伙贼怎么这么损啊,竟然偷这个。

    张顺第一时间认定下来,这贼决不是为了偷狗蛋,他这是故意恶心人,恶意报复。

    他也是无语了,算你要报复人家,你干点别的不好吗?**的把狗给阉割了,损不损啊,还有没有点节操,有没有点底线。

    这事,说起来都是笑话,讲起来都没有人信,张顺都忍不住想笑,葩啊,真是葩的贼,这脑回路得多么的葩才能干出这么让人啼笑皆非的事!

    张顺道:“这得叫你们关总来,这几条德国狼狈是关总的,他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所以对方故意这干,是存心要恶心关总!”

    老王都要哭了,从早发现几个狼狗的蛋蛋没了,他没好受过,他没敢告诉关总,而是选择直接报案,别看他年纪不小,可是经历的却不多,他想得挺天真,他以为只要警察来了能破案,到时抓到贼也好向关总交代,可是现在张顺这么一说,老王知道,想要瞒住关总是不可能了!

    关盛鼎早起来并没有去公司,昨天发生的事把他气得够呛,罗力把盘子直接摔在他的脸,他恨不得搞死罗力,打人不打脸,可这混蛋专门打脸,他一个大老板让这小子扣一菜,他怎么见人。

    这场子要是找不回来,他在丰源没法呆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大早有几个平时在一起的哥们朋友给他打电话,问他昨晚的事!

    关盛鼎窝了一肚子的火,**的,怎么这事这么快传出去了,他脸挂不住,关键是丢人啊!

    他给赵胜利打去电话,他与罗力的矛盾始于赵胜利。

    盛鼎地板这几年与华龙集团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生产的地板,还有很多建筑材料都卖给了华龙集团还有其附属公司。

    丰源市政把那块地拔付给罗力,是赵胜利主动给他打来电话,让他做做章,给罗力眼药,所以他才会故意拖延,主动打脸罗力,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那个家伙并不是一个好惹的主,他脸没打成,反到让罗力狠狠的打了他的脸。

    关盛鼎在丰源多年,也是社会混出来的,他本以为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好对付,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家伙他想象难对付多了,现在闹成这样,都不好收场。

    最让关盛鼎愤怒的是,罗力打死了他的‘皇后’,这是最让他不能容忍的。皇后跟了他五六年,人都是有感情的,他喜欢狗,可是这么一只让他喜欢的爱犬让这小子打死了,他觉得无论让罗力做什么,他都很难把这口恶气顺出来,所以他才会让罗力给皇后立碑建墓。

    却没想到,这小子他还狠,一盘菜这么扣在他的脸。

    丰源这么大,现在都知道这事了,他脸往哪里放。原本是为了给赵胜利出口气,现在可好,已经变成他和罗力不死不休的局面。

    他给赵胜利打电话是为了买个好,他都这样了,再不买好,那可真是说不过去了。

    和赵胜利聊了一会,两人同仇敌忾,在电话里面大骂罗力几句,似乎心里舒服了不少。

    想着是不是去公司看一眼,电话响了起来,电话是老王打来的,关盛鼎眉头皱起,如果不是因为老王与沙成杰有亲属,他早把这老东西给开了,昨天要不是他放狗惹事,怎么会惹到罗力那个瘟神,楞是害死了‘皇后’。

    他接通电话,听到老王带着哭腔说道:“关总,将军出事了,司马也出事了,您过来一下......”

    关盛鼎吓了一跳,老王在电话里面说的不清不楚,什么将军出事了,司马出事了,‘将军’和‘司马’是他给狗儿起的名字。

    关盛鼎吓了一跳,赶紧穿了衣服,叫司机,一路赶往园区。

    他赶到园区的时候,远远的看到园区派出所的张所也在,他吓了一跳,以为他的狗被人偷了,等到走近了,看到将军还在,他这才放心下来。

    他向张顺打了声招呼,然后唤了一声‘将军’。

    将军摇着尾巴走过来,好像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怎么夹着腿走路,而且还‘一脸’的幽怨表情呢!

    关盛鼎道:“老王,你在电话里面说的什么,不清不楚的!”

    老王吱唔着说道:“关总...将军...将军他们丢了...”

    “什么玩意丢了,这不都在这呢,能不能好好说话!”关盛鼎本来心情不好,老王说话又吞吞吐吐,他不生气才怪。

    老王哭丧着脸道:“关总...是将军的蛋...狗蛋丢了!”

    “什么玩意?”关盛鼎一时之间没有听明白。

    张顺道:“关总,是这么回事,我们一大早接到老王报案......”张顺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关盛鼎听得脸色铁青,差点没气晕过去,他大叫一声:“将军,过来!”

    将军摇晃着走了过来,关盛鼎一拍它的头,将军趴下来,关盛鼎撩开将军的腿,向里面一看,他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尼玛币啊,天杀的狗贼,老子要弄死你,你麻痹啊......”

    关盛鼎要被气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