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低头(第一更)
    淡雅整洁的办公室里,洁白的大理石办公桌面一尘不染,面几乎没有任何堆积的件,只有一个印有花鸟图案的陶瓷笔筒和一叠便签。品書網

    这里更像是一间书房,而非办公室,落地窗前,一束百合简约精致,如同坐在落地窗前的纳兰如烟,外面阳光明媚,透过沙窗洒到纳兰如烟的身,她像是一个精灵照亮整个房间。

    她手里捧着一本国际时尚杂志,一身简约的打扮,不施粉黛,偏偏眉如远山含黛,肤若桃花含笑,简单的如同窗前的那束百合,长长地睫毛忽闪着,在阳光的照耀下,她的整个身体都给人灼灼生辉的感觉。

    有些女人出生是让人嫉妒的,仿佛世间所有的美好都和她有着密切的关系,纳兰如烟是这样,她的美即便是女人也要嫉妒。

    柳絮走前来问道:“小姐,要怎么处理?”

    纳兰如烟轻轻的放下杂志:“让后勤部掐断对盛鼎的采买!”

    “小姐,这样做好吗?”

    纳兰如烟道:“为什么不好,他是通过这种方式释放信号,让我有所行动。”

    “可是...小姐,这么做,华龙岂不是向他认输?”

    “华龙认输?”纳兰如烟笑了,一笑百花失色,“你错了,生意场,没有认输,只有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共同的利益。

    他这么做只是想让我们知道,他针对的不是华龙,而是赵胜利和盛鼎,他想通过我的手来处理赵胜利和盛鼎,如果我不出手,你以为他会收手。

    丰源商业街早一天峻工,会给华龙带来数以万计的收入,晚竣工一天,会少收入多少?这个帐谁都会算,所以他才会有持无恐。”

    “可是,小姐,这么一来,说明还是我们示弱了,为什么不找丰源市政,市政是不会看着工人乱来的!”

    纳兰如烟摇了摇头道:“有些事情,你看得太简单。

    你以为丰源市政能说服那些工人?不会的,物极必反,他让丰源食品厂的工人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的光明,无论他让那些工人做什么,工人都会义无返顾,这是人性,如果让丰源方面插手,只会扯起皮来,到最会只会影响华龙的进程,与其如此,不如快刀斩乱麻!”

    柳絮说道:“小姐,或许你做的是对的,但是他这么做,实在是太无赖了,他把华龙坑成这样,你应该给他点颜色看看!”

    纳兰如烟如同精灵般笑了笑:“会的,不过他不是个肯吃亏的家伙,和这么聪明的人斗一斗,倒也蛮有乐趣!”

    办公室的房门被推开,赵胜利怒气冲冲的闯进来,他双手拍在桌,愤怒的说道:“为什么要掐断对盛鼎的生意往来?”

    纳兰如烟平静望了他一眼,眉头微蹙,这代表着她很不开心:“我需要向你汇报吗?出去!”她的声音平静又带着威严,看都没有看赵胜利一眼。

    赵胜利仿佛受到了侮辱,可是他偏偏没有勇气对抗纳兰如烟,他的脸涨得通红,双拳紧握,柳絮的身体绷紧起来,她随时准备出手,只要赵胜利敢对小姐不利。

    赵胜利大口的喘着气,从牙缝里面挤出声音:“盛鼎是华龙多年的合作伙伴,你这样做只会让我们的合作伙伴心寒!”

    纳兰如烟连看都没有看他:“如果你现在还不出去,我会把发生的一切报告给董事长,你应该明白后果。”

    赵胜利眼闪过一丝慌乱,他知道纳兰如烟说到做到,这个该死的女人,他咬着牙齿,一声不吭,转身向外面走去。

    “以后记得,进我的办公室要先敲门!”

    赵胜利脸色铁青,头也不回的走了。

    “愚蠢的家伙!”纳兰如烟把杂志丢到桌,她走到窗前,双手搭在窗前的栏杆,向下压了压腰,身体如同水蛇一样弯曲成诱人的弧度,算是柳絮看着,也不由生出羡慕的神情!

    ...

    赵胜利看到电话面显示的号码,他果断的挂断,随后关机。

    关盛鼎听着手机里面的盲音,他慌乱起来,午刚刚送到华龙的一批地板全部遭到拒收,他联系了华龙方面,告诉他,华龙停止同他的一切合作事宜,尾款将在一周内结算,关盛鼎听到这个消息如遭雷击。

    他给赵胜利打去电话,请求他帮忙处理,赵胜利答应的很痛快,可是现在,连赵胜利都不接他的电话了。

    关盛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几年,他依托华龙这颗大树乘凉,怎么对方说不与他合作,不与他合作,这么突然,这么绝决,关盛鼎想不明白。

    赵胜利关机,他找不到赵胜利,关盛鼎只好给沙斌打去电话,沙斌是赵胜利的人,华龙的几位副总当关盛鼎与他最熟悉。

    电话接通,关盛鼎笑呵呵的道:“沙总啊,我前几天去京城,带回来两块翡翠,有没有兴趣帮我掌掌眼!”

    沙斌在电话那边说道:“老关啊,我这几天真没时间......”

    “别介啊沙总,新丰那边来了几个嫩模,我给你找两个......”

    “这...”沙斌犹豫了一下,终于说道:“老关,你这客气了,你开好了房间把人送过去,我晚过去。”

    见沙斌吐口,关盛鼎这才说道:“关总,咱们也是老熟人了,你给我交个底,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华龙突然掐断了我的货,你知道,我这里百分之四十的货都卖给华龙,怎么说掐给我掐了!”

    沙斌小声说道:“老关,既然你问了,咱们也是老朋友,我实话跟你说,你是不是招惹罗力了?我告诉你......”

    放下电话,关盛鼎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华龙方面单方停止了他的货,原来是这样,可是他得罪罗力还不是为了给华龙出气,还不是为了给赵胜利争一口气,华龙怎么可以这样,这么向罗力低头,这小子有那么可怕吗?

    最让他生气的是,这个关键的时候赵胜利竟然不接他的电话,这个孙子,堂堂的华龙集团未来的接班人,竟然不一个女人。

    关盛鼎听说过,纳兰如烟与赵哲肖关系暧昧,那老头子爱美人不爱江山,被那个女人迷得不行,把华龙集团总经理的职务都给了那个女人,算是他的亲儿子,他都不待见,原本这只是传闻,说赵胜利在华龙的地位不如老赵的小三,现在看来,这还真是这么回事。

    关盛鼎现在关心的不是老赵家的事,而是他如何与华龙方面恢复正常往来,听沙斌的意思,如果他能说动罗力,那个罗力似乎与那个女人能说话。

    关盛鼎内心纠结着,这是说,他必须向罗力低头才能过去这关,可是向这个混蛋低头,他做不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