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 坑爹的罗力(第二更)
    赵梅道:“从过完年我没怎么给过他钱,卖烤冷面的钱我都存进了银行,存折我每天都揣在兜里,他平时抽个烟也是你给买,我偶尔给他点零花钱,他哪来的钱出去赌?”

    罗力道:“妈,我爸把聪明的地方都用在怎么骗咱们面了。

    我跟你说了,可你不许生气,从今儿开始,咱们一起管着他,一定要把这赌瘾给他戒了。”

    罗力斟酌了一下,这才说道:“他带着人去我店里吃饭,每次都是他签单,我那些个店长都知道他是我老子,店长不敢得罪他,所以让他签。

    他可到好,张罗了一大批人,帮他招揽生意,但凡要去吃火锅的,他带人去,他签单,吃完之后,他打六折收人钱,钱他都揣自己兜里了。

    这样一来,他大笔一挥,空手套白狼,这段时间,他在我那里签了五六十单,几个店长相互通气,把这事捅到了公司那里,我这才知道。”

    具体的事情,罗力是通过黄所长把这些人带回去逐个审问出来的,否则罗力也纳闷,他老子算是再能吃,也不至于在短短的时间里吃了这么多,原来他老子把聪明的地方全都用在这里了,算是他也不得不佩服他老子的聪明之处,罗建民把这些小聪明都用到了歪门邪道面。

    赵梅气得大骂:“这个王八蛋,这个天杀的,他在外面胡吃海喝,坑人坑到自己儿子身,这个老混蛋,这个老王八......”

    赵梅骂个不停,等到母亲发泄出来之后,罗力才道:“妈,你也别骂了,一个巴掌拍不响,物以类聚,人与群分,我爸整天跟着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瞎混,他能学好才怪。

    他刚才出去是出去赌去了,我让派出所的人把聚赌的人一起都给抓了起来,这些人,我关他们半个月,让他们带坏我爸。

    妈,你要是能舍得,我让派出所关我爸半个月,再不治治他,我爸这臭毛病是改不了的。

    他这样子,一方面是他本质问题,一方面,也是我们太惯着他了,人做什么事,如果不让他付出代价,他永远都不会明白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赵梅紧张的道:“儿子,你让人把你爸给抓起来了,他在里面会不会遭罪?会不会挨打啊!”

    赵梅是一个普通农村妇女,公安局对他来讲是**机关,那是很恐怖的地方,罗力告诉他,把罗建民关了进去,她第一个反应不是‘活该’,反而担心丈夫。

    看到母亲这个样子,罗力也是无语了,他说道:“妈,没事,我交代过了,不会怎么样他,让他进去,是让他长长记性,让他知道什么是害怕!”

    罗力也只能这么跟赵梅讲。

    “如果不这样,他怎么才能长记性?”

    赵梅脸露出难以取舍的表情,最后还是同意了罗力的做法。

    “儿子,那让他好好改造,可是,你千万别让他在里面遭罪啊,我可听说了,但凡被抓进去的,出来都得脱层皮......”

    罗力好说歹说才劝住了母亲,可是这一夜,赵梅辗转反侧,一夜也没有睡好,天一亮她叫醒了罗力,让他带自己去公安局。

    罗力又是劝慰了好一会,赵梅这才答应,过两天再过去,先让罗建民在里面好好改造。

    罗力来到看守所的时候已经午,罗建民昨晚被关在一个单间,罗力特意交代黄所长,把他老子单独关起来,不许跟他说话,只给他吃的喝的,其余一概不跟他讲,是要通过这咱方式让他生出恐惧之心,罗力对别人狠,坑起爹来不任何人差,这货是个坑爹的主。

    虽然下手狠了点,但是效果同样是明显的。

    罗建民这辈子都没遭过这罪,过去在老家的时候也曾被派出所抓过赌,可是掏两个罚款也过去了,从来没有被抓起来关一晚。

    被人关起来那是什么感觉觉,漆黑的小屋,没有窗户,厚重的铁门,没有一个人跟他说话,这么被关着,一个正常人如果被关到这样的小黑屋里,用不多久得疯掉,何况罗建民本身心理素质差。

    这一晚,他是又惊又吓,怎么被人抓了起来。

    开始被抓进来的时候,他还没怎么害怕,知道罗力在丰源吃得开,自己的儿子现在也是个人物,这让他本身滋长了傲娇的心态。

    他以为警察审问后,他说出儿子来,警察会通知罗力把他领回去,虽然有点丢人,但也不至于出什么大事。

    可是事与违愿,那些警察非但没有审问他,还把他关起了小黑屋,罗建民这一晚在忐忑渡过,连觉都没有睡,早满眼的黑眼圈,看到警察提审他,他急着大叫,希望警察能把他在这里的事告诉儿子。

    可是提审他的警察什么都是不问他,给他讲解法律是怎么规定赌博惩罚措施的,罗建民过去还真没有听过这些,提审他的警察把涉及赌博的法律条给罗建民读了一遍后,把小本本给了他,叫人把他带进小黑屋,让他抄写一百遍,

    什么时候抄完了什么时候给吃的。

    罗建民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办法,只好把警察给他的小本本拿出来,拿着纸和笔一遍一遍的抄起来。

    罗建民读过小学,还是有点化基础的,虽然字写得不咋地,但是小本子的字还是都认识的。

    他平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写,让他抄一百遍法律条,着实难为了他,可是要是不抄,没得饭吃,问人家,又没人搭理他,罗建民只好硬着头皮抄写,一午的功夫,他才抄了40多遍,手腕都写酸了,抄得他看到字想吐。

    总算是午来人,把他抄的东西拿走,他想和人家搭讪几句,想询问他的事怎么处理,可是是没人理他。

    午的饭菜到是可以,罗建民勉强吃完,来人又给他拿来一篇章,这回不是法律条,而是一篇章,章的题目是‘赌博的危害’,进来的警察叫他抄一百遍。

    罗建民差点没疯了,可是他又不敢反抗,只好按照警察的要求做。

    罗力午过来的时候罗建民正在小黑屋里抄那篇“赌博的危害”,陪着他一起过来的马宗洲笑道:“你小子也太损了,这么折腾你老子,我严重怀疑他不是你亲爹!”

    罗力道:“马叔,那绝对是我亲爹,我要是不好好折腾折腾他,他是不会长记性的,没办法,谁让他是我亲爹!”

    “可是这招也太损了吧,关禁闭,不让人和他说话,天天让他抄笔记,我见过坑爹的,可没见过你这么坑爹的,你老子要是出来之后知道是你在背后坑他,他还不气死了!”

    罗力嘿嘿笑道:“马叔,你不说,我不说,他哪知道。你告诉黄所长,别心疼他,他是我爹,我都不心疼,你们也不用替我心疼,那篇赌博的危害让他抄一百遍,抄不是目地,让他给我背下来,背得滚瓜烂熟再把他放出来。”

    马宗洲忍着笑,指着罗力道:“你要是我儿子,我掐死你,你个坑爹的货!”

    罗力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没办法,不这么治理,怎么才能让他老子服服贴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