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罗力透过门缝看了一眼对面的房间,随后穿好衣服,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他故意把房门重重的关,发出‘砰’的一声,顺着走廊走了出去,走到捌角的时候,罗力转身把身体贴到捌角的墙,随后,听到走廊里响起脚步声。!

    那名男子走了过来,直奔步行梯,他并没有看到紧贴到墙的罗力,罗力眯着眼睛望着男子下楼的背影,他原路返回,走到男子的房门前,左右看了一眼,从当铺里面兑换出一把‘万能钥匙’把房门打开,随手把门带。

    房间里面的床铺叠得整整齐齐,桌子面放着一个高性能的照相机,桌子面还有一个胶卷。

    罗力皱起眉头,他抓起桌的胶卷,用力一拉,把里面的胶带拽了出来,他掏出手机打开灯光,迎着光亮望过去,胶片面虽然都是爆光的黑白照片,看不清脸,但是罗力很轻易便辨认出来那些底片的人是谁。

    除了他以外,还有陆静怡,都是这一天来,他们两人的行踪,从他与陆静怡在郊区的饭庄吃饭开始,他们两人的身影都被拍摄进来,甚至包括他们两人在酒店出入的照片。

    他们两人每一个出入的地点全部被拍摄进来,有这些照片佐证,算傻子都能看出来他与陆静怡之间的关系一定非寻常。

    对方要做什么?是针对他,还是针对陆静怡?无论是谁,罗力都不会放过对方。

    罗力身散发出阵阵杀气,他把照像机里面的胶卷全部拽了出来,让胶带拽出来爆光。

    然后把照相机摔在地,那个高精度的照机机瞬间摔得四分五裂,罗力还不解气,又踹了几脚,到底是谁在背后搞他,罗力双目凶光大盛。

    他坐在房间,思考着,不一会房门那里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走廊的灯光照在门口的男子身,把他的身影拉得修长。

    男子关门,拍开墙壁的开关,房间里面的灯光亮起来,他刚刚脱了一半的外套,乍然看到坐在他的床的罗力,他动作停止下不,随后发出‘啊’的一声大叫,吓得脸都白了。

    “你...你...”他连说了两个你字,脸色巨变,随后反应过来,转身要跑。

    罗力哪容他跑掉,他一个健步追了去,一脚踹在男子的后背,把他踹得一个趔趄瞬间摔倒,男子痛哼了一声,身体后退,一直退到门口,后背靠在门,双手摆着:“别打我,别打我!”

    罗力这才认真的看着这个戴着近视镜的男子,他脸色苍白,眼满是惊恐,身体略显单薄,在罗力面前显得有些矮小,身带着书卷子气,年纪大约在三十左右岁。

    罗力伸手抓住他的脖领,把他按在门,身煞气外放,恶狠狠的道:“说,是谁让你偷拍老子的,不说老子弄死你!”

    男子吓得汗水直流,他大叫道:“我没偷拍你,你快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

    “报警,报你麻痹!”罗力怒了,一嘴巴抽在男子脸,直接把他的眼镜打飞,随后拽着他的脖领,把他丢到地,男子在地滚了几个滚,这才狼狈的爬起,用手划拉到被打飞的眼镜,把它戴,惊恐的望着向他走来的罗力。

    “别别,我没有,我没有,不是我干的......”

    他吓得有些语无论次。

    罗力眯着眼睛盯着他,眼露出杀气,“说,是谁让你偷拍我,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说出来,要么死!”

    男子道:“我没拍你,我真的没拍你!”

    罗力一嘴巴抽过去,他恼怒于这个家伙的不老实,都这样了还不承认偷拍。罗力抓起地的胶卷道:“你**的给老子看看,还敢不承认,信不信老子让你把牢底坐穿。”

    男子不吭声了,他这才看到地四分五裂的照像机,他脸难看到了极点,心里痛极了,这个照相机是目前市场最高端的照相机,这样一个照相机要一万多元,这么被对方摔得四分五裂,男子都要哭了。

    “我的相机!”

    罗力哪管什么相机不像机,他把对方拉起来,男子挣扎着道:“你要干什么?”他单薄的身体在罗力面前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罗力这段时间修炼‘九阳神功’身体各项机能全面提高,这东西虽然不能让他变成英俊小生,但是充满爆炸性的肌肉却让他充满了阳刚之气,尤其是体魄强壮,决不是同龄人能相的。

    罗力根本不管对方的反抗,他把男子拉到卫生间,男子惊恐的大叫起来,可是他只喊了一声,罗力把他的头浸到坐便里面,随后按在下水健,急流涌动的水流瞬间充满了男子的口鼻耳,水流直冲下去,男子用力的挣扎却根本无法撼动罗力。

    水流过后,他剧烈的喘息着,脸都白了,罗力把他的头拉了起来,恶狠狠的道:“你说还是不说。”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罗力再次把他的头压到坐便里,按下按钮,水流再次冲刷,如此循环了三次,男子终于抗不住了,他大叫道:“不要不要,我说,我全说!”

    他剧烈的喘息着,眼惊恐无以复加,他望着罗力,眼神当满是恐惧,仿佛看到了恶魔一样。他意识到,如果他不说实话,对方真的敢弄死他,他刚才头浸在坐便里,险些背过气去,面对这样的人,他心的勇气正在一点点的消失。

    罗力松开他的头发,“说,要是有一句假话,你应该知道后果。”

    男子内心恐惧,他说道:“是一个人让我偷拍你的,他告诉我,只要拍到有价值的东西给他送去,每次给我一千......”

    罗力一巴掌打在对方的脸:“你麻痹的,老子值一千元,一千元你把老子卖了?”

    男子被打得半天说不出来话。

    “说,那人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他是干什么的?”

    男子道:“罗先生,我真的不认识对方,是他主动找到我,把你的照片给了我,然后让我偷拍你,每一次偷拍到有价值的东西,我会把照片邮寄给他,他会直接把钱打到我的帐户,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

    听完男子的叙述罗力才知道,原来对方叫魏加权,是一名私家侦探,他过去是一名摄影师,可是他在这个行业毫无进展,于是便开了这么一家私人侦探所,他是一个月前接到这笔生意的。

    来他店里的男子等身材,去的时候带着墨镜和口罩,与他谈完生意后,给他留了一千元钱还有邮寄照片的地址后离开了,他与对方的联系仅限于此,可是只要他能拍到有价值的东西,他能得到一笔不菲的收入。

    截至到现在,他已经从对方手里得到3000元钱。

    听完魏加权的叙述,罗力脸色铁青,他想不到是谁敢这样打他的主意,他甚至对此一无所知,如果不是今天他警觉了一点,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早已经被人监控了。

    罗力拽着魏加权下了楼,来到魏加权在省城的私人侦探所,说是私人侦探所,这个家伙的住的地方实在是称不什么侦探所,只是一个地下室,被他简单的包装了一下,地方小的可怜。

    魏加权从始至终都很配合,他没敢大喊大叫,对方的武力值太强大了,他从来没有遇到过样的人,魏加权生怕激怒了罗力,到时候倒霉的会是他。

    地下室虽然不大,可是里面挂着各种各样的照片,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的天赋,每一张照片拍摄的都那么清晰,角度捕捉的恰到好处,可惜这厮没把这天赋用到正地方,全都用在这面了。

    罗力问道:“早前拍摄的照片都有哪些?”

    魏加权不敢反抗,他脸肿的不像样子,都是罗力打的,他走到立在室内的一个铁皮柜前,掏出钥匙打开,里面摆放的都是各种档案袋,魏加权从里面找了一下,把一个档案袋拿了出去,胆怯的说道:“这里都是!”

    罗力接了过去,打开档案袋,里面全是冲洗好的照片,罗力一张一张的望过去,全都是他和陆静怡的照片,包括陆静怡去丰源参加他新店开业,他两次到省城与陆静怡约会,共同走过酒店的照片。

    罗力看得怒火烧,毫无疑问,对方应该是冲陆静怡去的,他一个男人没有什么好拍的,算是他和女人约会,男未婚,女未嫁,根本不是个事。

    可是陆静怡不同,她名义是有了丈夫的女人,而且还是北源省大老板的女儿,所有的照片都是罗力与陆静怡有交集的照片,这足以证明什么。

    罗力阴沉着脸道:“你都给对方发了哪几张?”看到罗力脸色阴沉,魏加权哆嗦的指着其是一张道:“这张,还有这张,还有这张,这张...一共给他分批发过去10张照片,他一共给我打了3000元钱。”

    罗力看着那几张照片,虽然并不能说明什么,但也足以证明他和陆静怡之间的关系匪浅,尤其是有一张照片,陆静怡站在罗力身边,眼神含情脉脉,那副神情完全是小女儿沉浸到爱情当才能表现出来的神态。

    罗力问道:“还有吗?”

    “没了!”魏加权摇头头,脑袋晃得像摇鼓,罗力胸一口恶气无法派遣出来,看到这厮的样子,他忍不住又是一个大嘴巴抽了过去。

    “你**真是找死!”

    魏加权被罗力一巴掌打得坐在地,眼冒金星,半晌才缓过来,等他坐起来的时候,罗力已经把他的档案柜翻得乱七八糟,魏加权哪敢阻拦,摸着肿得跟猪头似的脸,楞是没敢吭声。

    罗力转身面对魏加权道:“底片呢,我要所有的底片!”

    魏加权生怕罗力再打他,他反退一步道:“我从来不留底处,做我们这行的懂得规矩,但凡涉及到别人**的照片我们只留一份,买家收到照片后,我们会把底版烧掉,决不泄露客客信息,这是我们的底线。”

    “你们还有底线?我呸!”罗力骂道,他把所有的照片聚集到一起,用打火机点头,魏加权看得直心疼,因为罗力不仅点着了他自己的那份资料,连带着他铁皮柜里的档案袋都烧毁了,魏加权不哭才怪,辛辛苦苦积累的照片付之一炬,可是偏偏毫无办去。

    罗力烧了他这些照片,烟雾顺着门飘散出去,幸好夜里没人,不然还以为他这里着火了,他这才说道:“要是让我知道你敢留底片,老子让你死的不能再死。”

    魏加权吱唔着道:“不敢不敢!”

    “把你身份证拿出来!”

    魏加权不敢反抗,掏出身份证来,罗力把他的身份证揣了起来道:“这个我留着了,你自己再办一个。还有,把衣服脱了。”

    呃,魏加权应到,可随后是一楞,脱衣服干吗?他望着罗力,有些不知所措。

    罗力瞪起眼睛道:“还要我说第二遍吗?”

    魏加权哪敢违逆,在他眼里,罗力是一只魔鬼。

    他慢腾腾的脱掉衣,罗力不耐烦的道:“下面!”

    “下面......”魏加权要哭了,“老大,下面...也脱,你...你...你...”

    “脱还是不脱?”罗力立起眼睛,凶神恶煞。

    魏加权哪敢反抗,颤抖着手,把裤子脱掉,看到罗力眼含煞气,魏加权连忙又把仅剩的一条遮羞裤也脱了下来,他脸涨得通红,在一个男人面前脱光光,他实在是没有勇气面对对方,魏加权低着头,内心深处涌起阵阵的耻辱感,可是他不敢不脱,见识到罗力狠辣的手段后,他知道惹怒对方的后果,他直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罗力是怎么发现他的。

    罗力望了一眼他的两腿之间,鄙夷了一次,这么小,也算是男人,这货这时候还有心思和人较那玩意的大小。

    他把魏加权的身份证丢给他:“双手拿好,举在胸前,抬起头来看着我。”

    魏加权咬着嘴唇,却不敢反抗,只能顺从。

    罗力从魏加权的家里翻出一个相机,这家伙是这东西多,罗力举起相机对着魏加权拍,魏加权这才明白对方让他脱光了,举着身份证的原因!

    他大叫着:“不要”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罗力道:“这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知道被人偷拍的滋味了吧。”说完,他从相机里取出胶卷,把相机丢到床。

    “从现在开始,你只有听我的照片才不会扩散出去,你如果不听,哼,后果自负!”

    这一声哼,尤如一只重锤,锤到魏加权的心脏面,他脸色惨白到了极点,有种想要和对方拼命的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