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捣乱(第三更,感谢18CM的大炮兄弟打赏的盟主)
    第三百八十三章

    罗力和严军全都参加了职工大会,同时邀请了企改办主任徐风楼。

    作为‘老罗头’的实际负责人,常丹主持会议,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锤炼后,常丹已经独挡一面,隐隐具有女强人的气质。

    常丹首先向全体工人宣布了‘北源省罗记食品有限公司’的决议,总公司正式把‘老罗头’分离出来,成立‘丰源市老罗头食品有限公司,公司总经理由常丹担任,由‘罗记’全额控股。

    常丹在宣布完成立老罗头股份有限公司后,又向工人宣布了入股分红的决议,即企业除将一部分的红利以现金分配给员工外,并将员工应得的一部分红利,改发企业股票,使员工不但分享企业盈余的红利,而且获得企业的股权。

    罗力把工人股权严格的控制在百分之五以内,至于工人能够购买多少,完全采取自愿形式。

    常丹把入股分红的具体方案公布出来以后,工人们顿时议论纷纷,这在过去,工人们是不敢想象的,‘老罗头’在市场上的反响有多好,工人们心中都有一杆秤,现在公司把一部份股份让出来,但凡懂道理的都明白,只要购买公司的股权,那就一定稳赚不赔,所以热情很高。

    工人正在议论着,人群中有人举手说道:“我能问个问题吗?”

    举手示意的人叫林森,他是原食品厂的厂长助理,是程广平一手提拔起来的,丰源食品厂改制后,林森留在厂子,因为是原领导班子内部人员,为了稳定,丰源市政方面不希望罗力把这些人全部排除在外,所以才会任用他做一个部门的负责人。

    坐在罗力身边的生产厂长陈华年小声的向罗力介绍了一下这个人,就算陈华年不介绍,罗力也知道这个人,林森是程广平派系的人,这个人这段时间表现的还算中规中矩,没想到第一个跳出来的人竟会是他。

    林森说道:“常经理,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不知道常经理能否帮我解答。”

    常丹说道:“你说!”

    林森道:“丰源食品厂改制,‘罗记’接手原食品厂,实行新的入股分红表面看是好事,可是我有一事不明。

    市政大力扶持‘罗记’我们都知道,据我所知,市政方面给‘罗记’的贷款已经高达2000万,为什么‘罗记’还要实施入股分红这个方式。

    2000万的贷款投到‘老罗头’这个产品上,别说这么多钱,就算是1000万,也能进一步的扩大‘老罗头’生产规模。

    可是现在‘老罗头’的新厂还没有建成,我听说市政方面在过完年就把第一笔1000万的贷款拔付下来,可是直到五月份,新厂才开始筹建,我想不明白‘罗记’的负责人为什么迟迟不动手建新厂,而是拖延了这么长时间。

    明明‘罗记’有充足的时间扩大生产,却迟迟不动手,现在又要以分红的形式要我们工人入股,这是为什么?

    我们工人存点钱不容易,这些钱如果交给‘罗记’,怎么才能保证我们的利益?‘罗记’有这么多钱,为什么还要以入股分红的形式筹钱?我想不明白,是‘罗记’把市政的钱用于其它地方了,还是因为什么?

    我只知道,市政投这么多钱给‘罗记’是为了进一步扩大‘老罗头’这个产品,你们不把钱用在这里,却让大伙入股,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我不知道其他人能不能想明白?”

    林森的话一出口,所有工人都在下面议论起来,刚才还认为入股分红是好事的工人们,立刻就有一大部份产生了狐疑,难道‘罗记’资金出现问题?

    如果他们把钱投了进来,‘罗记’要是倒闭了怎么办?大伙立刻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林森说完就不再作声。

    罗力眯着眼睛望了一眼这个人,这个家伙明显是有备而来,市政给‘罗记’的贷款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具体贷款多少,什么时候下来的,罗力是否把这笔钱用在‘老罗头’的发展上,外人并不知道。

    这个林森竟然把事情说的七七八八,显然,这个家伙是知道内部消息的,他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了捣乱而捣乱,罗力第一时间就把这个家伙列入黑名单,敢拆他的台,活腻歪了!

    严军第一时间把话筒接了过去,他解释道:“做为‘罗记’的总经理,我有必要向在场的,所有原丰源食品厂的工友们解释一下。

    ‘罗记’参于丰源品厂改制,打造出‘老罗头’这个品牌,为工友们创造工作机会,并承担所有工人的养老保险,丰源市政对‘罗记’给予充分肯定。

    为‘罗记’贷款两千万元这是事实,但是丰源市政这两千万的贷款,是让‘罗记’综合考虑发展,并不是一定要‘罗记’把这2000万用在‘老罗头’的发展上。

    因为‘罗记’并不仅仅有‘老罗头’一个产业,还涉及到零售业,丰源新开的几家‘罗记大卖场’同样是‘罗记’的产业,‘罗记火锅店’已经成为丰源火锅行来的标杆,另外新开不少‘罗记牛肉面’‘罗记麻辣烫’,这些有‘罗记’标识的全都是‘罗记’旗下的产业。

    这些店面都需要投资,负责任的讲,‘罗记’在丰源地区全面开花,几项主打产业全部赢利,‘罗记’致力于发展成为丰源最大的民营企业,离不开市政的支持,更离不开你们的支持!”

    严军的话赢得现场工人的阵阵掌声。

    常丹把话筒接过来继续说道:“严总的讲话已经解释的很清楚,至于‘老罗头’为什么要从‘罗记’单独分离出来,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就是为了更加独立,更好的好展。

    刚才我曾说过,‘老罗头’之所以要实行入股分红的机制,就是为了能让工友们能够实实在在以企业为家,大家齐心合力把‘老罗头’推得更远,咱们的产品好不好,质量过不过硬,你们最清楚。

    ‘老罗头’赢不赢利,我最清楚,我可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六月份,‘老罗头’产值200万,赢利60万元,上缴税金12万,我也是丰源食品厂出来的,丰源食品厂最好时期,单月产值也不过100万元。

    ‘老罗头’如此赢利,为什么还要让大伙入股,无非就是为了让工友们享受更多的分红,林股长,你现在明白了吧!”

    林森没有吭声,这时候再吭声,就不太明智了,他选择了沉默。

    他不说话,并不代表没人再挑事,一名男子这时候站了起来,他直接说道:“常厂长,既然厂子这么赢利,什么时候把厂子早前拖欠给我们的工资补给我们,是不是啊?”

    这人这么一问,工人中立刻就有人回应起来!

    “是啊,什么时候把拖欠的工资补给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