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 老虎发威
    这队大兵举起枪托对着阎世成和这群瘪三就开打,这些人本来就被罗力打得够呛,那些大兵下手更是狠,专挑肉嫩的地方下手,打得一群人等哭爹喊娘。

    现场围观的人都看傻了眼,这些大兵是哪来的,这也太凶残了,不过真特妈的解气,群众的眼睛是血亮的,发生了什么,谁心里没杆秤,只不过没人敢打抱不平罢了。

    现在看到这些jc被这队大兵缴了枪,这些流氓被打得抱头嚎叫,那真是爽快啊,立刻就有人叫起‘好’来。

    韩j官此刻都傻眼了,他带来的那些个手下一个个的你望着我,我望着你,谁也不敢吭声,他们当jc以来都是说上句,可是遇到这些大兵,那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看到那些家伙被打得那个惨样,他们脸上的肌肉直抽抽。

    阎世成被打得最惨,他嚎叫着,可根本不管用,他连滚带爬的爬到韩j官这边,一把抱住他的右腿:“韩哥,救我啊,救我啊,我要被他们打死了!”

    韩j官脸都绿了,心道:“你麻痹啊,你好死不死啊,抱老子大腿干毛线。”还没等他解释,曾毅用手指着韩j官道:“妈得,看你就不是个好鸟,果然不是好东西,你和这些王八蛋根本就是一伙的。”

    韩j官差点一口老血没喷出来,“不是不是,这位首长,不是那样......”

    “怎么不是,你带队过来,不问青红皂白就抓我们,静怡差点就被你们打伤,你还不承认?你自己说,是不是你让人抓我们。”

    乔乔直接补刀,她刚才吓得够呛,现在有人给她们撑腰,她觉得要是不落井下石都对不起这些jc,这些家伙简直是太可恨了。

    韩j官脸都黑了,这女人真不是个东西,都说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这话没错。

    曾毅怒道:“这闺女说的是不是真的?”

    韩j官想直起腰解释,可是按住他的两个大兵瞬间横眉立目,把他死死的按住,口中说道:“给我老实点!”

    韩j官刚才还用这种语气说罗力,转眼就调个儿,这些大兵一个比一个横,一看就不是善荐,敢这么大张旗鼓在市区耀武扬威,只能说明一点,对方有足够的底气,韩j官不傻,他可不敢来硬的。

    他连忙放软语气:“这位首长,我是罗湖区上宁分局的大队长韩士非,正在执行公务,这是误会?”

    曾毅立起眼睛:“误会?什么误会?抓我侄女是不是你下的命令?”

    “这...首长,这其中真有误会,您听我解释。”

    “解释个屁,我就问你,是不是你下的命令?”曾毅虎目圆瞪,多年的军旅生涯养成的气势压得韩士非直冒冷汗。

    “是!可是...”

    “可是个屁?你他娘的瞎啊,还是脑子让驴踢了,放着一帮混蛋不去抓,却抓我侄女,你他娘的吃屎长大的?”

    就算韩士非脾气再好,被人指着鼻子骂,而且还是在自己的手下面前,他也挂不住脸了,韩士非涨红了脸道:“首长,你怎么能骂人?”

    “骂人?老子还要抽你个龟孙。”曾毅上前就要动手。

    陆静怡连忙上前拉住曾毅:“曾叔叔,您消消气,您这脾气怎么还这么火爆。”

    曾毅道:“这辈子是改不了了,不过这怨我吗?妈蛋的,这帮王八蛋要是老子的兵,早就大耳括子抽过去了,一个个的熊样,好人坏人分不出来,都**吃屎长大的。”

    这打击面,简直是棍大一大片,那些个jc看着头儿都不敢吱声,谁还敢吱声,让人骂成这样不敢还口,真是憋屈到极点。

    曾毅骂了几句后,这才道:“大侄女,刚才谁推你来着?”

    陆静怡道:“曾叔叔,算了,又没伤到,只是这些流氓实在是太过份了,大庭广众之下就敢纠结这么多人,应该好好查一查。”

    曾毅道:“没错,是该好好查查,还有这些个混蛋,都他娘的该查查。”他直接抓起电话打了出去。

    “宋小子,我是曾毅,我就在证卷交易中心,你手下的兵在这里,让我给下了枪,你是自己来领,还是我给你送过去?...自已来领,成啊,你速度点,晚了我直接带走帮你管管!”

    说完,曾毅直接放下电话。

    罗力好奇的看着这个精神矍铄,虎背熊腰的老军人,他不知道陆静怡和他什么关系,但是听两人称呼,这位应该是陆静怡父亲的朋友才对。

    曾毅问道:“静怡,你到深市做什么?来了怎么不给你曾叔叔打电话,是不是只有出事了才想起你曾叔叔。”

    “曾叔叔,哪有!”陆静怡在曾毅面前露出小女儿态,是晚辈在长辈面前撒娇的那种,“我昨天才到,本来想今天去看您的。”

    曾毅哈哈笑道:“行了,我又不会挑你的理,这帮家伙是谁打倒的。”曾毅这才腾出时间问道,虽然问的是陆静怡,可是目光却望向了罗力。

    陆静怡道:“曾叔叔,是我朋友,他叫罗力!”

    罗力不失时机的向前一步叫道:“曾叔叔,您好,我是静怡姐的朋友,早就听静怡姐说起过您,小侄如雷贯耳,仰慕已久,今天见到您,真是三生有幸,荣幸之至。”

    这厮拍马屁的功夫简是天下第一,给他个杆,他就能像猴子一样的爬上来。

    曾毅听得哈哈大笑,他指着罗力对陆静怡道:“侄女,你哪找来这么个马屁精。”

    一句话说得陆静怡也忍不住笑起来了,她连忙说道:“曾叔叔,罗力是看到您这样的英雄人物,直接被您折服,这不是拍马屁,这是真情实感。”

    陆静怡不得不替罗力解释,这家伙拍马屁太明显了一点,就不能矜持点。

    曾毅道:“别替他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拍马屁没毛病,得有真本事才是硬道理,这帮人是你打倒的?”

    罗力对这位老人家的性格是真心喜欢,这性子太可爱了,他笑道:“曾叔叔,一点没掺假,您要是不信,我再打一遍给您看,我要不打得这帮孙子哭爹喊娘,算我吹牛!”

    “像个爷们,老爷们就得这样,该出手时就出手,这性子,我喜欢!”

    说话的功夫,外面响起阵阵警笛声,由远及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