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旗鼓相当
    罗力见曾伟强右腿弹踢,快速如风,这一腿踢来,又快又急,他身形后退,双手化爪,如同猛虎下山,双手直抓对方脚腕。

    曾伟强一脚踢出,见罗力躲过,双手化成虎爪来抓,他右腿快迅落地,左腿急踢,罗力双手架起十字,挡住曾伟强的弹腿,随后他一步上前,身形如虎,虎形拳直击而出。

    曾伟强豪不示弱,大叫一声:“来的好!”他一脚踢出,罗力的拳头打在他的脚底板上,曾伟强借力一个后翻,平平稳稳的落在地上,眼中露出惊讶的神情,对手比他想像的要强大的多,曾伟强眼中露出热切的神情。

    罗力一击既出,就没有停下来的道理。

    他练虎形拳一直没有相当的对手,打过几次架,全都是没啥大本事的小流氓,现在碰到曾伟强这样的高手,他可不想错过这个切磋的机会,与高手过招,越打越出彩,同臭棋篓子下棋越下越臭。

    有这样的机会与高手对战,他要是放过才怪,罗力如同猛虎下山虎形拳再次击来,两人瞬间就战在一起。

    开始的时候,罗力虎形拳运用的还不那么纯熟,被曾伟强逼得手忙脚乱,可只过了一会,他就开始慢慢扭转颓势,渐渐能和曾伟强抗横,再过一会,他已经能和曾伟强打得齐鼓相当,偶尔还能占据上风。

    看热闹的大兵们不时给两人叫好,陆静怡看得目眩神迷,罗力和曾伟强两人的打法各不相同。

    曾伟强出手干净利落,每次出手都是快如风,打得又凶又狠,凶悍的一塌糊涂,而罗力每一次出手和反击,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都是威风凛凛,如同一头下山的老虎,他口中不时的发出虎啸之声,更是给他增添了一种男性之美。

    乔乔都看傻了:“静怡,你家弟弟这么生猛吗?我仿佛看到了一头小老虎,天啊,你是哪里找来的这么一个怪物。”

    陆静怡心中涌起阵阵甜蜜,罗力威猛的气势让她越看越爱,想到这厮不仅打架的时候有这样的威势,在床上的时候更是威猛的一塌糊涂,陆静怡感觉到自己半边身子都酥麻了,她咬着下唇,轻轻的‘啐’了自己一口,怎么可以胡乱想这些,她看了一眼其他人,幸亏没人注意到她的怪模样,她连忙收拾起乱七八糟的想法,专心致致的看着场上的两个人。

    罗力和曾伟强你来我往,一时之间竟分不出胜负,两人对撞一拳后,同时后撤,曾伟强喘着气,身力消耗巨大,大口的喘着粗气。

    罗力看得出来,曾伟强体力已经透支了,再打下去,他决对的把握把曾伟强打趴下,他练习‘九阳神功’,真气自然流转,越打越精神,虽然体力消耗也是不少,但是却不像曾伟强那样。

    罗力原本对曾伟强还有偏见,这小子刚才还与陆静怡拥抱来着,罗力这醋吃的毫无道理,现在与曾伟强斗了这么一会,他对曾伟强也不由生出欣赏之意,这小子的确有两下子。

    罗力说道:“再打下去也不见得能出胜负,咱们先休息一下如何?”

    曾伟强眼神复杂的望向罗力,对方明明没有多少打斗的经验,可偏偏自己奈何不了对方,罗力的那套拳法威力惊人,同龄人中能和他打这么多回合的并不多见。

    曾伟强心里明白,再打下去,他有六成可能要落败,原因无它,他体力透支的厉害,反观对方,罗力的体力好像无究无尽,真不知道这小子小小年纪,哪来这么强大的体力。

    现在罗力主动提出休战,明显是给他台阶下,曾伟强虽然心里不服气,他什么时候在打架这上面服过谁,可是今天,他知道再纠缠下去绝对占不到什么便宜,对方给他台阶,他要是不识抬举,那真就是傻鸟一个了。

    “既然这样,咱们休息一会再打。”曾伟强借坡下驴。

    曾毅的警卫员早就给两人拿过来湿毛巾,把水递给他们两人。

    曾毅说道:“打的不错,罗小子,你练的这是什么拳,是不是形意拳?不过你这拳法透透着古怪,说是形意拳,可是这里面又有所不同,形意拳没有你这拳法刚猛。”

    罗力回答道:“曾叔叔,我这套拳法叫做‘虎形拳’是形意拳十二形中的一种,我这套拳法是一个道士教给我的,我从小就练,可能跟您见过的那些拳法有所不同。”

    这货说慌根本不用打稿,那真是信手拈来,这解释的合情合理,让人挑不出来毛病。

    曾毅道:“有点门道。”

    这时候曾伟强也擦干了汗水,喝了一瓶水,体力恢复的七七八八,他眼神灼灼的望着罗力,显然对没有打败罗力还耿耿于怀。

    罗力又怎么看不明白,他笑呵呵的道:“怎么,没打够?依我看,咱俩再打一百回合也分不出来胜负,要不要在酒桌上比不比?”

    曾伟强毕竟年轻,毫不犹豫的就道:“我喝酒还没服过谁,你想怎么比?白的还是啤的,我奉陪到底。”

    罗力笑眯眯的道:“谁输了,输的叫谁大哥怎么样?”

    “我怕你不成?”

    曾伟强的确是不怕,也的确是个有酒量的主,晚上的酒宴,他和罗力每人喝了二斤白酒,啤酒无数,罗力本就是个海量,曾伟强也不是孬种,可是喝起来后,曾伟强才明白这货为什么要比喝酒,同罗力比喝酒,那绝对是找不自在。

    这货二斤白酒,啤酒不知喝了多少,依旧精神奕奕,可是曾伟强已经不行了,被曾毅的警卫员扶了下去,气得曾毅大骂:“真丢他老子的人,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喝酒服过谁?罗小子,来,我陪你喝。”

    曾毅酒也没少喝,陆静怡连忙说道:“曾叔汉,您喝点就成了,不许喝那么多,您以为你还年纪呢,我爸喝酒就和你一个样,他现在让我管的已经不怎么喝了,您今天听我的,最后一杯,不准再喝。”

    曾毅道:“丫头,让我和罗小子喝,他灌倒我儿子,我得帮那小兔仔子找回场子,我们老曾家喝酒就没服过谁......”

    好家伙,这老爷子劝都劝不住了,也是喝高了。

    罗力看到陆静怡冲他使眼色,他明白陆静怡什么意思,频频认怂,这才让曾毅消停下来,曾家父子全都喝多了。

    陆静怡让警卫员把这爷俩送回卧室休息,副官安排人把陆静怡,罗力还有乔乔送回市内。

    陆静怡还好,她今晚并没有多喝多少酒,一直都是看罗力和曾伟强拼酒,乔乔却没少喝,三个人回到家里的时候,乔乔进屋就趴到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罗力眼神灼灼的望向陆静怡,“乔乔姐喝多了,你今晚睡我这吧!”这货的意思不言而喻。

    陆静怡咬着下唇:“这是乔乔家,你疯了不成。”

    “要不,咱们俩去宾馆!”

    “谁和你去宾馆,我怕被你折腾死。”

    罗力笑眯眯的道:“宾馆也不去,这里也不行,实在不行,咱们找个荒郊野岭,天当被,地当床,如何!”

    “一边去,就会胡说八道!”

    罗力拉住陆静怡的手道:“我说的是真的,你要是不去,那就这里。”他大手探到陆静怡的裙子里面,坏坏的道:“静怡姐,还说不想,你都湿了!”

    “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