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小人(第二更)
    见罗力举杯敬酒,许盈不得不端起酒杯,罗力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马宗洲坐在罗力左侧,直接就给倒满:“敬师酒要敬三杯啊,别耍赖啊!”

    罗力道:“马叔,你今晚是要灌醉我吧!”

    马宗洲道:“别说那话,你什么酒量我不知道?想灌醉你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我这是给你庆学,你考那么多分高兴不?”

    “高兴!”

    “高兴就喝吧!许老师是你长辈吧,是你许姨吧,敬长辈是不是得敬三杯!”

    这老货明知道罗力和许盈关系暧昧,偏偏这么说,这老货也不是个好东西,故意调侃罗力,许盈脸上微红,罗力打蛇随棍上,他笑眯眯的道:“那啥,许姨,我再敬你一杯。”

    这混蛋不帮许盈解围,还故意胡说八道,见罗力这么叫,王全安也跟着起哄:“罗力,你先干了,再敬你许姨一杯。”

    这两老货骨子里面都有流氓的本质,罗力笑眯眯的连饮三杯,许盈只是轻轻的抿了一口,她是真不能喝,被罗力叫上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罗力连下三杯酒,笑眯眯的道:“那啥,二位叔叔,我考出这么好的成绩,许老师居功至伟,您二位是不是敬她一杯,既然二位是我叔,得有长辈的样子,我喝谢师酒,您二位是不是也得意思意思!”

    王志安道:“老马,人家将军了,咱们老哥俩不能落后吧,来,许老师,我们二位也谢您,共同敬你一杯!”

    王志安这么说,许盈也不好拒绝,又端起杯,罗力笑眯眯的道:“二位,敬我老师得三杯,喝一杯不真诚,来,我给二位满上。”

    马宗洲道:“我们长辈之间交流没你事啊,你少参和,许老师不能喝,我们心意到就成。”马宗洲给自己开脱,他不想喝那么多,故意挤兑罗力。

    罗力道:“那可不成,许老师这么年轻,你们非要和人论同辈,本身就是占便宜,你们二位照照镜子,老脸全是褶子,没有我许老师衬托,你们俩都是爷爷辈的,就凭这点,你们也得三杯。”

    马宗洲道:“你小子,不带这么埋汰人的,说的我和老王好像多大年纪似的。”

    罗力笑眯眯的道:“这可不是我说你老你就老,自己长得着急,还怪别人来着。”

    众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马宗洲道:“让你这么说,我要是不喝反到让许老师笑话了,那就三杯,不过许老师不能喝,这三杯你得代吧,尊师重教,这是规矩,许老师,您没意见吧!”

    这三人,一开场就猛灌对方,这就开拼起来。

    许盈说道:“罗力已经喝了不少,这三杯我喝!”

    她看马宗洲和王志安把炮火对准罗力,生怕罗力喝多了,严宏昌看得明白,他心里门儿清楚,罗力对许盈心怀不轨,但是许盈对罗力是个什么态度他可不知道,看到许盈主动为罗力担酒,他就明白了,这两人关系肯定不同寻常。

    这也难怪,许盈这种姿色的女人在女人堆里,那是万里挑一,罗力这小子早熟,他迷恋许盈实属正常,别说是罗力,任何一个男人见了许盈这样的女人都很难抵抗得住。

    许盈喝了一杯,第二杯被罗力按住,他说道:“许老师,剩下的两杯我代你喝。”他冲马宗洲和王志安道:“来来来,咱们干!”

    这氛围瞬间就燃爆起来,众人你来我往,都是好喝之人,左一杯,右一杯,这酒就喝起来了。

    许盈也跟着喝了几杯,趁着他们喝得热闹,她去了洗手间,这种场合她并不喜欢,可是又不得不参加,刚到洗手间门口,就看到王洪宽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许盈,王洪宽就是一楞。

    随后,他两眼发亮,连步都迈不动了:“许老师,你怎么在这?”

    王洪宽笑得眼睛都没了,他对许盈垂涎已久,当初在丰源高中的时候,他一直找机会和许盈接触。

    可惜,因为罗力,他被调到职高,连见许盈的机会都没有,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到许盈,他眼珠子恨不得陷进许盈的身上。

    许盈也很意外,意然在这里碰到王洪宽,她对王洪宽一直没什么好印象,她礼貌的打了声招呼:“王主任!”

    听到许盈的声音,王洪宽骨头差点没酥了。他盯着许盈道:“许老师啊,今天高考成绩都出来了,你带的那个班成绩怎么样?”王洪宽没话找话。

    许盈道:“还好,学生们很努力,成绩还可以。”

    王洪宽笑道:“许老师年轻有为,要好好努力工作,将来大有作为。”他伸出手来,想要拍拍许盈的肩膀,却被许盈巧妙的向后一退,躲过了他的咸猪手。

    许盈礼貌的道:“谢谢王主任指导,我先方便一下。”许盈说完,不等王洪宽说话,她直接走了进去。

    王洪宽讨了个没趣,可又有点不死心,他知道许盈和罗力关系匪浅,当初罗力在班级向许盈示爱,就是他把罗力弄到教导处收拾他,本来是想做样子给许盈看,没想到捅到罗力这个马蜂窝上,自己差点被罗力把工作搞丢了。

    他调到职高后,对罗力也是一直关注着,可是没想到罗力现在发展成这样的高度,他想报仇都难,他知道许盈搬进了罗力的大院住,想到许盈被罗力那混账给拱了,他的怒火就无法平息。

    他来这里吃饭是他过去的一个学生洪明请他,那小子学习不怎么样,可是家里有钱,这小子上学时候特淘,王洪宽没少给他擦屁股。

    这小子家里承包了几个农田水利工程,上个月通过市财政划出一笔钱来,是王洪宽通过张元的关系帮他弄出来的。张元他老子是市里的财神爷,工程款全是通过他那里放出来。

    市里因为建设商业街的原因资金紧张,很多工程干完活,钱却要不出来,都被市里占用,这种现象很普遍,但是只要财政那边有人就能够提前要出来,是王洪宽给牵线,这钱才要出来,这次在这里请王洪宽就是这个原因。

    王洪宽见许盈不搭理他,他心里就生出坏水来,那个洪明是个好色的家伙,要是让他见到许盈,肯定会有好戏,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让罗力得到,王洪宽瞬间就有了主意。

    这厮就是个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