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不好对付
    因为王洪宽、张元等人的搅局,晚上的庆学宴提前结束,马宗洲把罗力留下,王志安他们三个人找了一家茶馆,要了一壶碧螺春,三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马宗洲道:“今晚的事你真的要闹大?”

    罗力抿了口茶水道:“没错,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姓张的没长记性,那就让他好好张张记性,还有王洪宽,麻痹的,我把他赶出丰源高中,他非但不老实,还跟张元搅到一起,真以为我找不到他毛病?给他点脸他不要脸。”

    马宗洲道:“你呀,这脾气,得理不饶人,不过今晚的事,虽然有我们做证,但是想把他们张元和那个姓洪的都拘留还是有些难度。

    张元的父亲是张远桥,你去年把他搞的很惨,本来已经定下来再上一步,你小子楞是毁了人家的仕途,这次你又要搞他儿子,他肯放手才怪,搞大了,他会跟你拼命。”

    罗力眯着眼睛道:“他不放手,那就尽管拼命,他是穿鞋的,我是光脚的,我还怕他来着,要怪就怪他生了个混蛋儿子,这种货色就是坑爹的主,脑子没长全,还**出来装13,我就是要让他晓得,做人还是低调点好!”

    “噗!”王志安喝到嘴里的一口茶水直接喷了出来。

    罗力道:“王叔,你喷啥,我这话有毛病?”这货不以为然。

    王志安指着罗力道:“你让人低调,你小子低调过吗?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人家高调一点不行,你呢?丰源还能找到比你再高调的主吗?”

    马宗洲也附和的道:“老王这话没错,罗力啊,丰源这地界我就没见过比你再高调的主。”

    罗力咧嘴一笑:“二位,我这不叫高调,我这叫正义感爆棚,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人?什么时候利用自己的资源干过坏事,我高调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平事,我看不过眼。

    我高调,是因为我有一颗正直善良的心,我见不得那些欺负人的人存在,见不得不平事,这才是我高调的原因。”

    这货往自己脸上帖金的本事一个顶俩,马宗洲和王志安同时向罗力竖起中指。

    卫健华一大早就来拜见张远桥,卫健华是接替李长安但任东城区ga局长的,当初李长安招惹到罗力,罗力跑到市局告状,就是卫健华接待的罗力,他那时还是科长,李长安因为徇私被免职,他被调到东城接任李长安的任务,说起来他还要领罗力的人情,如果没有这厮的任性胡闹,他还去不成东城。

    昨晚的事情已经惊动了卫健华,东城派出所那边不敢擅自处理,所以请示到他这里,卫健华来见张远桥就是为了协调怎么处理。

    张远桥自从去年罗力举报他,进而失去再进一步的可能,这多半年来他一直低调行事,甚至限制张元的自由,不让他出去惹事,规规矩矩的在家里呆着,可是没有想到,刚刚给他解禁这么几天,他又跑去招惹了罗力。

    如今的罗力早已经今非昔比,当初罗力还没成长起来的时候就敢那么做,现在他早已经成为市政那边的坐上宾,他帮市政解决了丰源食品厂拆迁,工人就业养老问题,为市政解决这么大的问题,市里现在把他当宝一样的供起来,企改办那边还为罗力申请了市十佳青年的荣誉,可以说风头正盛。

    这种时候,自己的儿子与罗力又起冲突,调戏丰源一中的年轻女教师,这事想善后都难,那货什么秉性张远桥知道,如果不是罗力帮市里解决丰源食品厂工人问题,受到市里的推崇和支持,那货根本就是一个无赖,渣子。

    现在罗力放出话来要把张元送进去,张远桥一方面生气自己的儿子,怒其不争,一方面对罗力的行为感到无比的愤怒,这混蛋真是太猖狂了,他以为自己是谁呀!

    卫健华亲自登门拜访,张远桥又怎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卫健华也是不敢招惹罗力,所以才上他这里来,张远桥心里有气,可是又不好发做,谁让他生了这么个一混蛋儿子,净给他招灾来着。

    张远桥歉然的说道:“卫局,很感谢你昨晚没有直接把张元收监,让他回来,我承你的情,可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孩子犯错,自然要接受惩罚,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够拘留就拘留,我决不会袒护孩子。”

    他这话说的冠冕堂皇,卫健华相信张远桥才怪,他摆出这样一个姿态无非就是给他看,如果他真的是这么想的,昨晚就应该把张元送回来,再找人向罗力说和,让罗力放张元一马。

    他昨晚没找人说和,现在说这样的话,分明就是想和罗力杠上,卫健华这次过来就是要张远桥一个态度,张远桥与他们大局长董珏一个级别,虽然去年因为罗力没有升迁,但是位置在那里,否则他也不可能亲自上门。

    卫健华虽然鄙视张远桥的为人,但却不敢表现出来,他说道:“张j 长,既然您这么说,那我们只能秉公办理了,张元昨晚与洪明在酒店调戏丰源高中的女老师,这事很多人都在场,也能证明他们两人的确是骚扰了那位女老师,按照规定,这种行为是要处于拘留十五天的惩罚。”

    张远桥道:“孩子犯错的确需要惩罚,不经历过风雨,他就不知道长进,这无可厚非,可是张元昨晚被人打得体无完肤,昨晚回来,我本想把他送回到你那,可是他受了一身伤,我先送他住院了,他伤成这样,取保可以吧!”

    卫健华道:“当然可以。”

    张远桥又道:“既然这样,那打他的人是不是也有责任?虽然我儿子犯了错误,但是那也要由执法机关处理,别人没有权利打他吧,就算是对方为了维护那名女老师,那也不能把人打成这样吧?他是不是也违法?”

    卫健华就是一楞,原来这只老狐狸在这里等他,他想维护自己的儿子,想和罗力斗,却把他们j方架在了火上烤,麻痹的,这老东西果然不好对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