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你太狂妄了
    罗力上午从马宗洲那里得到反馈信息,张远桥要追究他的责任,张元昨晚被他爆揍一顿,打得鼻青脸肿,已经住院,因为身体原因,东城那边允许他家里取保。

    这老货看来是要和他杠上了,罗力眯着眼睛手敲着桌子盘算怎么搞这爷俩。

    当初张元伙同他人要谋他的‘罗记火锅’,虽然被他化解,连带着把杨鹏那伙人给收拾了,甚至牵连到张元桥,让他在职场就此止步。

    可以说,双方早就种下了仇恨的种子,罗力这次放出话来要搞张元,张远桥要是再服软,他就不用在丰源这地界混了,现在他跳出来,这是前仇旧恨要一遭清算,张远桥要和他杠,那就来,还怕这老货不成。

    罗力阴险的笑了笑,想死,成全你就是,龙生龙,凤生凤,乌龟生王八,像张元那样的货色,他老子也未必是什么好东西,既然想和他来硬的,那就试试看,看谁能占到便宜。

    洪宝推开罗力的办公室,看到他脸上阴险的笑容,她吓了一跳:“你怎么笑的那么阴险。”

    罗力摸了摸脸,笑眯眯的道:“有吗?我这么英俊的脸上你能找到阴险两个字,什么眼神?”

    “得了吧,马不知脸长,能不能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你笑的好可怕,你是不是又要干什么坏事?”

    罗力道:“能不能不把我想得那么阴险,我在你心中就是那种形象?”

    洪宝像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道:“没错,你就是这样的人,甚至更加不如。”

    罗力白了洪宝一眼:“说正事,找我干嘛?”

    洪宝道:“还能干嘛,找你要钱,你当甩手老板,公司现在财政紧张到了极点你不知道?你不好好研究怎么搞钱,出去和人怼什么?

    丰源市区从五月份到现在,一共开业了四家大卖场,共投资654万元,这其中有500万是从五个县区的大卖场拆借,大多都是积压商家的货款,‘罗记’的资金链现在就像系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只要有一只乱蹦就有可能把这条绳给挣断了,可以用如履薄冰来形容,如果没有大笔资金入场,有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带给‘罗记’灭顶之灾,你有没有考虑过?”

    罗力把市政免息的2000万全部投到股市上,现阶段公司发展的所有资金全部依赖于几个门店输血,还有侵占的货款。

    ‘老罗头’那边采取分经入股的方式凑足了当前发展的资金,没有牵涉到母公司,但是大卖场扩张,‘罗记牛肉面’‘罗记火锅店’的发展已经受到影响。

    公司多头并进,很多管理漏洞都需要不断完善,表面看‘罗记’搞得风风火火,但是在表相下面,存在巨大的问题,这些问题和漏洞都等待着罗力不断改进和完善。

    管理好这么大一个公司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罗力任重而道远。

    罗力说道:“你说的我都知道,再给我一点时间,最迟十月份,公司就再也不会因为缺少资金而受到限制。”

    洪宝无奈的说道:“你是老板,你说的算,反正公司就是这么个情况,严总又申请资金了,九月份他要拓展省城的生意,现在公司帐面一分钱都没有,怎么回复严总你看着办!”

    罗力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道:“叫严总再等一等,我来想办法。”

    望着洪宝聘婷婀娜的走了出去,罗力欣赏美景的同时也有些头痛,到哪去筹钱?这真是一个问题。

    罗力把这件事放下,虱子多了不咬人,自从他开始创业以来,什么时候不缺钱,他就是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之前走过来,未来也一样挺过来。

    罗力开车来到丰源人民医院,他打听到张元的病房,直接走上楼去。对于罗力来说,丰源人民医院实在太熟悉了,他轻车熟路的上了楼。

    张远住在五楼526室,罗力上了楼,直接奔526号房走了过去,推开房门,张元正坐在床上正百无聊赖,他住得单间,病房只有他一个人,他一抬头看到罗力进来,张元吓了一大跳。

    “你要干什么?”他紧张的望着罗力,生怕罗力对他不利,想到昨天晚上罗力对他的暴打,张元到现在还没缓过来。

    罗力大马金刀的坐到张元对面的椅子上,他望着张元道:“我要干什么你清楚,行啊,小子,仗着有个爹跟我玩这套,还想告我,你调戏妇女非但没事,我打了流氓反到要接受调查,厉害,有个好爹的确是好事!”

    张元没敢说话,他心中有些忐忑,打心眼里对罗力有些发怵。

    罗力指着张元道:“我再给你个机会,自己去公安局自首,主动请求拘留十五天,这事就算过去,你要是不去,后果自负。”

    张元涨红了脸,他愤怒的说道:“罗力,你太狂妄了!”

    罗力不屑的道:“我狂?我只对你这样的垃圾狂,老子重来不欺负弱小者,不像你们这样的王八蛋,吃人饭不拉人屎,老子就是狂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张元:“你......”他只说出一个‘你’字,就不敢再说其它,他怕罗力不管三七二十一又打他一顿,那时候他可真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说话的功夫,张元的母亲推开病房门走了进来,她不认得罗力,看到罗力坐在儿子病床对面,她说道:“儿子,你朋友?”

    张元咬着牙道:“妈,他就是罗力,就是他打的我!”

    张母瞬间就怒了:“你就是罗力,我告诉你,打人是犯法的,就算你过来给我们家张元赔礼道歉我们也不会接受,如果打了人就道歉,那还要警察做什么,你等着被拘留吧!”

    罗力咧嘴一笑,这娘们不愧是官太太,就是牛逼。

    他笑眯眯的说道:“太太,对不起,我不是来道歉的,你可能搞错了。

    第一,我罗力从来不会向人渣道歉,其二,我是来劝你儿子主动自首,那样,受到惩罚的只有他自己。其三,请你对我说话客气一点,我不打女人,不骂女人,但是并不代表我就怕了女人。

    我再说一遍,让你儿子自已自首,否则后果自负!”

    张母瞬间暴怒起来:“你太狂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