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狼狈为奸(第一更)
    罗力道:“我哪里狂妄了?你儿子当众调戏妇女不狂妄?伙同他人谋夺我的产业就不狂妄了?你们家人都什么逻辑?

    你们为非作歹可以,别人连说一句都不成?还**和我谈狂妄不狂妄,我今天把话放这了,我还真就狂妄一次,不搞倒你们,老子还真就不放手了!”

    “你......”张母手指着罗力,气得说不出话来。

    罗力道:“从现在开始,你儿子就开始倒霉了,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不出院,到时候会倒八辈子霉!”

    说完,罗力直接就走了出去,这货说话不是无的放矢,他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动用了‘倒霉卡’做用在张元身上,这孙子就是他妈的欠收拾,罗力就是要玩死他。

    等到罗力离开,张母气得把电话打给张远桥,把罗力过来威胁张元的事情说了一遍。

    张远桥沉着脸说道:“我知道了,这几天让你儿子老实点,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医院,你告诉他,从今天起要是再敢出来惹事生非,我打断他的狗腿。”

    放下电话,张远桥内心愤怒到了极点,这个罗力实在是狂的没法,竟然跑到医院威胁他的儿子,对子女的维护是每一个做父母的天性,即便自己的孩子有万般不对,张远桥如此愤怒无可厚非。

    马宗洲给罗力打来电话:“罗力,你去医院威胁张元去了?”

    罗力笑道:“错了,马叔,我不是去威胁,是警告,麻痹的,打把他几个嘴巴就去住院,我去警告他早点出院,别到时候死在里面,是不是也要把这笔帐算在我的头上。”

    “你小子,能不能不这么骚浪,我可听说了,张远桥找了不少关系要收拾你,你自己小心点。”

    罗力不屑的说道:“我还真就不怕这个,他要是忍住了不吭声我还真就奈何不了他,他要是敢蹦出来挑事,那就别怪我,兔子躲在洞里不出来,猎人拿他没办法,他要跳出来,我有一百种办法弄儿死他。”

    马宗洲无语的道:“你就不能省省心嘛,你一个做生意的,非得和人争,你就不能稳稳当当的好好做生意?”

    罗力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从来不欺负人,可他自己蹦出来,那就别怪我了。”

    “你啊,还是小心点吧,张远桥不是那么好惹的,他能走到今天这步不是偶然,你去年把他搞得那么狼狈,他隐忍不发,现在你又和他杠上,这次怕是要不死不休了。”

    罗力道:“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我这人就是不怕事,让他尽管放马过来。”

    程广平主动找到张远桥,罗力和张远桥发生矛盾,在丰源公开放话要搞张远桥父子的事情早就传到程广平耳中,他调往省机械厂的事情因为罗力指使工人告他,让他暂时无法调动,他发动多方关系,才让这事没有产生量级变化导致发生严重事情,不过就算是这样,他调动的事情也算是不了了之。

    程广平与张远桥曾经是同事,关系一直不错,两人是多年的老朋友,程广平调动的时候张远桥还给他送行,罗力给程广平送秤的时候张远桥也在现场,现在他们两人因为罗力再次交集在一起。

    程广平说道:“远桥,这次的事你打算怎么办,那个混蛋一而再,再而三,如果去年不是因为他,你已经...唉,咱们俩都是碰上这个小人,倒了八辈子霉!”

    程广平一边说话,一边观察张远桥,他想激起张远桥对罗力的仇恨,他们俩现在对罗力同样恨之入骨,这混蛋对他们两人来说就是一个灾星。

    张远桥不动声色的道:“你那边运作的怎么样了?还有机会调往机械厂吗?”张远桥虽然恨罗力,但是城府极深的他却不想在外人面前表露出来。他知道程广平恨罗力决不比他少一分,但他不想先露底牌。

    程广平了解张远桥,知道他是个能稳住架的人,就算他再恨罗力,也不会在他面前表露太多。

    程广平主动说道:“调到机械厂的事已经没戏了,组织上对我在担任丰源食品厂厂长期间的工作进行了重新核定,认为我能力不足,不适合担任机械厂主要领导职务。”

    张远桥心里明白,组织上给出这样的评定,程广平算是捡到了,这只是给他工作上进行了一个评定,没有追究他的经济方面的问题,否则程广平决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坐在他的家里同他聊天。其实就是重重的打了他一板子,没有伤筋动骨。

    “要不是因为罗力,我也不会这样。”程广平在茶几几重重的拍了一下,“远桥,这小子就是一个混蛋,他打了张元,现在反口咬张元调戏女老师。

    那个女老师根本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我可听说了,那女的是罗力在丰源高中的班主任,罗力在课堂上公开向她示爱,这两个人就搞到一起,一个老师,一个学生,简直是猪狗不如,这样的女人又是个什么好货色。

    一定是她看到张元年轻帅气,底子好,所以主动扑上来,那个罗力是因为吃醋所以才陷害他调戏那女的,一个水性扬花的女人罢了。”

    张远桥对这些事情到是不了解,其实程广平也是胡说八道,其阴暗的心思昭然若揭。

    张远桥道:“还有这样的事?”

    程广平道:“千真万确,我和丰源高中原教导主任王洪宽很熟,这事是他说的,没有任何水份,就是因为王主任撞破他们俩人的奸情,所以罗力才陷害他,丰源高中现在的校长严宏昌为了上位,推动这件事,所以才把王主任和乔振梁搞出丰源高中。”

    张远桥对这些八卦没什么兴趣,这些乱七八糟,扑风捉影的事他不想知道,也不想参与,他想知道程广平说这些事的目地。

    像他这样的老狐狸怎么还看不出来程广平此来目地,无非就是想拉拢他,一起搞罗力,他们拥用共同的敌人,这是合作的基础,他到要看看程广平到底想怎么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