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背后下手
    罗力喊停工人,连忙上前扶起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耿超,这货装做痛心疾首的样子道:“耿科长,真对不起,你看,这么多工人,我也控制不住,一会让警察把他们全部抓走,该判的判,该处理的处理,真是太不像话了。”

    这货说话的时候眼里全是笑意,哪有一点真诚和歉意,就差没把‘活该’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耿超知道今天这顿打怕是白挨了,这么多人找谁啊?今天算是吃了哑巴亏,最可恨的就是罗力,分明能制止工人,可是他挨打的时候这货跑哪去了?等到工人打完了他才跳出来,这王八蛋分明是故意的。

    徐风楼走上前来,他差点没认出耿科长来,他对罗力说道:“罗力,怎么回事?耿科长他们怎么会挨打。”

    罗力低眉顺眼的道:“徐叔,这事都怪我,怪我没控制住工人的情绪,让耿科长他们吃了亏,不过事出有因,咱们先到办公室说,常总,你快叫卫生员过来给耿科长他们处理一下伤,那个,耿科长,要不要报警啊!”

    耿超阴着脸道:“不用了!”他是打掉了牙往肚子里面吞,报警?难道还真抓几个工人?要是抓了工人,事情可能会更麻烦,他算是看明白了,罗力根本就是故意的。

    众人来到会议室,常丹叫卫生员给耿超几个人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工人们下手还是有轻重的,踹几腿,打几拳,谁也没下死手,不然就他们几人,打烂了都没地儿讲理去。

    耿超身上的伤到不要紧,重点是那一包辣椒面,也不是知道是哪个混蛋砸过来的,他眼睛,鼻子,但凡有洞的地方全都辣火火的,那个难受自不必说。

    徐风楼道:“耿科长,事情我已经了解了,虽然你们在‘罗记’的生产原料中发现不合规格的豆豉,但是这些材料并没有被使用,而是被生产厂长扣留下来,并没有靠成产品质量问题。

    你们怀疑‘老罗头’其它批次的产品含有这种有毒豆豉也无可厚非,本着为工作负责的态度,你们的工作做的很细致。

    但是‘老罗头’的前身是丰源食品厂,所有的工人都是原食品厂的工人,他们要养活家,‘罗记’用了很多心思才把‘老罗头’经营成这样的局面,如果今天就因为‘怀疑’而封了生产车间,那些进货商怎么想?‘罗记’的声誉一但受损,所有的努力都将化为泡影。

    市政很看重‘老罗头’这个品牌,他们也的确很努力的,你们这样做会给‘老罗头’靠成怎样的伤害,耿科长应该明白。”

    徐风楼的话没有一丁点的客气之处,‘老罗头’是他一手帮助扶植起来的,如果就这么被封掉,很有可能所有的努力都化为泡影,这关系到多少工人,多少家庭,这个耿超是怎么想的?

    耿超道:“徐主任,你说的是事实,但是‘老罗头’所用的原材料的确有问题,我们暂时查封也是为了保证伪劣产品流通到市场,进而伤害到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我们也是为了工作。”

    徐风楼皱眉说道:“道理没错,但是要有事实依据,只是在工厂发现一批并没有用于生产的劣质豆豉就武断的断定‘老罗头’所有的商品都有问题,这是不妥的,我会和你们j长沟通,今天的事就这样。”

    “可是徐主任......”

    “哪道还要让马市长和你说不成?”

    徐风楼怒了,对方这么搞,分明是想搞死‘老罗头’,耿超一再纠缠,他忍不住要发飙,从级别上讲,他是正处级,耿超只是一个科长,两人根本不在一个段位上。

    耿超尴尬的道:“徐主任,那,我们先走了,但是‘老罗头’必须整改。”

    徐风楼冷冷的说道:“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我会和你们丁局沟通。”言外之意很明显,你不够资格跟我说这话。

    待到耿超等人离开,徐风楼道:“罗力,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采购的豆豉存在质量问题。”

    常丹接过话,歉意的说道:“徐主任,这批豆鼓是从上宁那边进来的,从五月份开始,‘老罗头’订单激增,需要大量的豆豉才能满足‘老罗头’生产需求。

    周边的几个豆豉厂产量有限,所以在上宁那边增加了一个采购点,我们上个月接了一个大单,急需大量的豆豉,这批豆豉是从上宁采购过来的,谁知道运回来后发现这批豆豉外面是好的,里面已经发霉,陈厂长发现后要技术人员停止使用,还没等封存,耿科长就带人过来,把这些豆豉查封,又要封生产车间。”

    罗力道:“这批豆豉的采购员呢?把他叫过来。”

    常丹道:“我已经叫人去叫了,还没过来。”

    陈华年这时候匆匆进来道:“采购员冯玉海跑了。”

    “怎么跑了?”常丹脸色难看,冯玉海是她指定的采购之一,就是看他为人老实忠厚,可是他为什么会跑?

    罗力已经明白了,他说道:“先报警抓捕冯玉海,他肯定是收了人家的回扣,或者有其它原因,没有问题他不可能凭白跑路。

    依我看,这个事件并不是一个单纯的事件,而是有预谋,针对‘老罗头’,想把‘老罗头’搞垮的事件,决不是你们看到的这么简单。”

    众人都望向罗力,罗力把他过来的时候在工厂外见到两名记者的事情讲了出来,他说道:“都市报的记者从省城过来,时间点拿捏又是这么准时,说明有人算计好了时间,只要这边封了‘老罗头’的生产线,记者就会进来拍摄,到时候把‘老罗头’有质量问题的事情一报道,自然而然就把‘老罗头’搞垮掉。

    这是有人从中协调才能让几个部门同时出动,完全是针对‘老罗头’的一次有预谋的行动。”

    常丹和陈华年倒吸了一口凉气,陈华年愤怒的道:“是谁是这么阴险?厂子刚刚走上正轨,进入高速发展,就有人看着眼红,谁敢这样,我老头子拼了命也要把他拉下水。”

    罗力了解老爷子的心情,他是食品厂的元老,对食品感情极深,当初就是他带着工人反对拆迁,指控程广平,这老爷子不仅正直,而且倔强,他那一代人就认死理。

    现在罗力带着食品厂走向正轨,陈老爷子对罗力死心塌地的拥护。

    徐风楼道:“陈老,您别动怒,万事都有章法,如果真的有人背手下阴招,我也不会同意,我这就和马s长沟通。”

    徐风楼看了看罗力:“你和我一起去见马s长,我还有话问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