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添乱(第一更)
    张母吓坏了,大叫着医生帮忙,医生连忙扶住张元,被这边的动静惊动,几个小护士也都跑过来,看到张元的惨样,都有些不知所措,医生吩咐几个护士赶紧给张元包扎,帮他把一身的玻璃渣子清理掉,不然指不定又扎到他哪里。

    帮忙处理的护士实在搞不明白,这一身的玻璃渣是哪里来的,张母看到儿子一身是血,是又心疼,又生气。

    医生和护士帮忙处理张元的伤口,张母在一边喋喋不休。

    “你们医院必须全权负责,我儿子这一身伤全是因为你们医院,好好的灯泡都能炸掉,你们这是谋杀,还有你们,给我儿子扎个吊瓶都扎不上,你们医院都是什么医生护士,就你们这样的,我一定会向你们院长建议,全部开除你们。”

    张母是当官太太当习惯了,颐指气使成为习惯。

    正在帮忙处理伤口的小护士一个个气得全都愤怒无比,本来过来是为了帮他,可是竟变成了指责,一个年轻的小护士再也忍不住了,她怒站起来:“你讲不讲理,我们过来给你儿子处理,你还指责我们,谁爱谁处理,我还不管了呢,有能耐你把我们都开除了,真以为自己是谁,有什么了不起的!”

    小护士说完,转身就走,另外两个护士一看同伴走了,也全都站起来,跟着一起走了,医生连喊几句都没叫住。

    张母气急败坏的道:“这什么素质,说走就走,我儿子要是出什么意外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此时,就算是那个医生也有点受不了,他望向张母道:“张女士,救死扶伤虽然是我们医生护士的责任,但是最起码,你应该给于我们应该有的尊重,换个角度,如果我们对调身份,你会怎么想?”

    “你什么意思?”张母愤怒的自以为是。

    “我没什么意思,如果你继续这样不尊重我们,对不起,我也不管了,请另请高明!”

    “你什么态度,就你这样做医生,你有什么资格做医生?”

    罗力笑眯眯的看着,这货趁机捣蛋,偷偷启动‘愤怒卡’作用在医生身上。

    医生只感觉到一股愤怒的怒火无法自抑,他的胸口要气炸了一样:“呵呵!”医生笑了,他脱掉身上的白大褂狠狠的砸在张母的脸上,“你爱它妈哪告哪告,老子不伺候了,真以为自己是谁?官太太,呸,你他妈就是个泼妇,怪不得生出这么个玩意,爱他妈怎么着怎么着,老子不管了!”

    医生转身就走。

    张母没有想到医生护士全都走了,而且医生说话那么难看,竟然还跟她爆粗口,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她声斯歇底的吼道:“你们敢,你们敢,你们这些王八蛋,我和你们没玩!”张母气的不行。

    张元痛苦的道:“妈,你别说了,快找医生,我好痛!”这一身玻璃渣落了满身,张元身上不少地方都给划破,刚才几个护士给他处理,都让他老妈给气跑了,这泼妇坑儿子也是把好手。

    张母连声道:“儿子,你等着,妈这就给你找医生。”张母连忙跑出病房,看到罗力笑眯眯的坐在长椅上,她没时间搭理罗力,可又想到,她把医生和护士都给得罪了,这找谁是好。

    她只好把电话给张远桥打了过去,她电话还没打完,张元那边痛得不行,就看到他坐的那张床‘砰’的一下,床腿不知怎么就断了,张元一下从床上掉了下来,一屁股坐在玻璃上面。

    他‘妈呀’一声,脸都绿了,一片玻璃正扎到他的菊花上面,把这老小子痛得大声惨叫。

    张母吓得慌了手脚,扶着张元从病房里走出来,这病房太邪门了,她再也不顾脸面,大声叫着:“医生,医生,快帮帮我们!”

    几个小护士看到她们母子过来,一扭头,走了,医生就跟没听到似的。

    罗力走过来望着这母子道:“有些人就是这样,太把自己当回事,真以为全世界都围着她转。人,得低调点,懂吗?还是那句话,三天,你们不出院,后果自负!”

    罗力说完转身就走,他不相信张元还敢住在医院,他用了三次‘倒霉卡’,这小子能挺过去就是一大奇迹。

    事实证明,张家人是真的挺不过去,张远桥过来找了院里的领导,帮张元处理了伤口,可是给他用消炎药,原本试敏的时候不过敏,可是好不容易扎上了立马就过敏,差点没要了张元的命。

    这都不是个事,热水瓶无缘无故的炸裂,溅了张元一身热水,护士给他换药,不是用错了药,就是上错了药,各种倒霉,各种霉运,张家人在医院是胆颤心惊。

    张元都要哭了,求着父母让他回来,说什么也不住医院了,可是接他的车刚刚驶出街道,就差点被一辆大货车给撞了,把张家人吓个半死,车要到家的时候,车胎自爆,又把他们吓个半死。

    总算是到了家,家里又停电,张母给儿子倒了热水压压惊,摸着黑,一杯热水全倒在张元身上了,要说倒霉,就没这么倒霉的。

    张远桥眉头紧皱,他意识到有什么不对,难道儿子冲撞到了哪路鬼神,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倒霉,各种倒霉的事情凑在一起,那真是巧得不行。

    张远桥关心儿子,虽然这混蛋不争气,但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儿子,他找人请了一个道士来家里,那名道士在他们家里,里里面面的走了一圈,眉头紧索,连连摇头,他告诉张家人,他们家张元冲撞了大仙,所以才会倒霉,而且这倒霉一时半会不会驱散。

    道士让张元躺到床上,不准下床,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许出屋,并且命令张家人把张元卧室里任何尖锐的物品都拿了出去,以防万一。

    道士在张元的卧室贴了几张符录,这才离开,并且再三声明,如果张元走出卧室,发生什么就不关他的事了,道士交代完离开张家,直到出了他们家口,道士还在摇头。

    “怪事,真是怪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霉运,小道只能做到这种程度。”老道一甩拂尘,潇洒离去。

    罗力从魏加权手里接过照片,照片上面是张远桥把道士送出家门的镜头,罗力笑眯眯的道:“麻痹的,给我添乱,老子也给你添添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