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再搞事情(第二更)
    罗力指着桌面上放着几个瓶瓶罐罐对徐风楼道:“徐叔,看吧,还不到半年,单是丰源地区就出现了四种假冒‘老罗头’的产品,‘正宗老罗头’,‘祖传老罗头’‘丰源正宗老罗头’,呵呵,还真特娘的敢起名字!”

    徐风楼挨着拿起来看了看,拧开盖子闻了闻,他皱起眉头道:“这么多种,看来树大招风,这些都是丰源地区的小作坊生产的?”

    罗力道:“通过我们的经销商核实,这几样产品都出自丰源地区,丰源地区生产的小食品在省里都挂号,当年丰源食品厂最火的时候可是丰源的明星企业。虽然很多国有食品厂落寞了,但是小的加工厂点却红红火火,尤其是私人加工的小做坊,生产的小食品很多都销往各地,这几个假冒‘老罗头’,打擦边球的,都是丰源地区的。”

    徐风楼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罗力说道:“我们好不容易才打出‘老罗头’这个品牌,如果因为这些不良商家把‘老罗头’毁了,不仅是我们的损失也是丰源的‘损失’,‘老罗头’年底产值就能达到3000万,我们是曾几何状增长的。

    新厂投入使用后,用不上两年,我有信心把‘老罗头’经营成一家产值上亿的企业,到时候年上缴税金达到千万,就算是今年年底,‘老罗头’上缴利税也能达到百万级别,丰源民营企业中能达到我这种规模的也不多吧。

    所以,徐叔,我肯请市政方面配合‘罗记’打假,但凡标注有‘老罗头’字样的油制辣椒,都是我们重点打击的对象,‘罗记’愿意拿出来20万配合工商部门对这些假冒商品进行深入打击。”

    徐风楼道:“这个没有任问题,‘老罗头’发展势头迅猛,这是市政应该做的,这点你放心,需要我们怎么配合,我们全力以赴。”

    罗力道:“徐叔,我这次提出打假,不只是希望市政方面只打‘老罗头’的假,而是在丰源地区掀起一场针对食品卫生领域的打假活动。

    随着经济发展,人们对健康食品的需求越来越多,丰源在整个北源都是各咱食品生产的重点区域,整治好食品卫生生产环境,这是对未来丰源主打定位奠定基础。

    让外界一提到在丰源地区生产的食品就有一种信心,这是商誉问题,也是一个城市的名牌,徐叔认为我的建议如何?”

    徐风楼连连点头:“丰源地区生产的小食品的确销往全国各地,这是丰源的一大特色,市政方面也一直因势利导,你的这建议很具有建设性和前瞻性,我和马市长好好探讨一下,他正好分管食品卫生这一块,我会向他提出这个建议,这次打假,你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这边一定全力以赴。

    还有个事我想问问你?”

    徐风楼望着罗力:“张远桥家邀请道士回家做法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大字报贴的满街都是,说他为了生官发财大搞封建迷信,不信党来信天师,带头搞封建迷信,大字报都贴到市政了,我想不到别人敢这么搞他,很多人都说是你干的,到底是不是?”

    罗力大讶道:“徐叔,你可别冤枉人,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和他有矛盾是有矛盾,但是这么搞,我也只能恶心恶心他,伤不到他呀,我何苦费力不讨好。”

    这货装做很无辜的样子,一脸贱萌的样子。

    徐风楼白了罗力一眼道:“最好不是,你小子现在怎么说也是个有身份的人物,就算你和人有隙,也不能这么搞,会让人觉得太低极了。”

    罗力眼睛一亮:“徐叔,您有更高级的玩法吗?教教我。”这货一脸讨好。

    徐风楼骂道:“滚蛋,你能不能不这么贱,要我看,这事跑不了你的干的。”徐风楼心里门儿清,这事只有罗力能干出来。这货前几天抛出话来要搞张远桥父子,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不是他搞事情,打死他都不信。

    罗力笑眯眯的道:“徐叔,您不能这么说话,口吐脏话,不符合您的身份,再说,您有证据证明是我干的吗?”

    徐风楼指着罗力道:“你个臭小子,少干些让人擦屁股的事,我还不了解你。”

    罗力笑着说道:“徐叔,人得行得正,才能走的直,张远桥自己有问题,他怪得了谁?

    比如您,别人就算是想给您扣屎盆子他也找不到地方扣,您行的正,言行如一,这是本色,我就佩服您这样的人,您是我努力的方向,做人的标准,行事的准则......”

    “停停停,少拍我马屁啊,你不觉得反胃吗?”

    罗力一本正经的说道:“徐叔,我这可不是拍马屁,我这是发自肺腑的,您要是我爸该多好,每天言传身教,我肯定比今天发展的还要好。”

    这货不要脸到了极点,这马屁拍的,徐风楼连连挥手:“赶紧滚蛋,该干嘛干嘛去!”

    等到罗力走了,徐风楼才反应过来,这混蛋小子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是他爸该多好’,这混蛋,话里有话啊,不会是打我闺女主意吧,这混蛋小子,徐风楼露出紧张的神情,自己养大的女儿,可不能让这混蛋乱打主意给捌跑了。

    张远桥独自在家里吸着烟,这两天他郁闷至极,一张大字报把他推向风口浪尖,去年因为张元招惹到罗力,害得他就此至步,去年不是他不想对罗力出手,而是他选择隐忍,避过风口浪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好死不死再次与罗力怂上,现在他拿罗力也没有一点好办法。

    自己儿子被他打了一顿,不仅白打了,连带着他都被这小子贴出大字报,这是个什么货色啊,碰到罗力这样的人,他是毫无办法,这家伙实在是太惫懒了!

    儿子还在房间躺着,也不知道是撞了什么邪,那个道士不让他出屋,好在躲在屋里没有事发生,可是只要他出屋,准得发生点什么。

    罗力贴大字报说他搞迷信,他不信邪不成啊!瑞在事情发展成这样,他都要成了丰源的笑柄,张远桥活了这么大岁数,他何曾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