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反击
    罗力从常丹手里接过北源都市报今天早上的报纸,报纸的第二版用整版报道了丰源某油炸辣椒企业用变质的豆豉做为生产原料加工油制辣椒危害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新闻。

    虽然报纸没有提企业名称,但是稍有留意的读者就会从这篇报道中推测出这是哪家企业。这段时间,‘老罗头’的名头打响,在省城的各大食品商店都有出售,口碑极好,受到市民的极大欢迎,产品销往全省各个市区,供不应求。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篇文章说的是谁。

    罗力把报纸重重的摔在桌子上面,上次市食品卫生监督管理的人前来,捣乱的记者正是都市报的,罗力狠狠的教训了他们,又通过陆静怡的关系找到郑凯警告了都市报的社长卢久侠,没想到报道还是出来了。

    常丹紧张的道:“罗力,怎么办?已经有不少经销商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还有几个小的经销商要求退货!”

    罗力道:“别慌,马上组织公关人员向经销商解释,这件事与‘老罗头’无关。第二,立刻组织与我们关系密切的经销商把发往各地的都市报全部买断。

    第三,‘老罗头’从内部整顿,尤其是质量监管,不容有一丝错误,但凡发现胆敢在质量上做手脚的,不管是谁,一律开除。我这就和市里联系,立刻组织‘老罗头’打假工作。”

    罗力还没到市政,徐风楼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都市报的报道市里已经看到,徐风楼一直负责与‘罗记’方面的沟通,马金浮副市让徐风楼打电话询问具体情况。

    罗力说道:“徐叔,我已经上楼了,就在你办公室外面。”说话的功夫罗力已经推门进来。

    徐风楼正色道:“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已经和都市报那边打了招呼,他们怎么还会含沙射影的报道。‘老罗头’上批次那批不合格的豆豉不是已经销毁了吗?”

    罗力道:“通过我们的调查,工厂的采购员是从别处购买的不合格的豆豉冒充上宁的豆豉,这批豆豉价值十万元,采购员做完这笔生意后畏罪潜逃了,我们已经报警,警方正在抓捕,同时这批不合格的豆豉是从六安进来的,我们通过警方正与卖家进行沟通,这些事正在处理中。”

    徐风楼道:“现在都市报这样报道对我们很不利,马市长已经和省宣传部门进行了联系,希望把影响降到最低。”

    罗力道:“我已经让各地的经销商把今天的都市报全部买断,尽量降低影响。另外,我已经通过朋友与都市报方面进行了联系。

    现在重点的是消除不良影响,上次我和徐叔说的打假工作市里能不能尽快实施,我会和省电视台联系,让他们对丰源的这次打假行动进行报道,同时,‘老罗头’公开销毁这批劣质豆豉,在公众面前以正视听。”

    徐风楼道:“你是要通过电视台的影响,把‘老罗头’尊重食品安全的事情全面报道?”

    罗力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虽然这样一来,表面看上去是把‘老罗头’推到前台,好像我们的产品有问题。

    其实这是以退为进,同样,我们把自己的生产环节,加工环节全面的展现给公众,主动销毁这些不合格的豆豉,只能建立企业的正面形象,我想,这样一来应该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徐风楼思考了一下道:“这到是个好办法,趁着市里开展全面打假,以‘老罗头’为主线,把你们厂子注重食品安全的好形象展现给公众,这样的公关效果应该会更好,我赞同你的这个想法,可是省电视台那边......”

    罗力道:“我通过朋友来办,市里这边打假行动你来安排,咱们双管齐下,尽量消除这件事的影响。”

    与徐风楼敲定解决办法,罗力第一时间给陆静怡打去电话,让她帮忙约郑凯见面,郑凯的老子的省宣传部部长,通过他的关系找省台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大不了给省台捐助些赞助费,必要的花费不能省了。

    陆静怡在接到罗力的电话后就帮他约了郑凯,罗力在自家的‘罗记火锅’宴请了郑凯。

    郑凯并不知道‘罗记火锅’是罗力的产业,这家火锅店在省城名气很大,郑凯带朋友来过两次,今天才知道这家店竟然是罗力的。

    郑凯说道:“原来这家店是你的,来过几次,味道很好,身边的朋友赞不绝口,没想到你的产业涉及面还很广。”

    罗力笑道:“搞着玩的,没想到会发展的这么好,最近打算在省城开分店,做进一步的推广。”

    郑凯道:“你这个火锅店味道正宗,开连锁店大有发展前途,你可以把它搞得更大一些。”

    陆静怡道:“罗力的产业主要集中在餐饮和食品这几方面,大学城附近的‘罗记牛肉面’‘罗记麻辣烫’都是他的产业,还有一个油炸辣椒类的产品‘老罗头’也是他的。”

    “老罗头?”郑凯楞了一下,随后笑道:“我吃过的,原来这个也是你的产业,这个辣椒做的很好吃,我很喜欢!”

    罗力开着玩笑道:“你要是喜欢,我可以长年供应,这个吃不穷我!”

    郑凯也笑了:“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我可不上当,吃这个,我也能吃得起。”说完,三个人都笑了起来,其实都是开玩笑,他们这个层次的人岂会对这东西那么在意。

    陆静怡道:“郑凯,这次罗力找你,还真就是因为这个‘老罗头’需要你帮忙。”

    郑凯道:“找我帮忙?是让我帮忙到省台打广告吗?这个容易,我和省台台长老万很熟悉,这个没问题。”

    罗力说道:“郑哥,还真就不是打广告的事,而是‘老罗头’遇到点麻烦,上次说过......”

    罗力把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上次他通过陆静怡找郑凯与都市报的社长卢久侠取得联系,就是为了消除隐患,没想到事情还是被都市报给报道了。

    郑凯皱起眉头道:“卢久侠过份了,明明同他打过招呼,他还这么干,他这是不给我面子,我问问他想干什么?”

    郑凯直接就在罗力和陆静怡面前把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一接通,郑凯就在电话里面发怒了:“卢社长,您真行,看来我郑凯在你眼里一文不值啊,上次同你说的事,你跟本没当一回事,你当我好欺负是不是?”

    卢久侠吓了一大跳,他急切的说道:“郑公子,怎么会,怎么会,我一直很尊重您,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今天早上的报纸你看了吗?第二版那篇关于油制辣椒的报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很生气!”

    说完,郑凯直接就把电话挂掉。

    随后,郑凯说道:“他一会儿会给我回电话,你想怎么挽回这件事的影响?”郑凯说话办事干净利落。

    罗力直接说道:“郑哥,我想通过省台来消除这件事的影响,我已经和丰源方面打好招呼......”

    罗力把他的想法讲了出来,他想在省台做一期专访,通过丰源打击食品安全,假冒伪劣产品,以‘老罗头’为样板进行报道,进而给‘老罗头’正名。

    郑凯说道:“你想这么办啊,这个主意不错,省台有一档《生活》节目,就是讲的老百姓日常生活,涉及到吃穿住行等问题的专访,主持人是欧阳兰兰,我这就约她出来,咱们在一起聊聊!”

    郑凯说约就约,直接就打了电话过去,他这边放下电话,卢久侠的电话也打了过来,郑凯没接,直到卢久侠第三次打过来,他才接通,电话接通后,郑凯一句话都没有说,听着卢久侠在那边解释。

    “郑公子,这是误会,真的是误会,我早就同下面的人招呼过,不准报道丰源市涉及到‘老罗头’的新闻素材,尤其是负面新闻。

    那篇报道是我们新闻办一个资历很深的记者写的,他并没有直接写出您朋友那家厂子产品的名字,我们的人审核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他又是一名老记者,对他的稿子审核相对宽松,所以才会发出来。

    这是我工作失职,没有审核出来,郑公子,我向您道歉,向您的朋友道歉,我知道这样的道歉不起什么作用。我会在都市报做几期老罗头的专栏,给你朋友做半个月的免费广告,您看这样行吗?”

    郑凯用的是扩音,罗力和陆静怡都听见了,陆静怡望着罗力,征求他的意见。

    罗力摇了摇头道:“不必了,如果都市报转过身就为‘老罗头’做宣传,反到是掩耳盗铃了,沉默不发声,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任何有关‘老罗头’的报道,都不允许都市报报道,另外,我要那个记者的姓名,还有他的基本情况!”

    郑凯把罗力的要求转达过去,卢久侠说道:“对于这样的害群之马,我们报社坚决预与清除,我会把这名记者开除掉,郑公子,请把我们报社的处理意见转达给您的朋友。”

    郑凯道:“开不开除那是你们的事,那个记者叫什么?”

    卢久侠道:“他叫朱明哲!”

    欧阳兰兰很快过来,欧阳兰兰是省台《生活》栏目的主持人,罗力隐约记得这个女主持人,他当年上学那会欧阳兰兰就是省台著名的节目主持人,但是她后来去了哪里,发展成什么样,罗力都没有关注,也就不知道了。

    欧阳兰兰衣着得体,一身职业套装,干练不失庄重,人如娇艳的玫瑰,与陆静怡恬淡如水,高雅大方又不完全相同。

    郑凯把罗力和陆静怡介绍给她,欧阳兰兰与他们两人握手,欧阳兰兰玉手柔软,罗力与她一触即松,这货看得明白,郑凯和这位省台当家女主持关系不一般,绝不是普通关系,人家的女人,那手绝不能多碰,礼貌的意思一下就成,这货在这点上还是很有节操的。

    郑凯看欧阳兰兰的眼神都不对,眼里的温柔挡都挡不住。郑凯说道:“兰兰,静怡姐是我的亲姐姐,罗力是我最好的哥们,有件事要找你帮忙,你看看怎么操作最合适?”

    罗力没有客气,把事情讲了出来。

    欧阳兰兰认真的听着,等到罗力讲完,她这才说道:“这个新闻很有价值,又涉及到民生问题,只要把角度把握好一定会产生共鸣,我回去就策划一下,如果你们着急的话,我把手头的一个节目推迟一下,你们这个节目先上,尽快消除不良影响!”

    罗力高兴的说道:“欧阳小姐,那就太感谢你了,这样最好,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

    欧阳兰兰抿嘴笑道:“罗先生,您太客气了,大家都是朋友何必那么客气,我帮你们,你们何尝不是帮我提供新闻素材,这是彼此帮助,没有什么谢与不谢的。”

    女主持就是会说话,本来是她帮忙的事,她这么一说,反到成了双方互相帮忙,不得不承认,这女人很会做人。

    郑凯很满意欧阳兰兰的表现,他笑望着欧阳兰兰,眼里止不住的喜悦。

    在桌上又谈了一些细节,喝了一会儿酒,双方越来越熟络,连带着称呼都变了,罗力看得出来郑凯和欧阳兰兰的关系,这货很会做人。

    临近结束的时候,他说道:“郑哥,今天的事真要谢你和欧阳姐,改天小弟再谢你们,今天喝得很高兴,欧阳姐也没少喝酒,你可得当护花使者送欧阳姐回家,我送静怡姐,没问题吧!”

    郑凯笑了笑:“你照顾好静怡姐!”

    欧阳兰兰礼貌的与陆静怡和罗力道别,两人下了楼,罗力把他们送到门口,欧阳兰兰上了郑凯的车。

    罗力对陆静怡道:“他们俩还挺般配的!”

    陆静怡摇了摇头道:“他们之间不可能的。”

    “为什么?”罗力诧异的道。

    陆静怡道:“郑凯家里不会允许他娶欧阳兰兰的,双方的地位和家世相差太悬殊了!”

    罗力道:“不会吧,身份和地位就那么重要?”

    陆静怡道:“不是重要,而是相当重要,欧阳兰兰能当上主持人,拥有这么好的资源,她不自己努力,怎么能做到如今的地位?女人啊,有时候做什么都很艰难!”

    罗力瞬间明白了什么,望着远去的郑凯和欧阳兰兰,这货竟然生出了同情之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