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犯罪成本
    陆静怡白了罗力一眼:“看啥呢,看到美女就迈不动步!”

    罗力笑道:“静怡姐,你吃醋啦,有你在,其她女人在我眼里根本没有吸引力!”

    “你就嘴甜,会哄人!”

    罗力笑眯眯的道:“你要不要尝尝?”

    “鬼才尝你的臭嘴!”

    罗力哈哈笑道:“静怡姐,你吃醋的样子好可爱!”

    陆静怡‘切’了一声,罗力不再逗她,他说道:“这次郑凯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总该投桃报李,静怡姐,你说我怎么还这个人情?”

    陆静怡道:“人情不用你还,他是看在我的面子才帮你,所以不用你还。”

    罗力从后面搂住陆静怡道:“你这么说,我越发的感觉到我欠你太多,你说我怎么偿还你?”

    陆静怡推开他,白了他一眼:“少肉麻,我又没让你还!”

    罗力笑眯眯的道:“小生啥都没有,只有一具臭皮囊,静怡姐,我只能肉偿了!”

    “谁稀罕你的肉!”陆静怡声音变小,脸上微红,这货手脚开始不老实起来,两人驾车来到效外的别墅,罗力说到做到,他认认真真的以身还债。

    市里在最快的时间成立了专项整治小组,配合‘罗记’的打假行动。

    专项整治小组组长由马金浮担任,副组长由几个专属部门的头头担任,因为这次行动是为了配合‘罗记’,所以由徐风楼牵头,因为‘罗记’是在企改办的扶持下发展起来的,由徐风楼牵头,其他部门都没有异议。

    其实所有的部门都明白,马金浮这是给‘罗记’吃小灶,不过所有人都说不出来什么。

    ‘罗记’帮助市里解决了丰源食品厂改制,解决了所有工人的工作、养老保险问题,这给市里减轻了巨大的压力,一个‘老罗头’养活了二百多个家庭。

    如果没有‘老罗头’这个品牌,这二百多人的生活,养老问题根本就没法解决,就算能够解决,市里也要花费一笔巨大的资金。

    正是因为‘罗记’帮助市里解决掉这个麻烦,才给市里解决了巨大的财政压力,使得新城区推进得以顺利进行,市里就算是给‘罗记’提供多大的便利都是应该的。

    省台的记者全程跟踪采访,欧阳兰兰也亲自过来参与节目的录制,罗力特意从陆静怡那里借了一台宝马载着欧阳兰兰,他那辆二手捷达实在是拿不出手,罗力想着,等着股市里的资金抽出来,他应该给公司的高管每人配一辆车了。

    打假行动第一天就在上宁端掉了一个制假窝点,这家小作坊早前就被警方踩过点,这次过来完全是为了配合现场录像,但是小作坊本身完全不知道。

    这家小作坊完全是手工制作,院子正中四口大锅熬制着各种材料,一进院子苍蝇四起,脏乱差到极点,警察控制了小作坊里面的人,记者开始录像。

    房间里面四五个妇女正手工装制着‘老罗头’品牌的油制辣椒,完全是仿冒‘老罗头’,不过仔细察看,假冒的‘老罗头’包装与正品还是有区别的,从商标印刷的精致程度能够准确的区别出来。

    工作人员立刻对这里进行了查封,欧阳兰兰现场做着解说,录像师全程跟踪录像,罗力皱着眉头看着这些假冒的‘老罗头’,他知道任重而道远,华夏最不缺乏的就是假冒产品。【…~爱奇文学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专项整治小组连继端掉了四个假冒伪劣制作窝点这才收工,这四个点都是早前侦察到的,就算是这样,想完全把假冒的老罗头打干净也是不可能的。

    省台如实的记录着丰源市政牵头的这一场打假行动,打假结束,罗力在自家的火锅店招待了全体参与行动的工作人员。

    罗力亲自给工作人员敬酒,这是必须表示的,虽然这是他们的本职工作,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这也是在帮助‘罗记’进行打假。

    罗力挨着桌敬酒,徐风楼说道:“行了,不用敬了,这是我们的工作,坐下谈谈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罗力道:“徐叔,你们有什么打算,今天全天的打假过程中你们都有看到,这种小作坊生产出来的东西,假冒是一方面,卫生等方面根本就不合格,人一但吃了,长久下去,不出问题才怪。”

    徐风楼道:“这事等回去之后,我们向马市长汇报,然后开会研究。”

    罗力道:“假冒产品之所以一直存在,而且屡禁不止,这是有原因的,徐叔,我提个建议如何?”

    徐风楼道:“你说!”

    罗力道:“假冒伪劣产品之所以长期存在,而且不能除尽,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其犯罪成本太低。

    举个例子,就以今天打掉的几个小作坊为例,他们所用的食材都是价格质量极其低廉,存在严重问题的食材,其造价只有正品的五分之一,甚至更低,而这些假冒伪劣产品流入市场后,它的售价却与正品无疑,中间的利润环节大得惊人。

    而制假造假的犯罪成本低廉,大多数的处理办法就是查封小作坊,对造假人员进行罚款和行政处罚,但是这些处罚,处罚的太轻了。

    就好比,他造假一个月能挣十万元,而各种处罚加在一起所抵消的只有五万元,那么他还剩下一半的利润,其结果就是,这些人换个地方,另雇一批人继续造假,反正让你们抓到了,罚我一半,我还剩下一半,何乐而不为!

    这就是犯罪成本太低,如果你们处罚的力度大,处罚二十万或者三十万,罚得他倾家荡产,你看看他还敢不敢造假。

    只有把犯罪成本整倍的提高,让他感觉到痛,这些人才不会造假,相反,犯罪成本低下,他们有利可图,那为什么不去造假?

    所以,徐叔,请你们考虑一下,在今后的处罚当中,是不是提高处罚额度,一定要让这些人感觉到痛,痛到不行,假冒伪劣产品才能得到根治,否则,他们永远不会颤栗。”

    徐风楼望着罗力道:“你这个建议很有针对性,我们回去后探讨一下,拿出一个具体方案。”

    罗力道:“还有,这种处罚还要针对第三方,比如造假者所用的印刷商标从哪里来?他们用的玻璃瓶是从什么渠道购得,这些第三方提供者同样要受到相应的惩处,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欧阳兰兰望着侃侃而谈的罗力道:“罗总,你的这个建议很好啊,打击造假者,惩罚力度加大,增加犯罪成本,这些可以有效的遏止违法行为,我认为可行,这次的专栏我想对你做个专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