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想干总经理
    罗力不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生意归生意,一码归一码,纳兰如烟这样睿智的女人怎么可能在这件事上让步。

    罗力笑道:“那就不必了,如果纳兰小姐真的打算在这方面让步,反到显得我小气,狭恩图报了。对了,那个女孩的男朋友来了吗?”

    纳兰如烟原本古井不波的脸上终于显出一丝怒气,她回答道:“来了,在楼上。”

    罗力道:“他怎么说?”

    纳兰如烟道:“他怎么说我不管,发生这样的事,他作为当事人竟然不出现,华龙不会留这样的员工。”

    罗力道:“很多公司不允许办公室恋情,目地就是怕发生这种恋情,因为恋人之间生变,最终演变成类似这样的结局,华龙集团呢?之前没有这样的规定吗?”

    纳兰如烟道:“华龙集团不干涉自由恋爱,这是人权,但是员工必须遵守公司的规定,发生这样的事,是华龙管理不到位!”

    罗力道:“纳兰小姐不必自责,任谁也不想自己公司的员工间发生这样的事,这给我们管理一家公司敲响了警钟,折射出很多问题!”

    纳兰如烟道:“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今天的事很可能出现意外,到时候华龙的声誉肯定要受损,我代表华龙谢谢你!”

    纳兰如烟这句话说的很真诚。

    罗力笑道:“纳兰小姐说谢就客气了,我们是合作伙伴,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我怎么会看到华龙因为这件事受到损失,我必须全力以赴,谁影响到华龙的名誉,我坚决反对。”

    这厮这话说的就有些虚伪了。

    纳兰如烟微微一笑,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笑起来的确漂亮到了极点,“罗总,你这样说话倒像个华龙人了,你现在有没有兴趣加入华龙,我这里永远给你预留一个副总的位置!”

    罗力嘿嘿笑了笑:“副总我可不想干,我想干总经理!”

    纳兰如烟道:“你想干总经理?你想坐我的位置?”

    “没错!”罗力笑了笑,他说的干可不是那个干,而那个干,这厮内心龌蹉,说话同样龌蹉,像纳兰如烟这么漂亮的女人他的确想干!

    可惜这女人给个老头子做小三,这让人无法理解。

    纳兰如烟哪里能听出这货的话外音,只能怪华夏语言太过丰富。

    罗力道:“纳兰小姐,难道你没听说过,宁做蛇头,不做龙尾嘛?虽然‘罗记’在华龙眼里只是一条小蛇,但是,它归属于我。我让它趴着,它就得趴着,它想扰风扰雨我说的算。

    如果我做龙尾,虽然名义上好听,可是我得听别人的,别人让我摆什么姿势,我就得摆什么姿势,我这个人喜欢摆弄别人,不喜欢被人摆弄,所以这个龙尾我干不了,我还是喜欢干总经理!”

    这货这话说的,怎么听,都透着一股淫荡的气息。

    纳兰如烟表情不变,这货的话简直了,开始罗力说‘想干总经理’的时候她没多想,现在才有点明白过来,这货是不是故意的?什么叫摆姿势,什么叫干总经理,这混蛋什么意思!

    纳兰如烟眸光犀利,原本因为罗力主动救人生出来的那一丝好感荡然无存。

    好在她心里素质强大到了极点,她主动望向罗力,嘴角翘起一丝弧度,美眸望着罗力:“你真想干总经理?”

    纳兰如烟眯起眼睛,只能说这个女人内心太过强悍,当初罗力被系统逼着去裸奔,在公园的长椅上被纳兰如烟看到,这女人都一副熟视无睹的模样,罗力这样的手段根本引不起她太多的情感变化。

    罗力嘿嘿笑了笑,“纳兰小姐,你说笑了,我可干不来!”这货也有怂的时候,因为陆静怡此时已经走了过来。

    陆静怡问道:“你们在聊什么?”她望向罗力,随后又望向纳兰如烟,微笑着道:“纳兰经理,我是陆静怡,幸会!”

    陆静怡对纳兰如烟早有耳闻,只不过这个女人向来低调,所以她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陆静怡打量着纳兰如烟,这个女人果然如传说中的那么漂亮。

    纳兰如烟同样也在打量着陆静怡,陆静怡自报家门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她虽然低调,但是北源省内的公子小姐们,她如数家珍,哪些人不能得罪,哪些人可以利用,她心里门儿清,这是商人与生俱来的能力。

    她微微一笑道:“原来是陆总,幸会,早就听说过陆总,只是无缘相见,真是幸会!”

    两个女人都很客气,彼此说了几句话,门口那里传来阵阵躁杂声,原来是孙勇和耿月下楼了。

    因为这次事件,纳兰如烟当众宣布开除了孙勇,孙勇刚刚升职为课长,因为这件事被炒了鱿鱼,他把一腔的怒火全部撒到了耿月身上。

    耿月还没有放弃最后一丝希望,她拉着孙勇哀求道:“孙勇,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

    她一直都在想着向孙勇证明她的清白,这女孩也是傻的可以,孙勇根本就是找借口想要甩她,她直到现在还执迷不悟,以为能够证明自己清白,孙勇就会回心转意。

    女人一但被爱情蒙蔽,完全就是一个傻子,她为对方跳楼,孙勇却连面儿都不肯露,这样的渣男还有什么值得留恋?

    孙勇甩开耿月的手道:“我不想听你解释,因为你,我工作都丢了,你解释这些还有什么用?我们之间完了。”

    耿月拉着他,哭着道:“孙勇,我没想到会牵连到你,你原谅我好不好,以后我都听你的话,我再也不了......”

    孙勇绝情的道:“没有以后了,我们分手吧,别再缠着我好嘛,我好烦啊!”

    耿月的母亲愤怒的道:“你要分手就分手,我女儿不会缠着你,可是你为什么要污蔑她的清白,她干不干净,你心里没有数吗?她为了你跳楼,别说是恋人关系,就算是普通的同事也应该过来看看,你还有点良心吗?”

    天下母亲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自己女儿为了这个男人跳楼,可是他绝情到这种程度,如果不是华龙集团的工作人员把孙勇强行带过来,他都不会来,做人做到这种程度,她怎会不愤怒。

    孙勇道:“她跳不跳关我什么事,我们已经分手了,从今以后,再不相见!”

    “你...你会遭报应的!”

    耿月的母亲气得直哆嗦,当初女儿和孙勇谈恋爱的时候她就不同意,她第一次见到这个男孩就觉得他人品不够好,现在这个混蛋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孙勇转身就走,可是刚刚走了两步,就看到一个人站到他的面前,他刚想说话,对方一巴掌就向他打了过来。

    孙勇根本躲不及,那只蒲扇大的手掌直接就打在他的脸上,把他直接打得坐在地上,他愤怒的爬起来,“你他妈敢打我?”冲向对方。

    可是还没等靠近,对方一脚真接踹在他的肚子上面,孙勇‘哎呦’一声,连滚了几个跟头才止住,他痛得连坐都坐不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