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同桌的你
    罗力刚才讲的这个笑话其实很搞笑,绝不像徐扬帆说的那么不堪,小姑这么说,他当然要配合一下,听到罗力还要讲,同学全都安静下来,罗力一直给同学们都是很神秘的感觉,很多同学都不敢同他亲近,这货在丰源高中的骚浪贱可不是吹出来,那是实打实的打出来的,‘大魔王’的外号可不是白给的。

    见同学们都望过来,罗力好整以瑕的道:“话说有一个猎人打猎,看树上有两只鸟,他举起枪打下一只,等到鸟掉下来他才发现这只鸟竟然没有毛的,他就纳闷了,怎么好好的鸟就没了毛?”

    这货顿了顿,笑眯眯的望着徐扬帆问道:“大班长,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呀?”徐扬帆一脸好奇,很奇怪罗力这个笑话,罗力又望向其他同学:“你们知道为啥不?”

    同学们纷纷猜测,可都是瞎猜,没有一个能猜对,徐扬帆道:“罗力,让你讲笑话,又不是猜谜,快讲快讲!

    罗力笑眯眯的继续讲道:“就在猎人纳闷的时候,另外一只鸟从树上飞下来,它指着猎人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你奶奶的,老子刚哄她把衣服脱光,你就把她打下来了......”

    罗力最后一段讲出来,徐扬帆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她先是楞了一下,随后满脸通红,小姑娘指着罗力道:“罗力,你个...臭流氓!”

    男孩们瞬间哈哈大笑起来,女孩子们有的满脸通红忍俊不止,有的捂着嘴偷笑,有的眼泪都笑出来了,这些学生正值青春期,班级里已经成了几对,罗力讲这样的笑话正对他们的胃口,焉有不笑之理,可这货的笑话是实在是黄了点。

    等到大家笑够了,罗力这才笑眯眯的道:“大班长,说话算话啊,大伙可都笑了,你得喝一杯!”

    徐扬帆气呼呼的道:“罗力,这个不算,你讲的什么烂笑话,罚你三杯!”

    二货兄弟凑趣道:“老大,你讲的太黄了,这不是笑话,这是耍流氓!”

    大家伙又大笑起来,气氛好到极点,罗力扇了二货兄弟一巴掌,笑骂道:“反了你了,吃里扒外的家伙!”

    “老大,你又打俺,俺是替广大女同胞说话滴!”

    罗力啐了二货兄弟一口,他自倒三杯酒道:“算了,算我错了,我再饮三杯!”这货也是海量,端起酒来,连继饮尽,面不改色。

    徐扬帆道:“罗力,罚你再讲一个笑话,不逗笑大家再罚三杯,我先声名,不准讲流氓笑话,你要是讲流氓笑话,罚你六杯!”

    罗力道:“大班长,你这是欺负人!”

    “就欺负你,谁让你讲不正经的笑话!”小姑娘一扬脖,满脸的傲娇,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罗力笑眯眯的看着鲜嫩的小葡萄,心里痒痒的!

    罗力道:“好好好,怕了你了,那我就再讲一个。”

    这货笑眯眯的讲道:“话说有一个人喜欢养鸟,他买了一只鹦鹉回家,过了几天,他又买了一只鸽子回来,这哥们把鸽子同鹦鹉放到一起,第二天早上起来,这哥们去喂鸟,走到笼了旁边一看,他傻眼了,只见鸽子一根羽毛都不剩的躺在那里,那只鹦鹉手掐着腰道:你奶奶的,跟我争宠,老娘拔光你的毛!”

    徐扬帆道:“不好笑,不好笑,什么破笑话!”

    罗力道:“我还没讲完呢,你怎么就知道不好笑了!”

    徐扬帆诧异的道:“还没讲完?”

    罗力笑眯眯的道:“当然没讲完,第二天,那哥们又买了一只鸡放进到笼子里面,他心想,鸽子长的小,干不过鹦鹉,买只鸡总行了吧!可是第二天早上,这哥们去笼子边一看,我x,那只鸡浑身上下一根毛都没有了,躺在那里只有进气没有出气!

    鹦鹉看到主人来了,它没好气的道:下次能不能买只公鸡,你瞧不起老娘是不是?”

    学生们哈哈大笑起来,罗力继续讲道:“主人很郁闷,他一狠心买了一只老鹰放到笼子里,他想,这次应该制服这只鹦鹉了吧,他第二天早上他早早就起床了,来到笼子那里,吓了一大跳。

    只见老鹰一根毛都没掉,可是躺在那里只有进气没有回气,而鹦鹉浑身上下一根毛都没剩下,就见鹦鹉用手掐着腰,指着老鹰骂道:让你欺负我,老娘脱光了跟你干!”

    “哈哈哈......”学们们捂着肚子都要笑抽了,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被罗力的笑话逗的不行,就算是徐扬帆也忍俊不止,不得不佩服罗力满肚子的歪才!

    罗力笑眯眯的望着徐扬帆:“大班长,我是不是过关了?”

    徐扬帆白了罗力一眼:“算你过关!”

    罗力笑眯眯的道:“只要你不欺负我就好!”这货一语双关,徐扬帆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可随后,她俏脸瞬间红润起来,罗力刚才讲的那个笑话,鹦鹉最后说的一句话就是:让你欺负我,老娘脱光了跟你干!

    这货也说了这么一句‘欺负我’,他他他,这个混蛋,谁脱光了跟你干,这个臭流氓,小姑娘满脸通红,恨得牙根痒痒,这个坏蛋,要死了不成?

    随着节目继续进行,现场气氛越来越热烈,学生们相互敬酒,过去有摩擦的,相互道歉,感情深厚的,泪眼婆娑,那些早就生出情愫的更是借着酒劲勇敢表白。

    罗力是来者不拒,谁来找他喝酒,他都是杯杯见底,有撑不住酒力的,罗力安排店长宋丽把他们安全的送回家,毕竟是在他这里聚会,罗力可不想出什么问题,这厮粗中有细。

    很多同学都喝得哭了起来,同学情,同学谊,这种深情绝不是几句话,几杯酒就能表达的。

    同窗三年,离别在既,徒留感伤,再见已不知是何夕,那时我们已经长大,那时我们不再是匆匆少年,再见,我们各奔东西,再见,我们咫尺天涯。

    罗力取过来一个吉它,吉它是他早就准备好的,他轻轻的弹奏起来: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

    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

    才想起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看了你的日记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你从前总是很小心

    问我借半块橡皮

    你也曾无意中说起

    喜欢和我在一起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

    日子总过得太慢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

    转眼就各奔东西

    谁遇到多愁善感的你

    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

    谁把它丢在风里

    ......

    罗力带着磁性的声音,把老狼的这首《同桌的你》唱了出来,一首歌出,哭声响成一片,徐扬帆望着坐在那里弹着吉它的罗力,一时之间,小姑娘竟然恍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