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 岳父大人
    罗力跟在徐扬帆身后,这货故意落后一步,他跟在小姑娘身后看她窈窕的身姿,不得不承认,美女班长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腿长腰细,虽然现在看起来还略显生涩,可是加以时日,等到这姑娘二十多岁的时候,那绝对能发育成一个祸国殃民的小妖精。

    这厮一肚子的男盗女娼,看人家小姑娘品头论足,简直就是一个人渣,幸亏徐扬帆听不到这货内心独白,否则绝不让他跟在身后,这厮狼子野心。

    看到罗力一直跟在她身后,小姑娘停下脚步道:“罗力,你干嘛一直跟在我身后,你到前面来。”

    这货很想猥琐的说一句,他一直喜欢后面,可是人家是小姑娘,他要是这么说出来,那真就是个禽兽不如的家伙了。

    罗力笑眯眯的道:“我今晚做护花使者,当然要跟在你后面,哪有保镖跑到主子前面的。”

    徐扬帆轻声笑出来,露出可爱妩媚的神情,罗力吞咽了一口口水,奶奶的,这小姑娘幸亏还没具备成熟女人的那种风情,单单这么一笑,露出来的这份神情就让人受不了,加以时日,这小妖精还得了。

    徐扬帆哪知道她这么一笑,罗力就能生出这么猥琐的思想,她笑意盈盈的说道:“我可雇佣不起你这个大老板给我当保镖。”

    “不用雇,不用雇,能为美女班长服务是我的荣幸,你要是愿意,我天天送你都行!”这厮口花花起的挡都挡不住,勾搭人家小姑娘不遗余力。

    徐扬帆脸上一红,知道罗力喜欢胡说八道,可是心里还是甜蜜蜜,她低着头道:“罗力,我们已经毕业了,你报告的是财经大学,我报考了北大,咱们以后见面的机会是不是就少了。”

    罗力笑眯眯的道:“我可以经常去看你啊!”

    “真的吗?”徐扬帆扬起美目,小姑娘信了罗力的话,罗力笑道:“那有什么的,京城又不远,去看你有什么难的,就怕到时候我去看你,你不爱见我,闲我长得丑,给你丢人。”

    “咯咯咯,你就会瞎说八道,你长得丑给我丢什么人?”

    罗力笑眯眯的道:“到时候你同学会说:“你们看,徐大美女的男朋友来看她来了,长得跟猴子似的,太丑了!”

    “就会瞎说,猴子哪有你长得丑!”小姑娘捂着嘴忍俊不止。

    “这么说,你承认我是你男朋友了?”罗力笑眯眯的问道,这厮说话故意下套,等着小姑娘往里跳。

    徐扬帆‘呸’了罗力一句:“臭美,哪个是你女朋友?”说完,她一路蹦跳的跑开了。

    罗力跟在徐扬帆的身后,这厮吞咽着口水,看着前面的小绵养羊,这货恨不得把小美女连骨头带着肉一起给吞了。

    前面就是徐扬帆的家了,小姑娘停下脚步,她转过身望向罗力,眼神当中有种恋恋不舍的温柔,她望着罗力道:“我到家了,罗力,谢谢你能送我!”

    罗力笑眯眯的道:“要不要拥抱一下表达一下感谢!”

    “一边去!”小姑娘脸上一红,瞪了罗力一眼,“你好不要脸,你又不是我男朋友!”

    “咱们可以慢慢培养,现在不是,以后可能是。”这货不要脸到了极点,挑逗人家小姑娘,简直是无耻!

    “我妈让我离你远点,她说我太单纯,容易被坏人骗,她还说你不是个好人!”小姑娘捂着嘴偷笑。

    罗力苦着脸道:“你们家就没有一个人对我有好印象嘛,我就那么不遭人待见?”

    徐扬帆咯咯笑道:“没有啊,你有优点,我爸经常夸你!”

    “这么说,我岳父喜欢我啦!”

    “呸,不许瞎说,你能不能要点脸,想做我男朋友,你还得等!”

    罗力笑眯眯的道:“我可以等的。”

    徐扬帆红着脸道:“不和你瞎说了,你这人满嘴瞎说,尽会哄女孩子,我妈说了,越是嘴甜的男人,越是会哄女孩子的男人越要对他小心,这样的男人最会骗人,我才不会被你骗。”

    罗力拍了拍额头道:“我服了你们家的人,这是防火防盗防我呐,这么防,会把人吓跑的。”

    徐扬帆笑望着罗力道:“要是这么样就吓跑了,那也没什么可惜的,罗力,晚安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罗力笑了:“说了,不用谢的!”

    “那不行,该说的谢,还是要说的,还有啊,你可答应我,要来北大看我的,不许食言啊!”

    罗力笑道:“我一定会去看你!”

    徐扬帆脸上布满红晕:“那我记住你的话了!”说完,她转身跑开了,走到家门口时,她转过身来冲罗力摆了摆手:“不许食言!”

    罗力心中涌起阵阵暖流,这货好不容易思想健康了一次:“你放心,我不会食言。”

    站在窗户那里望着楼下的女儿和罗力,徐风楼脸上不好看,他把手里的书重重的摔在窗台上,妻子江月娥道:“你看你,说是不接小帆,让她自己回来,想看看谁会送她回来,现在看到了,你生什么气?”

    徐风楼道:“我能不生气嘛,养女儿就像养花,从她生下来就细心的呵护,生怕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现在花就快开了,可是采花的人来了,最可恨的是,采花的人将来会把花盆都端走,你说你生不生气?”

    “老徐,你这什么比喻,女儿怎样都是我们的女儿,你还不许她长大嫁人?”

    徐风楼叹了口气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感觉心里不舒服,想到女儿大了,早晚有一天嫁人,给人生子,我心里就不舒服。”

    江月娥白了丈夫一眼道:“你当年也不是把我连盆带花给端走了,你是这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徐风楼道:“那不一样,我怎么以你的,我是怕女儿将来的那一半对她不好,误嫁了人家。俗话说的好: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女人嫁错了人,那就误了一生,选对一个人幸福一生,嫁错了人,就毁了一生。

    虽然说生男生女都是一个样,可是真的比较起来,那怎么可能是一样的,人家儿子是往家里娶人,咱们是往出嫁人,心情不一样!”

    “老徐,你什么意思,你是怪我没给你生儿子?”江月娥杏目圆瞪。

    “媳妇,我可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打个比方,我得谢谢你给我生了这么漂亮的女儿,我怎么会怪你,我谢你还来不及!”

    徐风楼连忙上前,从后面搂住妻子。

    江月娥打掉他的手,白了他一眼道:“老不正经,小帆就要上来了,你腻歪什么?那个罗力怎么样,我看,小帆好像对他不一般!”

    徐风楼道:“我就是担心这个,那小子远超常人,绝不是个省油的灯,我找女婿绝不找这样的,我只想女儿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快乐就好!”

    江月娥道:“我看那小伙子不错啊,这么大的年纪就有这样的成就,将来无可限量。”

    徐风楼道:“如果对比,同龄人中没有比罗力更优秀的,也正是这样,我才担心,你认为,我们女儿能够驾驭了这样的男孩子?所以我宁愿她找一个平庸的人,也不愿意她找罗力这样的人,你们女人啊,不懂这个!”

    江月娥不服气的道:“你对自己的女儿就那么没信心?”

    徐风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妻子,他们夫妻在楼上看到了女儿和罗力在楼下,以他对女儿的了解,如果女儿不是对那个男孩子有好感,是不可能让他送的。

    可是罗力是什么人?别说是他女儿,就算是他都觉得这小子是个妖孽,岂是什么人都能驾驭了的。

    这样的男人,等到他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他的身边会有多少诱惑,谁人会晓得,男人最懂男人,徐风楼是不是想信一个男人能够禁得住外界的诱惑,尤其是罗力这样的男人,哪怕就算现在,他都听说,这小子和许盈之间有绯闻,无论真假,这样的男孩子真的不是良配,也只有身为男人,身为一个父亲,才会理解,徐风楼不想女儿找太优秀的男人,这是一个父亲的期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