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殃及池鱼(第一更)
    罗老大看到罗老二、罗老三全家都在这里,他直接楞住了,说道:“老二、老三,不是让你们在门口等我,你们怎么......”

    他话没说完就反应过来,老二、老三两家到这里应该也是吃饭的,老二家的罗力今年高考,应该是孩子考上了大学在这里宴请,可这是什么地方?别说老二、老三家在农村,就算是他们家在这里宴请也要斟酌,老二还是那么不着调。

    不等罗老大出言教训,罗力大伯母先开口了:“这不是老二、老三吗?”她看到了罗力二姨,虽然都是亲戚,但是大伯母直接选择忽视,这样的穷亲戚没有也罢。

    “你们家罗力这是考上大学了?在这里宴请?吃个饭罢了,有必要在这里吗?老二,你怎么还是这么不着调,又不是什么好大学,犯得上在这里宴请?这一顿饭你媳妇得种多少地才能赚回来!”

    大伯母趾高气昂,语气里带着不屑,眼神轻蔑,根本没瞧得起罗力能考上什么好大学,她家大闺女,儿子考得都是一本,她自然有傲气的资本。

    赵梅气得楞是没说出话来,这叫什么话,这也太瞧不起人了,罗建民阴沉着脸道:“俺们吃得起,这就用不着你跟着操心,又没吃你的!”

    人都是有脾气的,罗建民虽然不着调,但是在家里事上,他必须选择和自家婆娘一条心,一致对外,他是好脸的人。

    这时候大伯家的老三罗宁娜走上前来:“二叔,二婶,三叔,三叔,二姨,你们都在这里啊,罗力,你今年高考吧,姐都差点给忘了,考上什么大学了,都到丰源了,怎么不来家里坐坐,二叔三叔,下午别走了,咱们家里人聚聚,给罗力庆祝一下!”

    罗宁娜是罗老大家里性格最好的孩子,罗老二、罗老三对老大家里人不认同,但是对这个侄女却是真心喜欢,这丫头从小到大就认亲,什么时候见面都二叔二婶,三叔三婶的叫着,从来是笑脸迎人。

    虽然对大嫂不满,但是赵梅对这孩子挑不出什么毛病,赵梅说道:“小娜,我们不了,都挺忙的,不耽误你们时间,有时间到二婶家里坐客。”

    罗宁娜拉着赵梅的手道:“二婶,你们都来了,哪有来了就走的道理,爸妈,有日子没见二叔三叔他们两家人了,晚上咱们家招待怎样?”

    罗老大今天请人在这里吃饭就是为了给罗宁娜安排工作,家里的三个孩子,老大是闺女,考到魔都,大学毕业留在魔都工作,二儿子考到了京城,留在首都工作,老三考了一所普通专科,今年大学毕业,留在大城市压力太大,三个孩子怎么都要有一个留在身边才好。

    老三罗宁娜又乖巧,所以打算让她回丰源,找找人,把她安排到公家单位,一个女孩子,这样的安排正合适,再找一个好人家,也算是完成了一桩心思。

    罗宁娜这么说,罗建忠自然没有别的说法,他看了一眼妻子,然后说道:“老二,老三,晚上留下,咱们也好久没聚了!”

    他话刚说完,就看到那边老二家的罗量和罗芸两人在大厅里追逐嬉闹,罗量一头撞在一个人身上,把那人撞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罗力抬头一看,不由的乐了,被撞的人却是园区办公室主任沙成杰,罗力还没等说话,跟在沙成杰身边的男子一把拉住罗量,声色俱厉的道:“哪里来的野孩子!”

    罗量也是个淘气包子,对方拉住他,小家伙一点没害怕,大声叫道:“你放开我!”一低头,冲着对方的手上就咬了下去。

    “啊!”拉住罗量那人一声惨叫,破口大骂:“小兔仔,你他妈咬我!”他抬起手来就要打罗量,他手刚扬起来,罗力瞬间就冲了过去,一拳打在对方的脸上,把那人直接就给放倒在地。

    与此同时,罗老大也喊了出来:“别动手,都是自家人!”

    “舅舅!”罗宁娜慌忙跑过去扶起被罗力打倒的男子,一脸关切,大伯母吓得跑过去扶起弟弟,怒视罗力:“谁让你动手打人的?这么没家教!”

    赵梅早过去把罗量拉到怀里,她怒道:“我们没家教,你们有家教,只不过是一个孩子,他对孩子动手,难道就有家教!”

    大伯母的弟弟这时候也回过神来,他愤怒的道:“你敢打我,妈的,你敢打我!”

    罗老大慌忙跑上前来扶起妻弟:“春雷,别生气,别生气,都是误会,那是我二弟家的孩子!”

    “谁家的也不能乱打人,我的脸,姐夫,这事你甭管,我非把他送进去不可,沙主任,你没事吧,我报警把这混蛋抓起来!”

    沙成杰哪里会想到在这里碰到罗力,他是受邀之人,被罗力打的吴春雷和他关系不错,认识好多年了,在一起办过几次事,吴春雷托他给外甥女罗宁娜安排工作,想把她安排到工业园区,没想到出来的时候被罗量撞倒在地。

    如果是别人,他也不会是好脾气,可这位是谁啊,那可是罗力,而且罗力竟然直接把吴春雷给打了,他可不敢乱说话。

    这段时间罗力扬言要搞张远桥爷俩,整个丰源官面上谁人不知,张远桥请道士回家做法被罗力给举报,张远桥因这事被约谈,据说他儿子张元在家里都不敢出来,就是因为不敢惹罗力,躲这位瘟神,早前他因为罗力建厂的事没出力,在园区里被罗力指着鼻子骂,这货是什么人他比谁都清楚。

    就连张远桥都不敢招惹罗力,他算老几,现在罗力去园区,沙成杰都躲着走,这小子**的记仇,就从来没给过他面子,他是真惹不起罗力,人家的‘老罗头’明年的税收很可能过千万,就算是市里都得供着他,敢惹罗力,那真是老寿星上吊!

    现在吴春雷不知死活,还要报警抓人,沙成杰眼力还是有的,他连看带听已经知道了,罗建忠应该是罗力的大伯,他们是亲戚,可是吴春雷怎么就不依不绕,很明显,他根本就没瞧得起罗家人。

    看明白这点沙成杰又岂会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连忙说道:“吴老弟,都是自家人,我没事我没事,算了算了!”

    可是吴春雷怎肯饶过,当初他姐姐没少在他面前抱怨罗家另外两个兄弟联合起来欺负她,今天罗老二的儿子又打了他,几个土鳖,敢打他,正好教训教训他们,顺便给姐姐也出出气。

    吴春雷大叫道:“那怎么行,一码归一码!必须抓起来。

    沙成杰脸差点没绿了,心里道:“你**脑袋进水了,你自己想死,别**连累我!”

    他直接翻脸:“吴春雷,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你们家的事我不管了!”说完沙成杰转身就走,他是做给罗力看,这时候不做好姿态,他怕殃及池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