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三章 虚伪(第二更)
    第四百五十三章虚伪第二更

    冯玉海没有想到罗力交代给安然的单子竟然是两套楼,他看着安然做好的单子,有种想把它撕碎的冲动,这个小王八蛋,他是算计好的吗?

    两套楼啊,一套顶层的楼中楼,一套花园房,这**的就接近三十万了,你当钱是大风刮来的,三十万啊,什么概念?老子一年才挣多少?

    冯玉海脸色铁青,他走到没人的地方给张远桥打去电话,把事情跟张远桥说了一下,张远桥在电话里面沉声说道:“玉海,这些年你在我手里挣的钱是这些钱的几十倍不止吧!”

    冯玉海委屈的道:“可是姐夫,这也太多了,这混蛋狮子大开口啊!”

    “钱重要还是小元重要,把事情办好了,我找机会帮你把损失找回来!”

    放下电话,冯玉海心里有了底气,羊毛出在羊身上,只要他姐夫有话,那不一切都好办,他跟着安然,把手继办好。

    王婷一直全程跟着,这单生意本就是她的,可是因为她识人不明,把这单生意拱手相让给了安然,虽然安然告诉她,这笔生意的提成全给她,可是业绩仍然是安然的啊,在销售业绩上,安然远远的把她甩开了,这才是让王婷嫉妒的地方。

    她人比安然漂亮,又比安然会来事,凭什么安然的业绩要高过自己,王婷虽然和安然是好朋友,可是她一直都把安然当做竟争对手,没想到一时失策让安然爬到了自己头上,王婷无论怎么都没法平衡。

    安然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她却把安然当成了竟争对手。

    冯玉海把相关手继办好,这才离开玫瑰园,他来到张远桥家中,把罗力的条件告诉给张远桥,张远桥道:“你干的很好,明天你带小元去‘罗记’给罗力当面道歉!”

    冯玉海道:“姐夫,这小王八蛋太可恨了,要不要我找人”

    张远桥眼神犀利的望向冯玉海:“干什么事都要有个尺度,有些东西碰了,再想回头就不可能了!”

    “我明白了,姐夫!”冯玉海低着头,没敢再说其它。

    安然第二天就把办好的手继送到了‘罗记’,洪宝把安然带到罗力的办公室,安然有些拘谨,把办好的过户手继放到罗力的办公桌上。

    “罗总,相关手继已经办好,房照七个工作日就会下来,按照您的要求,两栋楼都写许小姐的名字。”

    罗力笑了笑:“你办事我放心,我和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安然一脸的难为情,她还没有考虑好是否跳槽,罗力给出的待遇的确让她心动,可是现在她的销售业绩也非常好,几个售楼小姐当中,就数她的业绩最好,经理已经暗示,只要她再接再厉,一定升她的职位,好不容易混到这个地步,让她现在放弃从头开始,她的确有些不舍。

    不过王婷从昨天开始就对她阴阳怪气的说话让她很不舒服,原本她已经和王婷说明白了,这次的提成全部给她,可是王婷还是阴阳怪气,这让她很不舒服,她把王婷当成了朋友,可是王婷分明是把她当成了竞争对手。

    王婷甚至把这次的事误会成她背后做手脚,安然何其冤枉,她为了这事还和罗力据理力争过,她为王婷付出这么多,可是王婷却这样怀疑她,原本两个不错的好朋友因此产生隔阂,这让安然很伤心。

    现在罗力当面问她,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跳槽到罗力的公司,她之间的努力都白白浪费了,如果不跳槽,王婷又对她误会深深,到底跳还是不跳,她真的犹豫不决。

    洪宝这时候敲门进来,冯玉海带着张元来见罗力,洪宝把人带了过来。

    罗力说道:“让他们进来,你带安小姐到会客厅等一会!”

    冯玉海带着张元一起进来,张元怯懦的站在冯玉海身边,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畏畏缩缩,哪还有当初那个跋扈的公子哥形象。

    这段时间张元身心俱疲,整个人都神经质了,昨天张远桥夫妻还有冯玉海婆口婆心的劝解他才敢走出房间,从罗力答应原谅他开始,张元就停止了倒霉。

    昨天试了几次,没在发生那些让人无法理解的倒霉事后,张元终于好好的睡了一觉,他这段时间睡觉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生怕头上掉在东西砸死他,那种日子他是过够了,每天神经兮兮的,什么人都受不了。

    当初罗力对他宣称,他要倒大霉了,张元还不相信,现在他是深信不疑,从心里面对罗力产生了一种敬畏感。

    冯玉海带着张元进来,他陪着笑脸说道:“罗总,我把张元带来了,让他给您道歉!”冯玉海捅了捅张元,让他开口说话。

    张元连看都没敢看罗力,他小声说道:“罗总,对不起!”

    罗力‘啪’的一拍桌子,厉声吼道:“跪下!”这货嗓门就是大,这一声怒吼,仿佛一个炸雷一样响在张元耳边,他吓了一跳,噗通一下,直接就跪了下去。

    不仅是他,冯玉海也吓了一跳,膝盖一软,他也跟着跪了下去,张元原本脸上涨得通红,可是看到舅舅也陪他跪了下去,他瞬间的就感觉到好像没有那么难为情了。

    人就是这样,没有对比就没有动力,看到自己的亲舅舅都给罗力跪了下来,他下跪就没那么大的耻辱感了,冯玉海的下跪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张元的耻辱感。

    冯玉海是最窝囊的,罗力是让张元下跪,又不是让他跪,他怎么也跟着跪下了,想要起来,可是又怕罗务翻脸,他楞是没敢动,陪着张元一动不动的在那跪着。

    刚刚走到外的洪宝和安然诧异的看着门口那里直溜溜的跪着的两个人,两个女孩都看傻了,就算是对罗力秉性有所了解的洪宝也都诧异万分,不会吧,这就跪下了!

    罗力差点没笑出来,这俩孙子还真跪啊,麻痹的,真是听话,不过这货还是很懂得适可而止的,人家已经交付了精神损失费,就没有必要再侮辱人家的精神了。

    他连忙笑意盈盈的上前扶起张元和冯玉海。

    “哎呀,何必呢,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张元啊,咱们又后还是好兄弟,你这样我都不好产意思了!”

    冯玉海心道:“你麻痹的,你就虚伪吧!老子长这么大就没见过比你再虚伪的人!”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