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任务完成(第二更)
    “恭喜主人完成一年内累积资产五千万元任务;任务奖励:节操值100万点......”

    罗力在睡梦里听到系统的声音,他扑棱一下坐了起来,听到脑海里面不停传来的声音,“奖励主人变身卡片5张,倒霉卡10张,幸运卡15张,强化卡6张,修改卡8张......”

    这个美妙的声音罗力已经等了很久,现在系统提示他完成一年累积资产五千万元的任务,终于不用担心自己的小丁丁缩小二分之一了,罗力长舒了一口气,妈的,终于放心了。

    他这段时间拼死拼活的努力赚钱就是为了完成任务避免系统惩罚,现在终于放心了。看到系统里面奖励的那些卡片,还有节操值,罗力脸上笑得跟喇叭花似的。

    还没等他详细的查看这些卡片的功能,系统再次发布任务:“请主人在一年内成为北源首富,任务失败,小丁丁缩小三分之二!”

    “噗!尼玛币啊。”

    罗力的脸都黑了,“系统,你**能不能让我缓几天,这个任务刚完成你就叫老子来下一个,还有没有点人性,就算是黄世仁也得让杨白劳过个年吧,你**连口气都不让我喘!”

    “请主人尽快布局完成系统规定任务,倒记时开始!”系统根本就没有理会罗力的愤怒,直接开始倒计时。

    罗力欲哭无泪,刚刚因为完成任务而得来的快乐转眼烟消云散,缩小三分之一,要是失败了就剩这么点,罗力用手指量了量,还没有大拇指长,罗力差点一口老血没喷出来,只剩这么大一点还怎么用,挠痒痒用吗?

    那可是一年之内成为北源首富啊,**的,那得多大的力度,他得怎么挣钱才能达到这种程度,现在的北源首富是华龙集团老总赵哲肖,赵哲肖号称北源首富,据说资产在三十亿以上,三十个亿了,不是三十万,**的让他一年内超越赵哲肖,这不是玩他吗?打死他也达不到这个高度了。

    罗力算了一下,现在是八月份,距离十月份股市爆发达到最高点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到时候他买入的那些股票能够翻到八翻,他投到股市上的两千万套现之后能够达到一亿六千万。

    但是实际上,他是得不到这么多钱的,那么大的资金量,他必须提前开始出局,这样算来,他实际出局的时候股票还没达到最高点,两千万出局的时候能够套现1.2个亿就已经很不错了,去除应缴纳的税还有一些手继费,真正能到手的也只有一个亿。

    一个亿的数目在普通人看那已经是天文数字了,可是在罗力这里却是杯水车薪,北源首富赵哲肖那可是号称资产三十亿啊,麻痹的,怎么超过他。

    罗力睡不着了,才四点钟啊,他坐起来,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无论怎样,他都得负重前行,车到山前必有路,奶奶个熊的,老子拼了!

    八月二十号,北源省财经大学正式开学,赵梅早早的就起床做好了早餐,她今天要送罗力去上大学,所以不准备出摊了。

    为了送罗力上学,她带着罗建民特意去商场买了一套新衣服,她怕自己买不好,叫上了许盈陪她一起去。

    许盈的眼光很好,她给赵梅选的衣服得体,不张扬,又不落伍,很是得体。

    罗力本来不想母亲送,他这么大的人了,省城去过无数次,但是母亲要送,罗力没有说什么,无论多大的人在母亲面前永远都是小孩子,母亲要送他上学,那就让她送。

    吃过早饭,孙东开着公司的商务车早早就来接罗力,赵梅把她给儿子准备的行李大包小包的放到车上,生怕准备的少,委屈了罗力。

    一家三口上了车,弟弟妹妹交给许母帮忙照看,玫瑰园的新楼还没有装休好,还没有搬过去。

    罗力不想太过高调,这次开学前,他就把公司的相关工作都安排妥当,大学开学,开学的前一段时间他肯定要捋顺一下才能顾及公司的事,所以他好好的交代了一番,这才放心去上大学。

    罗建民喜滋滋的上了车,儿子上大学,他腰板挺得直,这阵子赵梅给他买了bp机,他心情也好,连带着干活都有力气,这段时间表现良好,所以赵梅也没给他脸色,罗建民这小日子过得就是滋润。

    孙东开的这辆商务别克是公司新买的,可不同于罗力那辆二手捷达,罗建民还是第一次坐这车,看哪里都好,坐在里面爱不释手,这摸摸,那摸摸,他对孙东说道:“东子,这车得多钱啊!”

    孙东时常来罗力家里,所以罗建民自然认得他,知道他是罗力手下的马仔。

    孙东笑道:“叔,这车三十多万呢!”

    罗建民听得直咂舌,他结巴的问道:“这车是......”

    孙东道:“是公司的,叔,你要是有事就叫我,想去哪,我拉您去!”

    罗力在后面轻声‘哼’了一声,他怪孙东多嘴,他老子是什么人他心里清楚,要是让他惦记上了,准得出点幺蛾子,所以公司的事罗力根本不让他知道,所以罗建民根本不知道自己儿子的公司究竟有多大,当老子的当到这种地步,当得实在是没有地位,这不能怪罗力,只能怪他自己不争气,没有做爹的样。

    孙东嘿嘿了两声,就不再说话,他明白罗力的意思,怪他多嘴。

    罗建民却不管不顾的问道:“那这车就是‘罗记’的呗,儿子,这车是你买的?”

    罗力不耐烦的道:“是公司的!”

    罗建民就开始扒拉着手指算起来,公司的是什么意思?那这车是不是儿子的,虽然儿子的火锅店很挣钱,但是一年能挣多少钱,罗建民算了半天也没算明白,到底这车是属于罗力,还是属于公司的,属于公司是不是就是儿子的,罗建民搞不明白了!

    车子上午10点就到了省城,罗力并没有惊动省城的分公司,他不想因为自己上个大学惊动太多人,但是就算如此,他今天报道的事还是让田雅婷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