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恼羞成怒(第二更)
    电话震动起来,罗力看了一眼,是陆静怡打过来的,他把电话接通,陆静怡慵懒的声音传递过来:“在干嘛呢?”

    “在想你!”这货信手拈来,根本不用思考。

    “就你嘴甜!”

    陆静怡说道,虽然知道罗力是在哄她,但是心里面还是很受用。

    “说的实话,为什么你不信?”

    “对于我这个年纪的女人来说,甜言蜜语没有用,你这招哄骗小姑娘还是很管用的,没去军训吗?这个时间你应该在军训才对。”

    “我哪有那个心情,开了病历,今天准备送上去,哪里有时间军训!”罗力笑眯眯的回答,“静怡姐,听你声音还没起床!”

    “这你都知道,我还真没起来,昨晚陪乔乔喝多了,现在还没起,一会准备去证卷所,现在深市股市全面飘红,你买的深发,深科已经涨了近五倍了,罗力,现在深市股市都已经快疯掉了!”

    这种情况早在罗力预料之中,这与历史的发展别无二致,从年初开始股市就开展欣欣向荣,一直到九月份达到历史新高,华夏的股票市场达到历史上从没出现过的情况,进入全民炒股阶段,这股浪潮不可避免。

    罗力说道:“静怡姐,稳住,我预计,进入十月份后,股票市场才会达到最高峰,十一过后,我们开始稳步出手,现在要做的,就是稳坐钓鱼台!”

    陆静怡慵懒的说道:“乔乔都要崇拜死你了,她跟你买进了30万的深科,现在滚到150万,一周前她又拆借了50万入市,疯了,都疯了!”

    罗力笑道:“又不是我一个人疯,不过别怕,众人皆醉我独醒,他们疯了,我还醒着!”

    “呵呵,你疯起来才可怕!”陆静怡咬着嘴唇说道。

    罗力被也一句话挑逗的瞬间翘起了尾巴,他色眯眯的说道:“静怡姐,我只想和你一起疯!”

    “讨厌,人家现在正想你,你钩引我!”

    “谁钩引谁来着,我都起火了,火上梁了!”

    “活该,谁让你瞎想,自已想办法!”陆静怡的声音很低,可是魅惑的感觉更浓了,罗力哪禁得住这个,他咬着牙道:“静怡姐,你越来越有魅力了!”

    “有嘛?我这么老的女人哪来的魅力?”

    “静怡姐,你哪里老了,你比十八岁的小姑娘还要美丽,你浑身上下都是魅力,尤其是你叫的时候!”罗力坏坏的说道。

    “坏蛋,你要死了,大早上的,我都...我都...”

    “...你都s了对不对?”

    “滚蛋,小屁孩,不和你说了,越说不正经!”陆静怡在电话那边脸色绯红。

    罗力被撩bo的不行:“静怡姐,我不行了,起火了,你来帮我灭火!”

    陆静怡咯咯笑道:“我在深市,想帮你灭也不行啊,要不...你来我这!”她捂着嘴咯咯笑着,女人一但放飞自已那就是妖精。

    罗力涨得不行了,他咬牙切齿的道:“你等着,明天我就飞过去,我要惩罚你,狠狠的惩罚你!”

    “你来呀,我还怕你不成,有能耐你现在就来!”陆静怡咯咯笑道,在电话里面和罗力打情骂笑。

    “我不行了!”罗力嘶吼着。

    “你自已解决吧,我可不管你!”

    “静怡姐,你那么残忍,你帮帮我!”

    “那么远,我怎么帮你,你个坏蛋!”

    “你叫给我听,我自己来!”

    “我才不叫!”

    “静怡姐,求你了,我不行了!”

    “你个坏蛋,那你听着......”陆静怡在电话那边......

    罗力闭着眼睛想象着陆静怡在身边的画面,早就褪掉最后一件打底ku,房门这个时候被敲响,这货早就箭在弦上,哪里会想到这时候有人敲门,这货内心强大到了极点,不理不采,继续着他的动作......一阵酥麻的感觉传递过来,这货如大江决堤!

    他闭上眼睛,关掉电话,身体懒得一动不想动了,管他外面是谁,管老子何事!

    顾萱敲了几声门,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一推门,房门直接被她推开,本来半靠在枕头上的罗力瞬间瞪大眼睛,他没想到外面的人敲了两下门,他没吭声,对方竟然直接进来了,他刚才忘记把门反锁。

    而进来的人竟然是顾萱,还有纪嫣然,这货赤果上身,一条薄毛毯覆盖在他的腰部以下,顾萱和纪嫣然一眼就看到了罗力的打扮。

    这货虽然长得没有那么英俊,但是这货健硕的上半身充满了流线般的美感,弥补了样貌上的缺陷,完全是型男的标准。

    顾萱还好,她毕竟是导师,微蹙着眉头道:“为什么在屋里面不说话,难道没听到我敲门!”

    纪嫣然就显得有些不自在了,好在她身在学生会,又是学生会副主席,见识多广,就算面对赤果着上身的罗力也能h得住!

    罗力没想到进来的是这两人,顾萱明显语气不善,这货很是无语,麻痹的,什么时候进来不好,偏偏这时候进来,这t妈的,他还没处理犯罪现场呢!

    顾萱鼻子很灵,感觉到空气当中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罗力回答道:“顾老师,虽然我没有说话,但是你就这么闯进来也是不好的吧,我不说话,是因为我不方便,可是你闯进来就是你的不对了,毕竟这是男生宿舍,咱们男女有别!”

    这货侃侃而谈,内心之强大,脸皮之厚重,那是亘古未有!

    顾萱没想到这货竟然如此惫懒,竟然指责起她来,她怒道:“我敲门你不开,竟然指责我?你擅自离队,不参加军训,谁给你的假?”

    罗力不晓得这女人发什么疯,难道是胸大无脑不成?

    他笑眯眯的道:“顾老师,我早上可是要霍海峰给你送请假条了,你忘了?”

    顾萱道:“你送请假条,我批了吗?在我没有批之前,你就是擅自离队,军训期间的表现是要记入学分的,你这样的表现,我会如实给你打分!”这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哎呀我x,罗力一阵郁闷,这娘们是不是抽疯了。

    “顾老师,我请假条上可是写的中暑,我这身体状况可参加不了军训,您这是要逼良为娼吗?”

    这货用词明显不当,顾萱差点没把鼻子气歪,神**的逼良为娼。

    “罗力,校医那边已经给我开具证明,你身体状况完全能胜任这种程度的军训,你现在就给我下床参加军训。”

    罗力道:“对不起,顾老师,我的身体什么情况我自己了解,校医懂什么?我现在的状况很不好,我头晕,我迷糊,训不了!”

    这货根本就没搭理顾萱,娘稀匹的,这小娘们怎么专门针对他,是不是吃错药了!

    顾萱怒道:“让你下来就下来,头晕?我看看你怎么头晕的,下来走两步!”

    罗力可不是吓大的,他耸耸肩:“顾老师,我腿软,下不了地!”这货说的是实话,刚刚那啥,不软才怪!

    “你下不下来?”顾萱也恼了,就没见过这样的!

    “不下!”这货回答的干脆利落。

    顾萱气得一把抓住盖在罗力身上的毛毯,用力向下一拽:“你下不下来?”

    罗力没有想到顾萱竟然去拽他身上的毛毯,顾萱也是被这货气得不行,完全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没有其它任何想法,可是没有想到,让她没有预料到的是......

    这货,竟然什么也没穿!

    顾萱瞎间就楞住了。

    罗力更是一脸懵逼!

    尼玛啊,这娘们**的得饥渴成什么样子啊,非得要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