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既相见,难相忘(第二更)
    看到罗力过来,孙东收起了骚包的样子,连忙上前迎向罗力:“罗总......”

    罗力笑着阻止孙东对他的称呼。

    “别介,乱叫什么?还是叫我罗力来得舒服!”

    孙东嘿嘿笑了笑,这个称呼他可不敢乱用,罗力这么说,他可不好叫出口,当初在丰源高中,他给程黑子当小弟时与罗力发生冲突,后来他和罗力成为朋友,与程黑子闹掰,他的选择如今看来是多么的明智。

    他大学被开除,如果不是罗力,他可能现在还在哪个不知名的工地搬砖,哪似现在,风光无限,公司的高层里面数他年纪最小,罗力把整个保安部都交给他负责,又让他负责监管,这份信任足以让孙东肝脑涂地,就算是罗力让他杀人,他都不会否决。

    这一年多的时间,他从一个被开除的大学生到公司高管,一个月几千大洋的赚着,成为人上人,这些都是谁给的,是罗力,他对罗力的感激是发自内心,对罗力的敬佩也是发自内心。

    “东西带来了?”

    孙东笑着道:“带来了,从徐主任那边取过来后,我直接就送过来了!”

    孙东从兜里掏出病历递给罗力,罗力看了一眼,是丰源人民医院出具的诊断,上面写着心脏瓣膜闭合不严,严禁一切体育运动,保持休息状态!

    罗力把病历折好,随后对孙东说道:“你到外面等我,我不想太过招摇!”

    “好的!”

    孙东转身上了车,把车子开出校园,罗力把病历还有事前写好的请假条一并放在一起直接去了学生处,他把东西交给学生处的杨处长,杨处长看了看罗力,不晓得这小子怎么请动徐风楼的。

    徐风楼同他打招呼的时候并没有同他讲罗力的身份,只是说罗力是他的一个侄子,让他方方面面的帮忙照顾,杨处长同徐风楼是高中时期的同学,这个简单的请求断无不答应的道理。

    他收下请假条,简单的问了几句就让罗力离开了,罗力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顾萱从走廊那边走过来,罗力笑眯眯的叫了一声:“顾老师!”这货内心强悍,仿佛早上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顾萱连看都没看罗力,直接无视,虽然上午她没再找罗力麻烦,可是早就把罗力彻底拉入黑名单了,看到罗力从学生处出来,顾萱不明所以,她来这里,是查学生档案的。

    国贸专业的三个班级已经选出班干部,她要把这些人的档案翻看一下,然后筛选出国贸专业的学生会后备干部,把那些家庭成分较好的学生吸收到学生会。

    虽然没搭理罗力,可是眼前还是浮现出早上的那一幕,差身而过的时候,顾萱的心还是砰砰乱跳了几下,绣花针和金箍棒的差距还是让她忍不住胡思乱想了一下,就连她自己都不由自主的脸红了!

    见顾萱进来,杨处长打了一声招呼,随后说道:“顾老师,正好你过来,你们国贸专业的新生罗力送来了他的病历,他心脏有点问题,我这边批了他的假,军训期间就不用跟着训练了,你那边的评定给他合格,不要影响到他军训期间的学分评定!”

    顾萱楞住了,罗力心脏不好?怎么可能?第一个涌入顾萱脑海里面的就是,这小子开了假证明蒙骗杨处长,先入为主,罗力早就上了她的黑名单,原本还在琢磨怎么给罗力穿小鞋呢,杨处长这里就给了他假,她还怎么收拾罗力?

    顾萱急道:“杨处长,罗力身体很好,他怎么可能有心脏病?他一定是装的,这个学生品行有问题!”

    顾萱直接就给罗力下了定论。

    杨处长就是一楞,他没想到顾萱反应这么大,他笑了笑,说道:“顾老师,罗力是我一个老同学的侄子,你对他可能有误会,这孩子身体的确有毛病,以后你还要多多帮我照顾一下!”

    学生处的处长就是管理学生事务的地方,顾萱这样的辅导员其实就是协助学生处管理学生,杨处长这样说话,她这个辅导员还能说什么。

    她本想据理力争一下,可是杨处长直接就道出罗力是他老同学的侄子,一下子就把她的话给堵住了,她还能说什么,顾萱这个郁闷啊,只能应了一声。

    杨处长看得明白,他不知道罗力怎么把顾萱给得罪了,顾萱是国贸专业的辅导员,他也不能太驳顾萱面子,有些话点到为止,她如果真要据理力争,还真是一个老大难题,还好顾萱很懂事,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

    在学生处这里一边查阅学生的档案,一边想着怎么办,顾萱心里郁闷无比,没想到罗力还有这个背景,如果杨处长维护他,她还怎么修理他,总要找个两全齐美的好办法,顾萱手托香腮想着办法。

    罗力走到校门口时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这货揉了揉鼻子,娘的,谁在叨咕老子,害老子打喷嚏。

    孙东早就等在那里,罗力走过去,孙东帮他拉开车门,问道:“罗总,去哪里?”

    罗力说道:“叫我罗力,叫罗总显得生分,咱们什么关系,先去吃饭,市中心那边有个特色红焖大虾味道不错,咱俩去那里吃大虾!”

    “好嘞!”

    孙东开着车,在罗力的指引下直接到了那里,两人点了菜,香喷喷的大虾上来两人大快朵颐。

    快吃完的时候,孙东去算帐,回来的时候脸上显得格外难看,罗力望着他道:“怎么了?”

    孙东指了指那边道:“赵静在那边!”说话时候声音还有些发颤。

    罗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还忘不了她?”

    孙东道:“一直在遗忘,本以为这么久了可以放下了,可是刚才看到她和那男的进来,心里好像有一块疤痕被揭开了,痛得我呼吸都不顺畅!”

    罗力说道:“你恨她?”

    孙东摇了摇头:“以前恨,现在不恨了,当初我为了他把那男的腿打断了,最后怎么着?我被开除,大学读不了,家里卖了两头老黄牛给他治病,又借了不少钱才让对方没追究我的刑事责任。

    最后怎么着,赵静还是照样跟着那男的,那男的家有钱,我就是一农村出来的,麻痹的,女人是什么啊?你有钱你就能睡她!没钱,就滚一边玩去。

    我那时候就发誓,这辈子不混出个人样就永不见她。”

    孙东说着,眼圈就已经红了,嘴上说着放下了,可是心里面根本放不下,张静是他的初恋,高中同他谈了两年恋爱岂是说放下就放下,见不到还好,见到了,所有往事就勾起来了!

    “罗力,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在哪里搬砖呢......”

    罗力用力的拍了拍孙东的肩膀道:“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有时间重新谈一场恋爱。”

    孙东摇了摇头道:“罗力,我不相信爱情了,那玩意就是扯淡,你有钱就啥都有,没钱,没人和你玩!”

    罗力道:“别想得那么偏激!”

    孙东脸色灰败的道:“不是偏激,是事实!”

    罗力知道这种事没法劝,只能自己走出来,他对孙东说道:“既然看见了就去打个招呼吧!”

    孙东摇了摇头:“没什么可打招呼的!”

    罗力看出孙东嘴硬,每个人心里都有最柔软的地方,很显然,张静就是孙东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他抬头看了那边一眼,张静和几个人就坐在那边,她身边坐着一个男孩子,还有几个女生坐在那里,应该是张静同宿的同学。

    罗力说道:“你把我送分公司,我给你放一天假,你在省城休整一天,明天回去!”

    孙东道了一声:“谢谢!”他又怎么不明白罗力的意思,罗力是让他自己解决这件事。

    把罗力送到总公司,孙东坐在车里,漫无目地的开着,他当然记得:今天是赵静的生日!

    一直以来,他都想在赵静的生日时送给她一束火红的玫瑰花!

    这个愿望就像一条毒蛇啃噬着他的心,既痛又苦,咸涩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