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章严宏昌发威第一更
    宋妻气得不行了:“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儿子打了我儿子,这还有理了?”

    宝他爹道:“我们没理,所以我才认,我要是有理早让我儿子打回去了。”

    宋妻:“你”她气到不行,这叫什么人家。

    “你儿子必须向我儿子道歉,包赔医药费”

    宝他爹‘吧嗒’一口烟,“没问题,钱我带来了,我儿子打了你儿子一嘴巴,我算了一下,第一,牙没掉。第二,只是肿了。所以,五百块够了吧!”

    宋妻愤怒的道:“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拿钱就算完了?”

    宝他爹不紧不忙的道:“那你说咋办,钱我认拿,道歉我也认,那你还想咋滴?”

    “我要的是态度!”

    “我们家态度很好啊,要是态度不好,不会拿钱,也不会道歉的,大姐,你还想咋滴!”

    宋妻气得脸色煞白,“你们家就是这个态度?”

    宝他爹皱起眉头道:“大姐,你是不是有病啊?我们都认了,你还想咋滴?还想让我们偿命咋滴,你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

    “你有种再说一句!”

    “说你咋滴,你是不是有毛病?”

    “啊,你敢骂人!”

    宝他爹吸了口烟道:“你这老娘们真是让人无语,脑子进水了,你爱咋咋滴,俺还不管了呢!”说完,他转身走了。

    宋妻气得不行了,指着宝他爹,“你你你”半天说不出来话。

    赵立刚心道:“差不多就得了呗,非得没完没了,人家态度也给了,你非要闹个没完,又不是没提醒你,洪金宝他爹不好对付!”

    可这话他没法说。

    这边,校方安抚两边家长,那边,洪金宝纠结了一大批淘小子开始布置任务。

    课间的时候,宋辉去了趟厕所,回来的时候发现正在做的几本练习册不见了,英语书,语文书全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他站起来问道:“谁拿了我的书?”没人回答他,平时和他关系不错的同学全都低着头,没人吭声。

    宋辉咬着嘴唇,眼里带着怒火,他找到班主任,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班主任。

    班主任回到班级询问,可是没人承认拿了宋辉的书。

    最后一节课下自习,宋辉刚走出班级,就被临班的两名男同学撞倒,随后两个男同学对他拳打脚踢,直到老师出来才制止了这场打斗。

    宋妻接到儿子又被打的消息时哭着来到学校,要求严惩闹事学生,可是打人的学生说是宋辉撞到他们俩,还骂他们俩,宋辉否认,可是那两个学生就是不承认,赵立刚也给闹得直头痛。

    打人的两个小子是洪金宝的手下,这小子在学校培养了一大批死忠粉,要是让他给惦记上了,那没个好,就在这学期,有一个学生楞是让他欺负的不念了,双方家长都差点打起来,后来那个学生不得不转学。

    现在看这状况,洪金宝是故意的,就是要逼得宋辉转学了。

    晚一点的时候宋国民也从医院赶了过来,他气喘嘘嘘的坐到教导处的椅子上面,只觉得两眼冒金星,儿子一天之间被打了两次,书也丢了,这些学生想要做什么?

    看到儿子那个惨样,宋国民眼圈都红了,他愤怒的对赵立刚吼道:“赵主任,难道就不能对打人的学生进行处罚?不能把他们都开除了吗?”

    要不是看到宋国民那副惨样,赵立刚不可能忍着他,冲谁喊呢?有能耐自已摆平去,冲我喊鸡毛!

    赵立刚道:“宋老师,不能学生打个架就开除吧,您要是有这个力度,您跟严校说去,我没这个权力!”

    他不软不硬的顶回去。

    宋国民差点一口气没背过去,这也太能噎人了。他自己知自家事,他过去跟乔振梁穿一条裤子,严宏昌上台后,没拿他开刀就不错了,严宏昌是君子,不是睚眦必报的小人,所以他在丰源高中才会太平无事,让他去找严宏昌,他有这个碧脸吗?

    宋妻搂着儿子,哭着道:“老宋,好歹你也是丰源高中的主课老师,你儿子让人欺负成这样,这点事你都办不了嘛,我们娘俩跟你着是挨欺负的?”

    宋国民一咬牙,他站了起来,头又是一阵晕,差点一口老血没吐出来,麻痹的,装个病怎么还成真了,难道自己真的病了?他越是这么想,晕得越是厉害。

    宋国民好不容易才摸到严宏昌的办公室,见宋国民进来,严宏昌连忙客气的站起来:“是宋老师啊,你好点了吗?怎么自己过来了,有事打个电话就好,你好些了吧!”

    宋国民尴尬的笑了笑:“严校,我好多了!”他是打肿了脸充胖子,这会还嘴硬呢!

    严宏昌给他倒了杯水道:“喝点水,有事慢慢说!”

    宋国民眼圈一红:“严校,我儿子让这帮学生欺负成这样,都是那个罗力指使人干的,你要为我做主,严肃处理那些学生啊!”

    严宏昌皱起眉头,他望向宋国民,用手点了点桌子道:“宋老师,你知道有项罪名叫做诽谤吗?

    你说是罗力指使,你有什么证据吗?如果你有证据,你可以去公安局告他,这事也不归学校管啊。

    学生闹事,我们学校是负有不可推托的责任,但是你说的这个事,是公安局管,真的不归咱们学校管,我还没那个能耐。”

    一句话说的宋国民就差没打地缝钻进去。

    严宏昌顿了顿,眼神犀利的望向宋国民道:“在学校传播许老师与罗力的事,是你带的头吧?”

    宋国民老脸一红:“严校长,我”

    严宏昌道:“宋老师,咱们都是成年人,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你不好好教书,在学校散播谣言,中伤女同志,你这么大一把年纪的人,你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吗?你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

    严宏昌一拍桌子,眼睛立起来。

    宋国民吓得噤若寒蝉,他还是第一次见严宏昌发火,这话说的不可畏不严厉。

    “宋老师,欺负宋辉的学生,我会严肃处理,一个都不会放过,校有校规,但是,学校的规矩也不是只给学生订的,也是给老师们订的,要当一名老师,就得以身作则,什么是师德?

    一个连基本师德都不遵守的人,我不希望这样的人留在丰源高中,你破坏学校安全团结,散播谣言,我会向教育局递交报告,你回家好好养病,等着接受处理吧!”

    宋国民听到严宏昌的话,仿佛傻了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