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一章老实人发威第一更
    两人对望一眼,王翠萍话里的信息量太大了,许国强睡了王大治的婆娘,这怎么可能。

    罗力低头在许盈耳边说道:“这事你怎么没和我说!”

    “我我怎么知道!”许盈忍受着这货的推送,颤抖的说道。

    罗力道:“骗我,这么大的事你哥哥怎么不和你说,我要惩罚你!”这货故意在外围研磨,就是不深入。

    “你”

    “求我!”罗力坏笑着。

    “我不”

    王翠萍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你又不陪本,他睡了你们婆娘才一次,老娘都被你捣烂了,你生个什么气!”

    王大治气急败坏的道:“以后不许再提这事!”

    王翠萍道:“不提就不提,你什么时候离婚,我都等你这么久了,这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王大治安慰道:“你急个什么,先从许国强这里讹出点钱来咱们再结婚,我从他徒弟那里套出话来了,许国强现在一个月最少能赚一万,你跟了他这么多年,又给他生孩子,你说,他得给你多钱,少十万不能饶了他!”

    王翠萍叹了口气:“唉,早知道他这么有出息,我就”

    “你就怎么?嫌弃老子了?老子现在虽然没多少钱,但是我在床上是不是比他厉害多了?”

    王大治阴险的笑着,床铺再次有节奏的响起。

    “你厉害,你当比他厉害,不然老娘图啥,不就是图这个舒坦劲!”这娘们骚浪起来让人无语。

    许盈听得面飞红霞,罗力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他那也叫厉害,我这叫啥!”

    “你,你变态!”许盈软糯糯的说道,这货岂止是变态,是变态中的变态,专门折磨她。

    趁着对面声音再次响起,罗力直捣黄龙,在敌阵杀了个人仰马翻,直把敌人杀得大声尖叫,口水直流,这才勒马还营,收枪还鞘,心满意足的起身。

    随后他在许盈耳边说道:“我出去打个电话!”

    许盈点了点头,身上都已经瘫软了,不一会罗力回来,许盈刚好穿上衣服,“怎么穿上了?”

    许盈白了他一眼,脸上欢愉后的红晕还没有消退,整个人娇艳欲滴,罗力把她拉到怀里,肆意品尝。

    不一会就听到隔壁的房门一下被撞开。

    “不许动!”

    “啊!”王翠萍尖叫着,王大治讨饶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别别别,你们这是干什么?”

    “把身份证拿出来,我们接到举报,这里卖银飘娼,赶紧把衣服穿上,跟我们回所里。”

    “警察同志,误会,误会,我们不是的,我们是两口子!”

    “两口子,结婚证呢?谁能证明?身份证给我你们俩跟本就不是一个村的,哪来的两口子,分明是卖银飘娼,全部带走!”

    王大治的讨饶声不断,可是谁肯听他解释,早被带走了!

    许盈说道:“是你干的?”

    罗力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这两个王八蛋想搞事情,那就让他们涨涨记性,起码让他们俩在里面呆半月!”

    “你太坏了!”

    “你不喜欢我坏?”

    “你放开我!”

    “我就喜欢你反抗,你越反抗我就越兴奋!”

    “你变态!”许盈叫道。

    这货的确是变态,不是一般的变态。

    两人上了楼,许盈像做贼似,被那混蛋弄得黏糊糊的,她偷偷的打开房门,还好,家人都不在,母亲应该在罗力家里同罗力母亲聊天,她连忙冲了个澡,等到她出来的时候母亲已经带着慧雪回来了。

    看到许盈在擦头发,老太太心知肚明,又不是睡觉的时候,洗什么澡,分明是老太太就猜到两人出去干什么去了,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事,管不了!

    许盈说道:“妈,你回来了?”

    许母应了一声。

    “我哥呢?”

    “他回来呆了一会,接了一个电话又出去了。

    许盈‘呃’了一声,老太太欲言又止,叹了口气,拉着慧雪哄孩子睡觉去了。

    许盈擦干了头发,罗力的电话又打过来,许盈心虚的回到自己房间,电话接通,罗力说道:“国强大哥去派出所了,王翠平把他的电话给了警方,警方给国强大哥打了电话,他去保释她去了,要给她和王大治证明不是卖银漂娼,我是服了他了!”

    罗力让马宗洲派人把这两人弄进去,原本是要拘他们两个半个月,给他们一个教训,可是许国强到好,去给人保释去了。

    许盈说道:“你等我一下,我们一起过去。”

    下了楼,罗力已经在楼下等她,两个开着车直接去了东城派出所,两人到的时候许国强已经签了字,警员把王大治和王翠平放了出来。

    罗力很是无语,许盈走到许国强身边道:“哥,你干什么?”

    许国强摇了摇头,“小盈,怎么说,她也是慧雪的妈,就算她再不对,我不能见死不救。”

    王翠平瞪着许国强:“原来是你告诉的警察,呸,你还算是个男人,有种冲我来!”这娘们就是一个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毒妇。

    许国强道:“你走吧,我不想再见你!”

    王翠平指着许国强骂道:“你以前不是爷们,现在也不是个爷们,你什么时候能爷们一回?”

    许国强盯着她道:“够了嘛?够了就走!”

    “我就不走,你给我钱,把我应得的都给我!”

    许国强道:“我不欠你的,该给你的都给你了,你还想咋滴?”

    “呸,你给我什么了,我和你结婚过了七八年,就这么窝窝囊囊的,你给我什么了?老娘这辈子都毁在你手里了!”

    这娘们不自已反省,反到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许国强身上。

    “老娘就是要给你戴绿帽子,你就是一个王八,一个让人骑到脖子上拉屎都不敢吭声的绿王八!”

    “啪!”

    许国强望着自己的手,他还是生平第一次打王翠平,这一巴掌打得够狠,王翠平被他打得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楞楞的摸着自己的脸,半边脸都已经麻木了。

    “你你敢打我?”

    “啪!”

    又是一个响亮的大嘴巴,许国强盯着王翠平,眼里满是愤怒的火焰:“我不打你,是因为你是女人,咱们还有一点夫妻情份,今天这两巴掌告诉你,咱们从今以后两不相欠,你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再也不要让我看见你!”

    这两巴掌打得真是解气,就算是许盈也暗暗为自己的哥哥打气,他终于男人了一回,这样的女人就得打!

    王翠平还想耍赖,王大治一拉她,把她拉了起来,“国强兄弟,别生气,别生气,我们走,我们走!”

    这家伙懂得见风使舵,这时候再激怒对方实为不智,他不是二傻子,有仇不是一天报的,这时候再不走,吃亏的是他们,这娘们就是一个**!

    他拉着王翠平转身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