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再相见第一更
    徐扬帆被罗力盯得满脸通红,这货的眼神简直了,她咬着嘴唇,嗔怒道:“你怎么看人呢?”

    罗力笑眯眯的道:“这怪得了谁,谁让你长得这么好看,你要是长成猪八戒,求我看,我都不看!”

    “呸!”

    徐扬帆啐了罗力一口,这货说话,怎么听都带着一股子骚浪的味道。

    站在徐扬帆身边的女孩诧异的看着两人,要知道,徐扬帆在京大还从来没有同男孩子这么打情骂笑的说过话,这个男孩子是谁呀?

    “扬帆,他是”女孩子忍不住了。

    徐扬帆这才介绍道:“啊,杜娟,他叫罗力,是我高中同学!”

    “你好,罗力,我叫杜娟,你好!”

    罗力笑眯眯的说道:“你好杜娟同学,真是人如其名,你们京大的女孩子都像你这么漂亮吗?”

    这货就是嘴甜。

    “呵呵呵!”杜娟捂着嘴笑,“扬帆,你同学真会说话。”

    徐扬帆笑道:“他就会哄人,你小心点,别被他给哄了!”

    这时候司机已经爬了起来,学校附近的派出所也来了警察,司机像死了娘似的道:“警察同志,这帮学生打人,你看,把我打成什么样了?”

    那些学生见来了警察,哪个还停留,轰的一下,瞬间跑个无影无踪。

    司机指着罗力对警察说道:“警察同志,就是这小子带头打的我。”

    警察看了看司机,又看了看罗力,问道:“怎么回事?”

    罗力说道:“树是有根的,水是有源的,挨打也是有原因的,怎么没见其他人挨打,就打你一个,而且还是这么多学生打你一个,没错,我是带头的,可是打你的学生我一个都不认识,这说明什么?

    说明你做的事情天怒人怨,所以学生们才会群起而攻之,那是因为你做的事太遭人恨,我没说错吧,咱先别说你挨打的事,说说你为什么挨打。”

    司机:“”

    这货的嘴皮子太溜,司机怎么是他的对手。

    警察望着司机道:“怎么回事,学生们为什么打你?”

    “这”司机尴尬的说不出来话。

    罗力道:“警察同志,他不说,我来说吧,我从车站打车到京大门口,他要我三十元钱,从车站到这里,满打满算十元够了,可是这些出租车司机心肠太黑,带着我在京城兜了三圈,这样的人该不该打。

    学生们打他,是因为他们这些人做的事遭人恨,学生们大多受过欺骗,这些人扰乱市场秩序,给咱们京城摸黑,他该不该打?

    咱们中国人就算了,可如果他们这么干,干到外国人头上,那让国际友人怎么看我们,咱们京城就是这个形象?警察同志,您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打,我们打的对,还是不对?”

    司机百口莫辨,这货把一个打车问题已经上升到国际高度。

    警察盯着司机道:“是不是这么回事?”

    “不是,那个,是误会”

    “误会什么?这事我们早有耳闻,咱们京城的脸就让你们这些人给败坏了,还倒打一耙,走,跟我回所里接受调查,还有,你是哪个出租车公司的,叫你们领导过来领人”

    司机听得一哆嗦,早知道,这钱就不要了,现在可好,被白打了一顿,搞不好,饭碗都得丢掉。

    司机被带走,看热闹的学生们全都鼓起掌来,这是大快人心的事,可见这些出租车司机有多么的招人恨!

    罗力笑眯眯的对徐扬帆道:“美女,我能请你共进午餐吗?”

    徐扬帆昂起高傲的头颅道:“那要看你有多少诚意了!”

    罗力笑呵呵的倒退一步,学生们还没散去,这货大庭广众之下,忽然就向徐扬帆单膝跪下:“扬帆,我能请你吃饭吗?”

    这货像变魔术式的从怀里掏出一枝玫瑰来,递向徐扬帆。

    这货出其不意,吓了徐扬帆一跳,望着单膝跪地,手拿玫瑰的罗力,徐扬帆只觉得心儿砰砰乱跳,有如小鹿一般的乱撞,她的脸瞬间红润起来。

    刚刚要散去的学生们,还有刚刚走出校园的学生全都看到了一这幕,好多女孩子露出羡慕的眼神,这太浪漫了!

    徐扬帆满脸通红,她伸手去拉罗力:“你干嘛,快起来,那么多人看着呢!”

    “那你答应了?”

    徐扬帆点了点头。

    罗力笑呵呵的站了起来道:“两位美女,一起走吧!”

    杜鹃咯咯笑了起来:“我可不去了,你们俩去吧,我可不想当那么大的大灯泡!”

    “杜鹃,你乱说什么?”

    “好好好,我乱说,你们是纯洁的同学关系,那,你们老同学相见,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了,扬帆,下午没课,你们俩玩好,再见!”

    杜鹃冲两人做了个鬼脸,一溜烟的跑掉了!

    罗力笑眯眯的道:“想吃什么?我请。”

    徐扬帆道:“我什么都想吃!”

    罗力笑眯眯的道:“想吃我嘛?”

    “一边去,你们是臭男人,谁想着吃你?”

    罗力笑眯眯的道:“那是因为你没吃过,你要是吃过了,就会上瘾!”这货纯粹的流氓腔调,可惜,他遇到的是徐扬帆,小姑娘根本不明白这流氓腔里的深刻含义,这货的调戏手段不起作用。

    徐扬帆道:“我要吃全聚德烤鸭,来到京城,还没吃过它家的鸭子呢!”

    罗力道:“原来你喜欢鸭子,你可以把我当鸭子!”

    就算徐扬帆再单纯,也明白了这话的意思。

    她抬起手就向罗力打去:“打死你个臭流氓!”

    罗力抱头鼠窜:“诶呀,谋杀亲夫了,谋杀亲夫了!”

    “你你瞎说什么!”

    徐扬帆从后面追过来,这货满嘴的胡说八道,两个人,一个跑,一个追,两人追逐了一会,罗力止住脚步,徐扬帆追了上来,扬起手,望着满脸堆笑的罗力,她扬起的手就怎么都落不下去了!

    罗力凝望着徐扬帆,小姑娘看着他,眼神躲闪着,可又忍不住望向罗力,心里慌慌的,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只觉得霞飞双颊,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