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六章难拱的小白菜
    两人来到全聚德,正值饭口,百年老店人满为患,但凡来京城的人,只要是吃货,就没有不来全聚德品尝烤鸭的。

    京味的烤鸭可以说以美食中的一绝,徐扬帆来到京城一个多月来一直都想吃烤鸭,可是全聚德的鸭子太贵了,普普通通的吃一顿没个百八十元的根本下不来。

    京大的学生,一个月的伙食费也就200多元,徐扬帆父母虽然都是公务人员,但是徐风楼是个清官,家里并不富足,所以小姑娘花钱也是极为节省的,让她来全聚德吃一顿烤鸭,她还真心舍不得这个钱。

    不过吃大户她可就不心疼了,罗力是什么身价她心里倍儿清,吃他,心里没负担,根本不用担心把这货吃穷了。

    为了惩罚罗力刚才的无理,小姑娘一口气点了六样菜,管它吃不吃得完,先点了再说。

    罗力笑呵呵的道:“丫头,可劲的点啊,吃不穷我!”

    徐扬帆白了他一眼道:“你放心,本姑娘心里有数,你想省钱就不用想了,把钱准备好了,本姑娘要开动了!”

    罗力笑道:“多吃点,吃得胖胖的,我喜欢胖子!”

    徐扬帆道:“猪胖,你去喜欢猪吧!”

    “关键猪没有你好看,你要是能帮我找到一头和你一样漂亮的猪,我保证以后不骚扰你!”

    徐扬帆笑骂道:“一边去,你捌着弯的骂我是猪。”

    罗力道:“这么漂亮的小猪可不好找,那啥,以后我养你,保证把你养得胖胖的。”

    “滚蛋,我们家老徐又不是养不起我,谁稀罕你养。”

    罗力道:“丫头,给个机会呗,让我养你!”

    徐扬帆白了他一眼道:“罗力,你有这种办法骗了几个小姑娘了?”

    罗力道:“我倒是想骗,要有值得我骗的对象才好,目前能让我看上眼的,想用尽办法去骗的就你一个。”

    徐扬帆道:“想骗我,你道行还浅,我们家老徐从我小时候就教导我,女孩子要独立,要自主,女人不能当男人的附属品,要有自己的思想,否则一但成为别人的附属品后,下场会很惨!”

    罗力道:“你们家老徐就会胡说八道,女人就是要男人来骄惯的,是要男人来疼的,不是放到室外让风吹雨打的,女人需要男人的精心呵护。”

    “打住啊,少给我灌输资本主义思想,我是长在红旗下,新一代四有青年,你少拿你那套糖衣炮弹来腐蚀我,糖衣我给你扒下来,炮弹我给你打回去!”

    “丫头,你太狠了吧,吃我的,用我的,吃完抹嘴就跑,你这是坏习惯!”

    小姑娘把用薄饼卷好的鸭肉送到嘴里,美滋滋的吃着:“是坏习惯吗?我觉得挺好,对待你们这些专骗小女孩的资本家就得这样,要时刻防止你们的糖衣炮弹,休想用这种办法打倒我们!”

    两人一边斗着嘴,一边吃着烤鸭,新鲜热乎的烤鸭,一片片的割下来,小姑娘忙活的连说话没功夫了,吃完擦手,徐扬帆拍着肚子道:“天啊,太香了,撑死我了,吃大户就是爽,罗力,你如果时常过来请我吃好的喝好的,我会在我们家老徐面前给你美言几句的。”

    罗力宠溺的望着徐扬帆,拿起一张纸巾把她嘴边的油擦掉,“想吃什么就跟我说,别不舍得花钱,我的钱,你花一辈子都花不完!”

    徐扬帆脸上一红,罗力的动作让她感觉心里暧暧的,但还是白了他一眼道:“你的是你的,我可不花,你这是贿赂我,我要是天天吃,那岂不是拿人手短,到时候怎么还!”

    “不要你还,我的就是你的,还啥!”

    “少占我的便宜,你的就是你的,我的才是我的,你少混为一谈!”

    罗力笑呵呵的道:“分辣么清楚,你这还真要跟我划清界线啊!”

    “那是必须的,钉是钉,卯是卯,绝不能混为一谈,我必须时刻预防资本家的腐蚀,防止和平演变!”

    “丫头,政治学多了吧,把我当阶级敌人啦?”

    徐扬帆道:“不是把你当阶级敌人,你就是阶级敌人,而且还是那种心怀叵测的那种敌人,时刻都想着把我拉下水的大坏蛋,所以必须防着你!”

    罗力道:“你们家老徐是不是从小就给你培养这种思想,太可怕了,你要把我当成知心爱人,不能把我当敌人!”

    “呸,屁的知心爱人,你是一头大色狼,我可不上当,让你知心,我怕你把我的心偷走了,到时候我哭都来不及?”

    “那我能偷走你的心吗?”这货笑眯眯的问道。

    徐扬帆道:“想偷我心的人太多了,你想偷走,有难度。”

    “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有恒心,有毅力,把心留给我,不许给别人啊!”

    小姑娘咯咯笑道:“那就看你手段了,本姑娘就给你一个机会吧!”

    罗力道:“那咱们试着了解一下,让我走进你心里!”

    徐扬帆道:“你还真想做我男朋友?”

    罗力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特别想!”

    徐扬帆道:“你们男人是不是见到漂亮女孩子就特别想骗她们,总想着占点便宜?”

    罗力道:“不要把男人想的那么无耻好吗?”

    “不是我把你们想的那么坏,是我妈告诉我的,让我时刻防备!”

    罗力一拍额头:“你长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啊,你们家是不是没事就开展阶级斗争培训会呀,怎么可以这么教育子女,这是不想让你嫁人!”

    徐扬帆笑道:“我们家老徐的确有这样的想法,他说过,养女儿就像养花,把花养的好好的,等花要开了,来个人连盆带花的都给捧跑了,所以必须防着,我们家是防火防盗,防小偷,防偷花的小偷!”

    罗力:“”

    见罗力一脸黑线,小姑娘咯咯咯的大笑起来,小姑娘笑得很开心,难得见到罗力吃瘪。

    这小白菜可不好拱啊,这货很是无耻的想着,不过他认定了这颗小白菜,他相中的地,谁也别想插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