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七章神仙斗法
    罗力盯着纳兰如烟,这货早就预料到纳兰如烟会来这一手,可是一出手就是三个亿,却出乎罗力预料,这几天他正让严军调查,到底华龙在指定区域购置了多少土地,但是并没有结果,没想到这女人还真敢玩。

    要知道,在小商品交易中心没有确定前,贸然拿地,地块增值的潜力还待商榷,没人知道你拿的这块地是否值这个价,一但小商品交易中心流产,这些土地短期内又没有增值潜力,三个亿砸在这里面,拖也能把一个规模不大的公司拖垮,就算是华龙这样的龙头企业,把三个亿压在这里也是压力山大,可是这个女人真就这么玩了。

    地产玩的就是心跳,事实证明,纳兰如烟为了获胜,是真的大手笔,这女人和他有仇吗?罗力很是无语,这女人是对他下死手,我x的,这娘们,真狠。

    对赌协议约定,在指定区域购置土地的时间段为协议签订之时到省里确定筹建小商品集散中心的时间,在这个时间段内,华龙购置的土地,且符合协议约定的土地项视为双方共同约定的土地。

    土地购置款由华龙垫付,截至到十二月初,罗力必须筹集到百分之五十的土地款给华龙,这时罗力才算赢了,他有优先挑选地块的权利,视为这次对赌中的福利。

    表面看上去,好像罗力吃亏,但是实质上,华龙承担的风险也是极大的。

    协议中指定区域在未知结果之前,这些地块的升值潜力不大,华龙贸然拿地,所要承担的商业风险也是极大的,毕竟上亿的资金流动可不仅仅是数字,一个项目华龙能拿到多少利润?

    表面看上去,华龙只需拿地,可实质上,它所承担的风险也是高于预期,一但这个项目省里没有实施,那么所有的高风险将全部转嫁到华龙集团身上,虽然可以从罗力那里获得补偿,但是当时的‘罗记’才有多大规模?

    所以纳兰如烟直接拿出三个亿来进行这场豪赌,可见这女人下手有多么犀利,她的目地不仅仅是要吃掉‘罗记’,而且还是奔着罗力本人去的,因为罗力如果输掉,他本人也要供华龙驱使。

    这女人的魄力远超罗力的预期,罗力原以为,就算纳兰如烟勇气可佳,她能拿出两个亿做一次豪赌就已经不错了,事实证明,这女人比他预期的还要厉害,三个亿眼都不眨的就砸了进来,这份气魄远胜男儿,怪不得赵老儿把她扶持上来,看来,这女人不仅床上功夫了得,胆量也是如此大,怪不得赵老儿如此待她,这货龌蹉的想着。

    罗力愤愤不已,他从牙缝里面挤出话来:“不就是三个亿嘛,我承担得起!”说完,这货火烧火燎的跑了!

    柳絮笑呵呵的道:“罗总,您慢走!”她这是兴灾乐祸!

    “小姐,你干嘛告诉他实情,不告诉他,等到协议到期的时候再让他拿出一亿五千万来,那时候他会是什么表情,那才好玩!”

    纳兰如烟道:“就算现在告诉他,他又能如何,一亿五千万不是小数目,就算有人帮他,想从银行贷出这些钱来,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贷出来,就算以华龙集团,要贷款上亿的资金也是需要走很多程序。

    ‘罗记’年初获得市政两千万元的贴息贷款,用于建造厂房和购买相关设备,他在丰源五县的布局全部是依靠银行贷款,以‘罗记’现在的负债率,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边缘,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他的资金链就会断裂,就算他手里有一份与华龙的对赌协议,一但他断了一根弦,就算有人想救他,也未必敢冒这样的危险。”

    柳絮道:“如果他拿这份对赌协议找地产公司做保呢?”

    纳兰如烟冷哼了一声:“我到要看看在北源这个地方,哪个不长眼的公司敢在华龙口中虎口夺食,谁敢这么做,日后就是华龙的敌人,我会让他体无完肤,在北源这个地方寸步难行!”

    罗力离开华龙,就这么从纳兰如烟口中得到她的根底,想来这女人是极其自负的,她是算准备了要吃定自己。

    罗力冷笑着,都说最毒不过妇人心,他奶奶的,这话一点没错。

    纳兰如烟告诉他根底,这是算准了他拿不出来这笔钱,罗力不糊涂,想要撬动杠杆获得最大利润,要知彼知已才行。

    罗力眯着眼睛,想着怎么化解棋局,他手中还有底牌,这张底牌最后的时刻才能用,他要看看纳兰如烟想怎么玩。

    罗力给严军打去电话,让他以‘罗记’的名义,把对赌协议作为筹码向各大银行申请贷款。如果单是以‘罗记’的名头,想要贷出来一亿五千万,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如果有这个对赌协议,只要银行肯承担风险,也不是没有机会贷出款来,就看银行方面肯不肯冒着得罪华龙的风险。

    罗力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试探,还有麻痹对手,他要让纳兰如烟知道,他已经无路可走。

    没有任何意外,省城的几家大银行全部拒绝了‘罗记’的贷款,严军打来电话,把结果告诉了罗力。

    罗力笑道:“严哥,又不是没预料到,这没毛病,继续让人做各家银行的工作,要显示出我们的诚意,要把诚意做的足足的。”

    严军道:“有这个必要吗?”

    罗力笑眯眯的道:“演戏要演足戏码,要不然谁知道咱们是在演戏。”

    严军无奈的道:“这又是何苦,差不多就行了,你还非要演一出苦情戏吗?”

    罗力道:“商场如战场,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对方打的最后一张牌是什么,现在的低调是为了以后的高调,你认为纳兰如烟的底牌只有这些?”

    严军道:“你们神仙斗法,我等斗升小民只有看着的份,你愿意玩就玩吧,我帮你演戏,不过给我的拔的钱不能少一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