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 自由了
    第五百五十四章自由了

    见罗力又不说话了,苏朦有些紧张的道:“要不,我让你摸一下,你别生气了!”

    罗力那张老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尼玛,这叫什么事,这姑娘太单纯了,这货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害臊,可惜这货的节操早就当掉了,那种羞愧心只是一闪而过,听蒙朦这么说,这货又有点蠢蠢欲动。

    关键是,不同年纪的女人真的不一样,许盈是一个样子,陆静怡又是一个样,麻痹的,自己是不是太龌蹉了,罗力暗自掐了自己一下,痛得直咧嘴。

    “你怎么不说话!”

    “我在想,摸,还是不摸,要是摸了,我怕你不高兴,要是不摸,我怕你更不高兴。”明明想抗拒一下,可**就是忍不住口花花。

    苏朦红着脸:“你怎么这么坏!”

    罗力强自忍着内心的冲动,麻痹的,刚才一时头脑发热,这姑娘可不是陆静怡,更不是许盈,奶奶的,又不是玩ons,要是真把这姑娘怎么着了,会出问题的。

    罗力想到这,强忍着再次下手的冲动,麻蛋的,人啊,有所为,有所不为,这货忍着忍着,再忍着,忍到天亮。

    天亮的时候,罗力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这货觉得自己昨晚做了一件禽兽不始的事情。

    他醒来时苏朦还没有醒,这姑娘拱在他怀里,睡得很香甜,罗力摸了摸鼻子,特么的,都憋破了,鼻子发干,嘴巴也发干,这特么得多大的火气。

    强忍着对苏朦做点什么的冲动,这货把胳膊从苏朦身下抽出来,他这一动,苏朦就醒了,看到罗力,苏朦脸上就红了,声音很小:“你醒了?”

    罗力道:“刚醒,把你吵醒了,要不,你再睡会吧!”

    这货强忍着吃小白菜的冲动,压制住内心邪恶的念头。

    苏朦道:“我不睡了,我得早点去,要不然她们该笑话我了!”

    两个洗漱,罗力帮苏朦打了出租车,把她送学校,他给陆静怡打去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就接通了。

    陆静怡温柔甜美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在哪呢?”

    “还能在哪?在宾馆,今天,你能过来吗?”

    陆静怡小声说道:“我在我爸这,他一会要去省委大院,等他走了我就去找你,你想我没?”

    “想了,想的不行,想得都恨不得自己解决掉!”

    “坏蛋,给我留着,子弹不能浪费!”陆静怡捂嘴调笑,一句话把罗力撩拨的兽血沸腾。

    陆静怡给父亲做好早餐,两人刚坐下用餐,熊建平就敲门进来了,他笑呵呵的对陆贤道:“爸,我来蹭饭来了,静怡来,我也没来得及过来,昨天出差了,给您带了点普洱来,都是二十年的茶饼。

    陆贤指着桌的茶叶道:“你上次拿来的还没有动,怎么又拿?”

    熊建平笑道:“爸,您又不吸烟,想问题的时候多喝点水,即有利于身体健康,又有利于放松脑筋。

    陆静怡表情显出不耐烦,可是在父亲面前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熊建平笑道:“静怡,今晚家住吧!”

    陆贤道:晚上去吧,不用总来陪我”

    陆静怡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吃着早餐。

    陆贤的秘和司机已经等在门外,他省里是要研究小商品交易中心如何开发第一批商城,周末也没得休息。

    陆贤走到门口的时候,说道:“找个时间,把那个罗力邀请过来,就说我找他有事?”

    陆静怡吓了一跳,她试着说道:“爸,罗力没什么问题,他与华龙集团的对赌协议”

    陆肾摆摆手:“把人约过来,让他自己说!”说完,他先出门了。

    熊建平好奇的问道:“爸是问你那个罗力的事情吧,我也听说了,听说他与华龙的对赌协议是泄了密,所以搞得很多人都知道,爸是不是问这事?”

    陆静怡不耐烦的道:“和你有关系吗?”她拉开门,指着外面道:“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把离婚协议签完,咱们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熊建平心疼的说道:“静怡,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们俩之间就没有一点感情吗?”

    “呵呵!陆静冷笑道:“我和你有感情吗?我告诉你,早就没了,你在新婚之夜跑出去和夏雨鬼混,从那天起,我们的感情就完了。

    熊建平,求求你了,你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咱们分手吧,你也不用每天都来演戏,你不累吗?

    我爸就要退休了,他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何苦呢,何苦把自己装成多么痴情的样子,你那样有多恶心你不知道吗?”

    熊建平还是没有生气,他语重心肠的道:“静怡,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我想像成那样,我来,不是为了讨好爸,而是发自内心的尊重,我对你,的确是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可是那时,你知道的,男人有时候只是逢场作戏!”

    “够了,你和别人做戏的时候是不是也和她们说,我也只是你的戏,熊建平,够了,这么多年,我早就看透你了,不必假惺惺的来讨好我,讨好我的家人,咱们真完了,这样一直下去,你觉得好吗?”

    熊建平叹了口气:“静怡,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我是真的想好好和你过日子”

    “晚了!”陆静怡道:“放手吧!”

    熊建平道:“好,我放手,一切都是我的错,这么多年,是我对不起你,我放你自由!”

    陆静怡道:“你把字签了!”

    熊建平道:“一会家里,协议在我的办公桌里,我早已经签好了,希望你幸福!”

    陆静怡平静的说道:“谢谢!”

    两个人就如同两个陌生人在讲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罗力在宾馆等到中午陆静怡才过来,她一进来就扑进了罗力的怀里,什么也没说,只是一句话:“要我!”

    翻云覆雨之后,罗力捧着她的脸道:“你今天怎么了,怎么情绪有些不对?”

    陆静怡淡淡的道:“我自由了!”

    http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