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五章 撕破(第一更)
    罗力把陆静怡揽在怀里,他给你签字了?

    陆静怡点了点头:“约好的,下午给我!”

    “到时,我陪你去!”

    陆静怡摇了摇头,“不用你陪,还是我自己去吧!”

    罗力开车把陆静怡送到她家楼下,她要去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出来,过去,她放在那个所谓的家里的东西是为了做个别人看,而今,她不想再活给别人看,她要做回自己。

    进了屋,熊建平帮她接过手包,陆静怡没有拒绝。

    “协议呢?”

    熊建平指着茶几,“坐坐,我们聊一下吧!”

    陆静怡平静的道:“你想说什么?”她坐到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家里,没有一丝温暖。

    熊建平点了一根烟,陆静怡皱起眉头,还是忍住了,熊建平重重的吸了一口,吸得有些急,呛得他剧烈的咳嗽,陆静怡讨厌他吸烟,所以熊建平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吸过烟,可是今天不同,他没有顾及这些。

    熊建平止住咳嗽,他望向陆静怡道:“协议我给你,但是,你要帮我一个忙!”他没有躲避陆静怡厌恶的目光,而是迎着它。

    “你把婚姻当成一场交易?熊建平,你好龌蹉!”陆静怡愤怒的说道。

    熊建平平静的道:“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可以成为交易,何况婚姻。

    既然有它存在的价值,为什么不能拿来交换?”

    陆静怡道:“你比我想像的还要龌蹉,从一开始,你就把这场婚姻当成了交易,把它当做你爬升的阶梯,是不是?”

    熊建平道:“既然我们已经走到这一步,我承认,一开始,这场婚姻对于我的确是一场交易,因为在认识你之前,我已经和小雨相恋三年了,是爸爸找到我,要我们完成这场婚姻,好达成他们老一辈之间的承诺!

    而我也的确是为了借势,我不否认!陆书记的女婿,这个光环还是很耀眼的。”

    “那是我爸,你不配叫他!”

    “好吧,是你父亲,我只能叫他陆叔叔。

    是我父亲救过他的性命,他也在我父亲面前承诺过,让我们结为夫妇,那是他们老一辈的执念,而我们,只是这场婚姻的牺牲品。

    但是,静怡,我是喜欢过你的,我也曾在婚后打算跟你好好过日子,可是,你不肯原谅我,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出轨的男人”

    “别说了,这些没有意义的话说着,你自己不觉得没有营养吗?既然你把婚姻当成交易,就被假惺惺的谈感情,谈老一辈人的友情,我父亲与你父亲那一辈人的感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也不是你这样的人配去谈的!”

    熊建平眼神阴霾的盯着陆静怡:“好,那我们只谈交易,我给你自由,你给我,我想得到的东西。小商品交易中心,我要它的所有权!”

    陆静怡盯着他,胸中有怒火在焚烧着。

    熊建平没有回避,他继续说道:“有些事,还是不挑明为好,我过我的日子,你过你的日子,咱们各取所需!

    你把小商品建造的事情告诉那个罗力,他与华龙对赌,不花一分钱转手就能赚几个亿。你们父女做的好生意,表面上一本正经,清正廉明,都**是装的,在外人面前装,在我面前也他妈装,这么多年,我求过你们家帮我做过什么?我没占到你们家一点的便宜,一切都是我在付出。

    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努力所得,你们给了我什么?一个虚名,顶着xx女婿的光环而已,现在,我要拿回我想要的一切!”

    “你卑鄙,你无耻!”

    陆静怡气得浑身颤抖,她知道熊建平内心卑鄙,可是却没有想到他是这样无耻的一个人。

    熊建平冷笑着:“谁也不必说谁?没错,我是婚内出轨,我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呢?又比我好到哪去?你和那个罗力干了什么以为我不知道?我不是傻子,我**让人绿了,我说什么了?陆静怡,是你逼的我!”

    陆静怡甩手就是一个嘴巴抽在熊建平的脸上:“你这个畜生!”

    熊建平呵呵笑着:“我是畜生,我他妈是本来就是畜生!”他笑得有些狰狞,“我娶你,的确就是为了你父亲的权势,我们之间没有爱情,可是你为什么给我戴绿帽子,为什么?”

    他怒吼着,一直被压抑的情绪在两人撕开脸后终于彻底的爆发了!

    “你不让我碰你,从结婚一直到现在,就要离婚了,你在外面跟别的男人鬼混,我他妈还得每天对着你那张臭脸,还得对着你老子卑躬屈膝,我**受够了。

    我今天就上了你,我让你装,我让你装圣母婊,其实你就是一个婊子,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熊建平像疯了一样把陆静怡按倒在沙发上,疯狂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罗力坐在车里静等着陆静怡,他能感受到陆静怡在得到解脱后那种愉悦的心情,六年的无性婚姻,为了父亲的面子维系着这场没有爱情的婚姻。

    丈夫在外面与其她的女人在一起,她还要顾及他人的感受,人,这活着就是一场煎熬,因为活着,不仅是为自己,还是为别人,还要顾及着别人的目光,尤其是她这样的家庭。

    罗力不知道陆静怡是怎么熬过这六年的,他望向楼上,陆静怡已经上去半个小时了,有什么东西都应该收拾完了。

    他下了车,犹豫了一下,还是进了楼梯,按下电梯按钮,电梯一路攀升,一直到了十五楼停下。

    他从电梯走了出来,看了一眼1512号房门,这是陆静怡的家。

    罗力站在门口徘徊了一会,把耳朵凑到门上听了听,他眉头皱起来,用力的拍着门:“静怡姐,开门!”

    陆静怡尖叫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熊建平猖狂的笑着:“你叫啊,你喊啊,你的小男人在拍门呢,这是我的家,我和自己老婆亲热,谁也管不了,老子今天就要了你。

    你又能怎样?”

    熊建平撕下她最后一声遮羞布,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房门‘砰’的一下被推开,一只硕大的拳头砸在他的面门之上。

    “尼玛币!”

    罗力咆哮着,冲了进来,他像一只疯狂的史前巨兽,以碾压一切的态势出现在熊建平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