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六章 随风而逝(沉痛悼念金庸先生)
    罗力一拳砸在熊建平的面门之上后,紧接着又是一脚,把熊建平踹得连声惨叫,身体撞在墙上。

    熊建平惊恐的望着像愤怒狮子般的罗力,他想不通罗力是怎么进来的。

    他一直在调查罗力与陆静怡的关系,他委托魏加权偷拍陆静怡和罗力,背后的指使就是他,所以他认得罗力。

    暴戾的罗力并没有因此停下来,他上前一步,抓住他的脖领,一拳打在他的腹部之上,熊建平痛苦的弯下腰,“你敢......”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罗力抬起膝盖直直的顶到他的两腿之间,熊建平从嗓子眼里发出‘啊’的一声惨叫,翻着白眼,身体抽搐着,像只离水的鱼儿一样,张大着嘴,上下翻合着,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这一下是个男人就受不了,他感觉自己的卵黄已经碎了。

    罗力杀了他的心都有,陆静怡慌忙上前抓住罗力的手,摇着头,她怕罗力弄出人命来。

    “罗力,别出人命!”

    她眼里的泪水不住的流淌出来,如果不是罗力冲来,此时她已经受辱了,她不想罗力因为她一时激奋而犯错!

    罗力脱下衣服披在她的身上,心疼的不行:“静怡姐,让我废了他!”

    陆静怡拼命的摇着头,“带我走,我不想再看到他!”

    罗力扶起她,帮她整理好衣服,他走到熊建平身边,把他拉了起来,眼神阴森的盯着熊建平道:“如果,让我知道,你再敢伤害静怡姐,我会让你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熊建平感觉到刺骨的寒意,那绝不是恐下,他能感觉到,对方就像一只暴戾的狮子,如果他敢反敢,对方绝对会把他撕得粉碎!

    他一句话都没敢说,忍着身上传来的巨大痛苦,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被这个男人带走,这个给他屈辱,让他承受绿帽的男人。

    熊建平发誓,他一定要让这对狗男女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他要把自己承受的一切反哺给对方,让他同样尝到这样的滋味。

    直到罗力和陆静怡离开,熊建平才艰难的挪动着身体,下身传来的疼痛让他无法忍受,他给江雨打去电话:“小雨,来我家!”

    他虚弱的不行。

    江雨进来的时候熊建平本能的撑起身体,江雨吓得颤抖的扶起来:“建平,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我报警......”

    “不能报警!”熊建平艰难的说道,“警察帮不了我。”他心里清楚的很,如果他报警,如果他把事情闹大,他会死得更惨,他了解陆贤,虽然他的父亲救过他,但是如果他敢伤害陆贤的女儿,他会让他死得很惨。

    他想摆脱屈辱,是不能用官面的手段,他只能,像毒蛇一样,随时准备咬上一口,他要让陆静怡,还有那个给他戴了绿帽的罗力失去一切,那才能让他尝到报仇的快感!

    罗力把陆静怡带到他们两人的小窝,陆静怡躲在他的怀里,她的眼泪就没有断过,她不知道为什么哭泣,只是想哭。

    她感谢上天让罗力出现在她的身边,否则,她不知道该怎样挺过去!

    罗力擦干陆静怡的眼泪,帮她整理弄乱的头发,每一根都整理的那么细致,这个女人有着无与伦比的出身,可是却有着悲惨的婚姻,权势、金钱并不能买来一切!

    罗力想劝她,陆静怡摇着头:“不用劝我,我只想在你怀里,什么都不想听,什么都不想说!”

    罗力揪着她的鼻子,“你怎么像个小孩子?”

    陆静怡道:“每个人都有脆弱的时候,我小时候就喜欢这么躺在母亲的怀里!”

    “可我没有奶啊!”

    “讨厌!”陆静怡破啼为笑,罗力总能让她开心,这是她喜欢和他在一起的原因之一。

    罗力笑眯眯的道:“静怡姐,你笑起来真好看!”

    “你这张嘴,就会哄人开心!”

    “不只会哄人开心,还会...让你开心!”

    罗力低下头吻着陆静怡的唇,一路向下,越过峰峦和平原,来到溪水边,陆静怡红着脸道:“那里脏!”

    “不脏,就是有点咸!”

    “你......好变态!”陆静怡从齿缝间挤出这么几个字,随后抓着他的头发,身体不受控制的痉挛,仿佛要飘起来一般。

    两人不知疲倦的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昏昏睡去!

    清晨,两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纠缠在一起,罗力捧着陆静怡的俏脸:“今天,我们哪都不去!”

    陆静怡紧紧的抱着他:“你会把我折腾死的!”

    “怎么舍得?”

    “罗力,我爱你!”陆静怡眼圈泛红。

    罗力捏了捏她的脸:“我也爱你!”

    “我给不了你一个家,我大你太多,我还是一个结过婚的女人,如果有一天你厌倦我了,就告诉我,我不会缠着你!”

    “瞎说什么,你这辈子都别想走掉,你跑到哪,我就会追到哪!”

    “虽然这话好假,但是我喜欢听,女人终会有老的那一天,我们的青春太短暂,不像你们男人,等我老了,你就会讨厌我的了!”

    “不会,等你老了,我把你捧在手里!”

    陆静怡不再说话,就这么依偎在罗力的怀里,不想睁开眼睛!

    直到太阳透过窗帘,将窗外的树影映到床上,窗外传来鸟儿的叫声,陆静怡才放开罗力,听到两人的肚子都发出咕噜噜的叫声,陆静怡这才爬起来,像个小女孩一样羞涩:“我饿了!”

    罗力笑眯眯的道:“喂了你一晚上,你也没吃饱?”

    “一边去,讨厌!”

    陆静怡踹了罗力一脚,被他把玉足握在手里。

    “静怡姐,你的脚真好看!”

    “脚有什么好看的?”

    “这你就不懂了,女人的脚本来就美,女性的美,很大程度表现在足上,男性迷恋异性的脚足,这在古代已经成为一种时尚,古人让女人裹足,就是因为女性的足太过完美.......”

    “你就会瞎说,把一项戕害妇女的变态做法称做美!”

    罗力笑呵呵的道:“我不一样!”这货贪婪的望着陆静怡的玉足,“我更喜欢健康的美!”

    陆静怡把玉足伸到他的鼻子前面,“这样还美吗?”

    “美!”这货张开嘴,轻轻的咬住她的玉足,陆静怡咯咯笑着,那压抑在心头的阴霾随风而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