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疑惑
    罗力知道重头戏来了,他与纳兰如烟的对赌,是建立在先知先觉上,别人可以认为他有内幕消息,但是在陆贤面前,别人眼里的内幕消息就土崩瓦解了,因为提出小商品交易中心的人就是陆贤,在陆贤面前他无所遁形。

    如果不能自圆其说,那绝对是一个大麻烦,早在陆静怡说她父亲要见他时,罗力就早早的酝酿说辞,这关他必须过去,不然早晚是病。

    他有系统,他有超前的预见,可是别人没有,如果他做的事情太过超前,一次两次还可以,还能解释得通,可是如果一直这样,那就会遭人怀疑,所以,他必须把一些东西,一些事情化解掉。

    罗力说道:“陆叔叔,您是想问我与纳兰如烟的对赌吧!”

    陆贤抿了一口茶水,不动声色的望着罗力,这份养气功夫绝不是什么人都能学来的。

    罗力直言道:“‘罗记’从开始发展到现在,一直都是走钢丝,因为我没钱,想要做大‘罗记’只能挺而走险,虎口夺食。

    早先,‘罗记’弱小的时候,就曾被人虎视眈眈,差点被人吞噬掉,弱肉强食,这是自然法则,好在我挺了过去。

    为了发展,也为了能给丰源的下岗工人带来一份前途,我在华龙集团口中虎口夺食,好在丰源企改办主任徐风楼大力支持我,让我绝处重生,杀出一条血路来,‘罗记’磕磕绊绊一路走来,可以说是个奇迹,我也一直在走钢丝,稍有不甚就会满盘皆输。

    我要壮大‘罗记’,实现自已的理想,单凭眼前这点成绩想要崛起太难了。我到省城谋求发展,想要进一步壮大‘罗记’的时候,在一个公园,我听到两个老人在聊天。

    这两个老人在聊天的时候,其中一个说起:北源省是东部省份当中小商品发展最好的省份,如果在北源筹建小商品集散中心,一定大有可为。另外一个老人说,可以把这个建议说给陆叔叔您。

    我当时听到这两位老人家的谈话时颇为惊讶,所以一直站在一边假装没事,听着他们两人聊天,后来我才知道,其中一位老人是已退的省人大主任,怪不得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像聊家常。”

    罗力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两位老人家继续聊天,那位老人家说,明天就向您提这个建议,时不我待,如果想要发展北源,筹建小商品集散中心,整合省内资源,形成合力,利用现有的资源,绝对可以大有做为。

    我听完两个老人家的谈话后,对北源小商品类别做了一个细致的考察,这里有我的考察记录!”

    罗力把早前就准备好的文件拿了出来放到桌子上面,陆贤认真的翻看了一下,他不住的点头。

    “你就是基于这个,就敢同纳兰如烟赌这样的一个赌?”

    罗力笑道:“我敢赌这个赌,是基于对市场的调研,还有对陆叔叔您的性格所做出的判断。

    我研究过您在闽南省担任s书记时,对经济方面的调控,我认为,您是一位有远见卓识的领导,绝不是那种混日子,要政绩,不顾客观规律,纸上谈兵的领导。”

    这货不动声色的就拍了记响亮的马屁,就算是陆贤也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可这货的马屁功夫实在是太强大,让人无法生气,而是很受用。

    “所以,我认为,如果那位老人家向您提出这样的建议,您十有就会付诸行动,因为您是一位实干家,而不是空谈者。”

    这货拍马屁,捧臭脚的水平与他的厚脸皮越来越接近。

    “这就是我敢于与纳兰如烟打赌的原因!”罗力一口气说完。

    当然那个所谓的,在公园听两位老人讲话的故事是这货编出来的,但是向陆贤建议筹建小商品交易中心的那位退休老人却是千真万确存在的,罗力用记忆卡搜索过,陆贤在离体后谈及小商品筹建中心,这个他从政时期最大的政绩亮点时说过,向他建议的人就是这位老人。

    所以,罗才才敢基于这个事实的基础上胡编乱造。

    陆贤原本横亘心头的一根刺终于拔了出来,他这阵时间一直很纳闷,筹建小商品中心的事情他没有向任何人说起过,就算那位老人都不知道他真实的想法,这个消息怎么就那么早被人知道。

    现在听罗力这样的解释,他心头的这点疑云才消散开来,可是这个小子的胆子也实在是大了点,就凭一个推断,他就敢下这样的赌注,他的赌性也实在是大了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