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章被盯上了
    陆贤望着罗力,神情郑重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铤而走险,虽然表面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但是你这样做,损害的却是整个北源的利益,因为由你们提前拿地,省府在下一步运作当中,就会无形的增加财政府负担。

    商人逐利不假,但是,这利,并不是什么利都可以去逐,有些利益,你们可以去碰,就算是政府也要遵守市场规矩,但是有些利益,你们不能碰,这些利益就是高压线,你懂我说什么吗?”

    罗力心里有些紧张,陆贤对他这么说话,明显是不满,他早前只想着逐利,没有想太深层次的问题,他忘记了,有些高压线一但去触碰,很可能不是获得光明,而是被电得烟消云散。

    陆贤望着局促不安的罗力道:“我只是给你一个忠告,‘罗记’发展,我听静怡说起过,你年纪轻轻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在当代年轻人中只能说,无人出其左右,但是聪明归聪明,聪明要把他放在大是大非上,而不是耍小聪明。

    商人逐利不假,但是不能与民争利,更不能与国家争利,那样的商人,不是商人,而是国贼,你可懂这个道理?”

    罗力明白,陆贤这是在说教于他,他连声说是,在陆贤面前,他必须装三孙子,人家是老大,他只能洗耳恭听。

    陆贤的这番教导,罗力是深有体会的,后世王首富就是与国争利,最终被拉下神坛,商业没有国界,但是商人却是有国界的,华为为国争光,就连国家都大力举荐,王首富与国争利,国人痛骂,联想为一已私利,把票投给高通,在国外卖的本子比国内还便宜,五年市值蒸发了百分之六十,这都是前车之鉴。

    所以罗力当然懂得陆贤这番话的重理,说简单一点,陆贤是在说教,说深一点,陆贤是在教导他如何做生意,做何做一个于国于民都有利的商人。

    罗力说道:“陆叔叔,您所说的,我受教了,您放心,‘罗记’只会做于国于民都有利的企业,决不会做有损人民和国家利益的企业。”

    陆贤点了点头道:“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企业做的越大,社会责任感就越强,你年纪轻轻就能把‘罗记’经营到这种规模,这是难能可贵的,但无论你做到什么程度,记住,守住底线,做一个对社会有良知的企业,这才是生存之道。”

    罗力郑重说道:“陆叔叔,您放心,我会的!”

    离开陆家,罗力着实出了一身汗,重生以来,他从来没有在一个人面前表现的如此拘谨,上位者举手投足之间自带气场,他算是领教到了。

    看到罗力那副样子,陆静怡忍不住笑道:“你还知道紧张?”

    罗力道:“说不紧张是假的,我这老岳父给人的压力太大,有点怕怕的。”

    “滚蛋,谁是你老岳父,臭不要脸!”

    罗力抓住陆静怡的手,笑眯眯的道:“虽然没有正名,但却是事实上的岳父,你赖不掉的!”

    陆静怡打掉他的手:“开车呢,别骚扰我!”

    “要不我开,你来骚扰我!”这货没皮没脸的说道。

    “一边去,谁稀罕骚扰你!”

    “那你就忍着!”

    “罗力,你混蛋,你的爪子”

    郑凯给陆静怡倒了一杯茶水,一脸苦笑的道:“我的姐,我的亲姐姐,我怎么会坑罗力,我是在帮他,就凭咱们的关系,我怎么会坑他呢?”

    陆静怡道:“少和我套近乎,实话告诉你,罗力与纳兰如烟的对赌协议,那里面有我的股份,你们想捡便宜,得先问问我答不答应?”

    郑凯道:“姐,咱不开玩笑,那里面真有你的股份?”郑凯根本不相信,陆静怡洁身自爱,她做生意从不走偏门,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小商品交易中心是陆贤主导,以陆静怡的性格,她怎么可能参与到这里面给她父亲招口舌,这根本不可能。

    首先陆静怡不是这样的人,其次,就算陆静怡放开了想走偏门,陆贤也绝不会允许,所以陆静怡说这样的话,分明在给罗力做后台,但是这个后台做的并不高明,摆明架式,她就是想护着这小子。

    陆静怡瞪着眼道:“当然有!”

    两人对视着,郑凯无奈的说道:“静怡姐,这话你跟我说说也就是了,千万别传了出去,你什么样的人,这圈子里谁人不知?陆伯伯是怎样的人,谁又不清楚?

    姐,你要袒护这个弟弟的心情,我理解,但是您三思而后行!”

    这话,不能说的太露骨,就算是郑凯也有些嫉妒了,陆静怡袒护罗力,袒护的跟什么似的,就像老母鸡护鸡仔,这也太明显了。

    嫉妒归嫉妒,他可不敢乱想,更不敢乱说,陆静怡外表温柔娴熟,只有知道她的人才会了解,她是个外圆内方的性子,你别惹到她,一但要是把她惹着急了,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郑凯是没有想到陆静怡如此的护着罗力,就算是他,也有所怀疑两人的关系了。

    怪不得,怪不得,但是这话,他不能说,更不敢说!

    陆静怡当然明白郑凯这话里的意思,她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下来,一但涉及到罗力的利益,她不由自主的就去护着,想问题也简单化了,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

    陆静怡盯着郑凯道:“告诉我,都有谁在打罗力的主意?”

    郑凯道:“姐,我可以告诉你,这事,姐夫也参与了!”

    陆静怡眉头紧锁,熊建平同意与他离婚,就是以小商品交易中心为条件,她早前以为,都是一些二代,没想到熊建平也参与其中。

    陆静怡道:“他在里面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郑凯道:“静怡姐,这件事说来话长,姐夫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我也是道听途说,这事也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陆静怡道:“这里面有什么隐情不成?”

    郑凯点了点头,这才说道:“姐,是有人在里面使坏,盯上了罗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