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 互坑(第一更)
    纳兰如烟在医院住了三天这才被医生批准出院,赵老儿亲自接她出院,做为华龙集团的总经理,华龙集团所有的董事和副总全部到场,就算是赵胜利也不得不做做样子,虽然他恨不得纳兰如烟死掉,可是表面文章他还是得做的。

    纳兰如烟派审计部门进入丰鹿查帐,赵胜利的违规操作被查得一清二楚,暂时被停职,他把这件事算到了罗力头上,要不是他给纳兰如烟打电话,纳兰如烟怎么会借机查丰鹿的帐,他站在人群里目光恶毒的盯着纳兰如烟,恨不得这女人去死。

    前来围堵的媒体人都被挡在外面,纳兰如烟因车祸落水,本身在北源就是轰动性的新闻,何况事件还涉及公交车安全问题这种被社会关注的话题,所以媒体人来了不少。

    可惜,华龙集团根本不给这些媒体人机会,不让他们接近纳兰如烟,就算是这些媒体人想要采访到纳兰如烟也是无能为力。

    可是那些媒体人怎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纳兰如烟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大量的媒体涌上前来,华龙的安保人员挡阻在外围,避免记者们上前,但还是被涌上前的记者们挤得七零八落。

    华龙集团低估了这些媒体人的力量,没想到纳兰如烟出院的当天会有这么多的媒体赶到。

    记者大声喊道:“纳兰小姐,请问华龙集团是否会起诉公交汽车公司,是否会起诉与司机撕打的妇女?”

    “纳兰小姐,请问,您怎么看待这次事件反应出来的社会问题,你怎么看待我们国家公民的素质?”

    柳絮走在纳兰如烟身边紧紧的护着她,记者涌过来,透过人群把话筒向前伸着,她警惕的守护着自家小姐。

    纳兰如烟停下脚步,她本不想应付这样的场合,实在是太过意外。

    她并不知道,大明桥的相撞事件进一步引发公共安全问题和公民素质的讨论,这已经不能仅仅用一个简单的车祸来衡量了。

    见纳兰如烟止住脚步,距离她最近的一名女生记者快速的提问:“纳兰小姐,这次的事件引发了公众热情的讨论,请问:做为当事人,你是怎样认为的?”

    以纳兰如烟的身份,她本不想接受这样的回答,但是不知为什么忽然想到了罗力,如果是他,他会怎么回答?

    纳兰如烟想到这货的嬉皮笑脸的样子,想到她在水中感受着罗力救她的那个场景,忍不住嘴角上扬,还没等她回答,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那还用问吗?必须追究肇事者的责任,如果不追究肇事者的权利,就会有更多的人无视公共安全,以一已利私不顾他人的安危,所以必须给肇事者以严惩。”

    罗力手捧鲜花从一旁走了过来,这货声音洪亮,一脸正色,不明所以的记者的们一脸懵逼,这个二百五是谁,从哪冒出来的?

    罗力可不管那些记者的表情,他大步上向,望向纳兰如烟,把手里的鲜花送上前去,笑眯眯的道:“纳兰小姐,恭喜你出院!”

    “这人谁啊?难道是纳兰如烟的追求者?”

    所有的记者几乎同时这么想,要知道,纳兰如烟可是北源最有权势的女人之一,她执掌的华龙集团在国内都是名气很大的集团公司,虽然外界对她与赵老儿的关系有很多揣测和传闻,但是并不影响纳兰如烟的名气,这个年轻人就这么大模大样的走过来送来,而且代纳兰如烟回答,这两人是什么关系?

    纳兰如烟笑着从罗力手里接过鲜花,说了声:“谢谢!”随后对现场的记者说道:“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问这位罗先生,他是我的代言人,关于这次事件所有解释权我已经全权交与他,你们可以向他提问了!”

    说完纳兰如烟推开人群,在柳絮的保护下,直接走掉。

    罗力一脸懵逼,尼玛啊,这女人,竟然玩他,把这么大的场面丢了他。

    罗力想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大量的记者把他围堵住,他想走,哪那么容易。

    看到被记者堵在那里的罗力,已经上了车的纳兰如烟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这混蛋,大张旗鼓的给她送花。

    那就,

    让你,

    吃吃苦头,谁让你这么骚浪!

    想到这货在给她人工呼吸的时候,还把舌头伸来过,纳兰如烟就不由得脸上一红,这个混蛋,简直是没谁了!

    柳絮大笑的拍着手:“小姐,就该这么治他,让他这么张扬,那么多记者,他生怕别人不知道怎么的,明显是想误导别人,制造舆情,就得让他吃吃苦头!”

    纳兰如烟笑了笑:“看明天的新闻吧!”

    罗力哪会想到纳兰如烟来这手,这货过来的目地很明显,根本就是给纳兰如烟找麻烦来了,这么多的媒体记者,这货就这么送花,存心不良,存心不善啊!

    他不要脸,人家还要脸呢!

    可谁想,纳兰如烟来了这么一招金蚕脱壳,尼玛德!

    这货脸黑如墨。

    面对涌过来的如山如海般的记者,这货想跑都没地跑!

    “罗先生,做为纳兰如烟小姐的代言人,请问,这次事件,华龙集团怎样处理?那位妇女已经向公众道歉,纳兰小姐会追着不放吗?”

    罗力咬了咬牙,麻痹的,想坑我,老子那么好坑吗?小娘皮,老子早晚上了你!

    这货清了清嗓子,好整以瑕的道:“做为这次事件的受害者,纳兰小姐在遭到意外伤害后,她本来打算不予追究,但是做为一名对社会有责任感的企业家,纳兰如烟小姐深感社会责任重大。如果她对责任人不予追究,那是不是对社会严重不负责?对这种败类的放纵,是不是对不良恶习的放任?

    如果做错了事,道歉就可以了事,那还要法律干嘛?还要警察干嘛?抵制不良风气从我做起。

    所以纳兰小姐决定,以危害公共安全起诉那名妇女,她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这次掉到湖里的是纳兰小姐的坐驾,如果是公共汽车怎么办?那一车人的性命是不是都要为她愚蠢的行为陪葬!

    所以,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在法律面前,没有弱者和强都,只有对与错!

    另外,做为当事人纳兰如烟小姐,她打算要以她个人的名义,注入资金两千万元,成立一个社会公德慈善基金,但凡做好事,见义勇为者,批露社会丑恶现象的人,只要被基金会认可,便可以得到一笔奖励。”

    这货说完,趁着记者们消化他的话,这货脚底抹油跑了!

    麻蛋的,想坑老子,老子先坑你两千万再说,这货当着众多记者的面胡说八道,他可到好,趁人不备。

    溜了!

    做人如此无耻,非罗力莫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